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和《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等政策措施相继出台,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于民间投资发展的高度重视。为此,全国各省、市、地区也正在根据中央意见推动实施适合自身发展需求的政策和措施,为我国私营经济和民间投资的发展开辟一条充满机遇的广阔道路。

民间投资

民间投资是来自于民营经济所涵盖的各类主体的投资。

非公经济36条

因文件内容共36条,这份文件通常被简称为“非公36条”。

新36条

为了与非公经济36条相区别,故被简称为“新36条”。

这些领域将受益

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领域

鼓励民间资本参与交通运输建设。鼓励民间资本以独资、控股、参股等方式投资建设公路、水运、港口码头、民用机场、通用航空设施等项目。抓紧研究制定铁路体制改革方案,引入市场竞争。

公用事业和政策性住房建设领域

励民间资本参与市政公用事业建设。鼓励民间资本参与政策性住房建设。支持和引导民间资本投资建设经济适用住房、公共租赁住房等政策性住房,参与棚户区改造,享受相应的政策性住房建设政策。

社会事业领域

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发展医疗事业。支持民间资本兴办各类医院、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疗养院、门诊部、诊所、卫生所等医疗机构,参与公立医院转制改组。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发展教育和社会培训事业。

金融服务领域

允许民间资本兴办金融机构。在加强有效监管、促进规范经营、防范金融风险的前提下,放宽对金融机构的股比限制。支持民间资本以入股方式参与商业银行的增资扩股,参与农村信用社、城市信用社的改制工作。

商贸流通领域

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商品批发零售、现代物流领域。支持民营批发零售企业发展,鼓励民间资本投资连锁经营、电子商务等新型流通业态。引导民间资本投资第三方物流服务领域,为民营物流企业承接传统制造业、商贸业的物流业务外包创造条件。

国防科技工业领域

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国防科技工业投资建设领域。引导和支持民营企业有序参与军工企业的改组改制,鼓励民营企业参与军民两用高技术开发和产业化,允许民营企业按有关规定参与承担军工生产和科研任务。

十二大举措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

1.进一步拓宽民间投资的领域和范围

规范设置投资准入门槛,创造公平竞争、平等准入的市场环境。明确界定政府投资范围。进一步调整国有经济布局和结构。

2.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领域

鼓励民间资本参与交通运输、水利工程、电力、石油天然气建设。鼓励民间资本参与电信建设。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土地整治和矿产资源勘探开发。

3.进入市政公用事业和政策性住房建设领域

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市政公用事业建设。进一步深化市政公用事业体制改革。鼓励民间资本参与政策性住房建设。

4.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社会事业领域

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发展医疗事业。参与发展教育和社会培训事业。参与发展社会福利事业。参与发展文化、旅游和体育产业。鼓励民间资本合理开发旅游资源。

5.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服务领域

允许民间资本兴办金融机构。在加强有效监管、促进规范经营、防范金融风险的前提下,放宽对金融机构的股比限制。

6.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商贸流通领域

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商品批发零售、现代物流领域。支持民营批发、零售企业发展,鼓励民间资本投资连锁经营、电子商务等新型流通业态。

7.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国防科技工业领域

支持民营企业有序参与军工企业的改组改制,鼓励民营企业参与军民两用高技术开发和产业化,允许民营企业按有关规定参与承担军工生产和科研任务。

8.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重组联合和参与国有企业改革

鼓励民营企业利用产权市场组合民间资本,促进产权合理流动,开展跨地区、跨行业兼并重组。

9.推动民营企业加强自主创新和转型升级

落实鼓励企业增加研发投入的税收优惠政策,加快实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鼓励政策,鼓励民营企业加大新产品开发力度,引导民营企业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

10.鼓励和引导民营企业积极参与国际竞争

鼓励民营企业“走出去”,积极参与国际竞争。支持民营企业在研发、生产、营销等方面开展国际化经营,开发战略资源。完善境外投资促进和保障体系。

11.为民间投资创造良好环境

清理和修改不利于民间投资发展法规政策规定,各级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安排的政府性资金,全面清理整合涉及民间投资管理的行政审批事项。

12.加强对民间投资的服务、指导和规范管理

建立健全民间投资服务体系。在放宽市场准入的同时,切实加强监管。营造有利于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良好舆论氛围。详细

新、旧“36条”刺激非公经济发展

“新36条”新在哪里?

“新36条”淡化了意识形态色彩,更符合市场经济的运作规律,切实扩大了民间投资的范围,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铁路等基础设施领域,这些领域是首次向民间资本开放。

“新36条”四大看点

“新36条”指出,民间资本获准进入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国防科技工业投资建设、金融机构等领域。

“新36条”更突出执行型和操作性

新36条突出执行性和操作性,提出了细化到二级科目的领域。如(民营资本若参加)交通铁路投资,有干线、专线和支线(领域)。

动力更大

“2005年后,中国经济形势好,宏观调控目标是抑制经济过热。”国家发改委投资研究所研究员张汉亚对记者分析,“这次激活民间投资是保增长的可持续性举措,可能动力更大些。”

投资方式的不同

新36条不仅是鼓励两个字,“比如金融行业,过去也说过要吸引民营资本进入,现在可能会降低一些门槛,降低一些国有(持股)比例。”

涉及范围不一样

2005年的(36条)是针对非公有制经济的,2010年的新36条则是针对民间投资的,后者范围小一些,具有很强的针对性。

四方观点

政府公共投资对我国经济能够在世界范围内率先企稳回升功不可没,但是也存在财政能力的制约。同时公共投资容易导致投资过热、产能过剩等相关问题。而民间投资则更具有效率,同时对于解决中国经济失衡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民间投资再加力 "新36条"看点何在?

对比新旧“36条”,业内人士认为,看点在“准入”。都说民间投资难,最难就是进入。

民间投资滑落 地方政府难支保障房

资金匮乏,已成为横亘在今年保障房建设面前的一道难题。经济适用房民间投资的下滑,尽管对房地产开发总投资来说微不足道,但对于地方政府完成今年的保障性住房投资却意义重大。

支持小额贷款公司有利规范民间金融

全国工商联近两年的全国两会提案均涉及了鼓励民间资本健康有序发展的内容,民间资本有望成为中国投资的主要源泉。

稳增长关键在于稳投资

政府主导投资的快速增加给了导向,但民间投资活力的迸发才是稳增长的持久动力。激发民间投资活力,关键是确保民营企业有钱可投、有地儿可去。

银行上市标准 应体现扶持小微企业

新标准缺乏将中小银行作为“超级”金融企业看待的应有社会责任担当标准,标准创新稍显不足。

最新亮点

人大代表建议:“疏堵结合”规范民间借贷

浙江企业界多位人大代表表示,民间借贷有其合理性,期待加强对民间借贷的引导和监管,“疏堵结合”使之阳光化、合法化、规范化,更有效地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所用。

“国进民退”与事实不符

在反危机时期,国家通过国有企业主导救市,是所有国家的通行做法,投资领域基本是基础设施,这些本来就是属于公有部门应该做的事情,所以对民间资本谈不上挤出不挤出。

人民日报:民间投资增速超国资 国进民退伪命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王松奇认为,从长期看“国进民退”现象仍然比较突出地存在,民营资本在经济中产生较为重要作用的时代还没真正到来。

编辑:雷啸岳 钱霓 余霞 设计:王娜 技术:曹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