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博会:张扬云南开放气质 创造对接机会
2013-04-15 17:01:02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还有64天,首届中国—南亚博览会就将在云南省昆明市举行。省长李纪恒指出,办好南博会,关系到中国的形象、云南的形象,关系到国家沿边开放和向西开放大局,关系到云南经济社会发展的大局,要举全省之力、借全国之力办好南博会。

话题

对云南而言,举办南博会机遇千载难逢。抓住机遇,打响南博会品牌;通过南博会架通与南亚国家互利合作的桥梁,云南该借鉴些什么,把握些什么,改变些什么?

它应张扬开放气质

“昆明到处都在施工建设,听说是为举办南博会进行改造。”记者不久前在南宁采访时,一位刚到过昆明的广西同行说,“看得出云南非常重视南博会,但是,这种重视没有完全体现出南博会的氛围,或者说在规划建设中看不出云南面向南亚开放的定位,而只是一个城市自我发展的建设升级。”

事实上,一到南宁,记者就强烈地感受到浓厚的东盟味道。整个南宁城市的建设规划,尤其是东盟商务区、东盟经济园区都体现出最直观的定位,从城市坐标到服务功能化的聚集,营造了中国最显眼的对接东盟看南宁的“东盟专属区”特征。

“真正树立了开放的意识”,这是广西人对中国—东盟博览会举办十年最深刻的体会。而今的东盟博览会,已经不仅只是在南宁举办的一个博览会,广西全自治区对外开放都围绕着东盟这个目标,把博览会作为桥梁,甚至于广西各地的展会、经贸活动都在向东盟博览会聚拢——从政界、工商界、文化界的交流,到城市、产业布局规划都形成了面向东盟的向心力。

“云南人厚重内敛,但对外开放需要更多一些张扬的气质。”长期从事会展经营的贺今朝对展会氛围和影响力尤为关注,“云南加快建设面向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列入了国家战略,这是让很多省份羡慕的‘金字招牌’,为什么不能在机场竖起一块巨大的招牌,让所有一到昆明的人都能看见这里就是桥头堡?举办南博会,可以说是云南桥头堡建设又一个重要推手,为什么不能营造出更显著的南亚特色,让人一到昆明仿佛就走近了南亚?至少现在的昆明还没有在环境上形成有南亚特色的商业、文化和生活服务圈,这显然难以对南亚客商形成长期聚集的吸引力和归属感。”

    它应创造对接机会

    “南亚,实在太陌生了。”从事建材贸易的施红说到南亚,除了大致的地理概念便一脸茫然,“说实话,现在我们去东南亚旅游已经是常态化,文化习俗包括其他方面多少都有了解。但是南亚国家是什么样的建筑风格,用什么建筑材料,对我这个搞建筑材料的而言,完全是一头雾水。”

20亿人口的南亚,无疑是一个充满商机的巨大市场。但是,云南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我国与南亚的贸易额超过1000亿美元,而云南与南亚的贸易额只占到了10亿美元左右。“对于云南来说,如何进入南亚市场打开局面需要一个契机。南博会的举办是一个契机,但需要有先行的探路者。”商务业内人士分析说:“云南的大企业和大项目应该担当起探路者的角色,通过大企业和大项目的合作落实,来带动关联性中小企业的介入,推动产业链的延伸。如果仅仅依靠中小民营企业去探路、去试水,最多只能做到小商品贸易,对贸易推动和产业合作升级起不到显著的拉动作用。”

“要明确的一个理念是,举办南博会的目的是创造对接机会而不是创造展会经济效益。”中国—东盟博览会秘书处相关人士表示。南亚国家和我们合作的主要模式是服务业对接制造业,由于历史原因,云南的产业结构多是资源导向型,没有拿得出手的外向型制造业品牌。“由内地变口岸”的身份转变后,这样的经济结构给云南带来了不少难题。云南要做中国面向南亚的门户,就不能只把自己当做一个中转站。省长李纪恒提出“借全国之力”办好南博会,其实是为如何发挥南博会的作用,提升云南对外开放水平指明了方向。

“承接中国东部一流产业,助推云南对外开放,央企入滇,就是一个好办法。”省社科院研究员王崇理说。南博会不能仅仅办成云南的南博会,如何利用这一平台聚集、借助全国之力,也是对云南对外开放魄力和举措的一个考量。

它应带来最大价值

谈到广西的对外开放,一个基本的共识是:东盟博览会在南宁举办十年,奠定了广西对外开放格局的构建和发展。东盟博览会不仅仅只是一个展会平台,而是整个自治区从上到下一致的抓手,以及形成政策、方向和布局的推手。

举全省之力办好南博会,体现出云南对南博会的高度重视,但重视的应该不仅只是展会,应该把南博会放在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南博会能不能成为云南对外开放格局构建,以及政策、方向和布局的抓手?全省各地能不能形成一个共识,齐心协力、共同推进、对接南亚?这些才是“举全省之力办好南博会”的核心目标和方向。

开放不仅仅是一种口号、一种意识,而是落实到行动、细节的身体力行。举全省之力办好南博会,应该成为开放的云南全省一致的意识和行动,普通百姓可能不一定完全明白南博会和其他展会有什么不同,但全省各地州市不能仅仅只是把南博会当作一个在昆明举办的展会来看待。桥头堡建设为云南指明了方向,而南博会则进一步凸显了南亚在云南对外开放格局中的重要地位,“这是一个认识的高度,也是未来云南对外开放之路,从政府决策到各行各业的规划目标不能举棋不定,在政策上应该有更明确的倾向支持,在规划上应该有更明确的针对性。”

“虽然多年来我省通过举办中国—南亚论坛、南亚国家商品展以及孟中印缅商务论坛等活动不断推动与南亚各国的合作,平台机制建设都走在全国前列,但从全国整体水平比较,商贸、投资规模仍然较低,云南企业走向南亚的步伐还不够快。”省贸促会副秘书长谭云说,举办南博会,云南抓住了改变现状的机遇,但能否将机遇转化为成效,既要借力更要举力。

南亚,云南面向西南开放的主要目标。不管起点怎样,难度如何,这个方向不应该动摇。搭建桥梁,这是南博会为中国对接南亚各国创造的最直观的作用,而通过南博会规划布局云南对外开放,这或许是南博会将为云南带来的最大价值。记者 杨红川(云南日报)

责任编辑: 王琳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