白百何:失恋分手闹离婚 爱情里只剩怀念
2013-08-23 16:16:27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她,是《失恋33天》中那个为情所困的黄小仙;她,也是《分手合约》里倔强不肯说爱“Ging住姐”何俏俏,她,还是《被偷走的那五年》中爱情事业都要赢的大女人何曼。她就是——白百何。

Q:这次在《被偷走的那五年》中的角色有什么新的突破吗?

白百何:因为我是剧组唯一一个结了婚的人,有了婚姻经历让我更懂得替剧中角色感动惋惜,特别是亲眼目睹一段感情从美好到逝去,想让年轻夫妻看到一种关系,不要忘记两人的奋斗是为了明天的美好。这也是我接到剧本后,撇开导演意图,也是我很想表达的一个部分。

Q:你在《被偷走的那五年》里演的是一个职场女强人,戏外有强势的一面吗?

白百何:也有。再好脾气的人,也有强势的时候,也有自己有主张的时候。片中何蔓的强势,只不过是她人生中的一个阶段,导致这个女孩有这样的一种情绪表达,包括对自己的老公。因为当下社会,有很多夫妻两个人共同打着为家庭共同奋斗的旗号,越来越忙,越来越忙,到最后就各自散开。也可能,就像何蔓这样升到了一个很高的位置上,以工作为重心,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强势,包括对自己老公。其实,感情本身并没有很大问题,我只是希望更多的年轻夫妻能看到这样一种关系,其实是跟自己雷同的。不要因为任何外在因素否定自己的感情,还是要珍惜,工作也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Q:拍这部戏有什么好玩的事?

白百何:我听说张孝全做采访的时候投诉我了,他说,第一次见我就觉得我很冷淡。这是我想投诉他的事情。我就是对不熟的人不会表达热情,我得接触一段时间,才会把我个性中开朗的部分表现出来。孝全自始至终是一个比较酷的人,比较羞涩,跟他说什么,他都微微笑一下。刚进组我在想完了,整部戏都是我俩之间的感情沟通,我担心,怎么和他去沟通。结果快杀青时,导演说,孝全已经完全被我们折腾成另一个人了,变得很开朗。

Q:戏里与张孝全的亲密戏不少,老公(陈羽凡)会吃醋吗?

白白何:陈老师是一个资历蛮深的前辈,很懂得这些事,并且也很支持我的工作。其实,我接爱情戏不多,之前我也跟他讲了,就是因为我们结婚了,所以我才愿意演这样一段感情,他愿意支持我的。有时我看剧本,会与他交流、分享我看到了什么自己喜欢的。尤其这戏是讲夫妻感情的,所以我更愿意和他张嘴讨论,我们夫妻也这么多年了。

Q:今年是你跟陈老师结婚的第七个年头,有出现所谓的“七年之痒”吗?

白百何:目前还没有痒,反而是近几年我越来越忙,相处时间比之前我在家带孩子那段时期少,我们更珍惜大家都闲着、相处的时候了,有时他在工作,我在旁边看书就很好。我觉得相处久了的很多人,都会忘记收起自己的任性和自私,感情保鲜就要多沟通和体谅对方。

Q:好像你演的电影都有很明显的“小妞”标签,是有意接拍这类型的影片吗?

白百何:这些年的确都是这类的角色找我,可能我也比较喜欢笑妞这种人物吧,但我不可能永远是小妞,我也希望能转型,但需要时间和工作量才有累积,今年应该会尝试古装。

8月29日,让“小妞”白百何带着《被偷走的那五年》跟我们一起怀念,那些在心底从来没忘记的人。

责任编辑: 佳璇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