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霏收获“高黎贡文学奖”

12月26日,在云南首个民间文学节——“高黎贡文学节”颁奖典礼上,由五位专家组成的评委团公布了今年“高黎贡文学奖”评选的最终结果,作家姚霏最终从8名候选作家中脱颖而出,夺走了“高黎贡文学奖”奖杯以及一万元的奖金。

姚霏作品

有几座山,有一条河,还有一块由河水无数年来冲积成的坝子。坝子呈扇形,十七户人家密集着。
而这十七户人家,只有老灰大婶家男人前年在修筑拦河坝时被河水冲走,连尸体也没有找到,其余人家,基本上是一对老人,一对中年男女和三四个孩子,每天由中年男女下地干活,孩子如有满十三岁的,也下地帮衬着点,小孩子就由老人带着去采猪草和做饭。

姚霏

姚霏,笔名沧浪客,1965年出生于云南,16岁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大学毕业后到云南师大任教,1985年加入云南省作家协会。 1987年以《城疫》系列及《红宙二题》等小说被誉为“先锋小说”代表作家之一。1990年辞去大学教职,以“沧浪客”为笔名创作长篇武侠小说15套。近年来回归传统文坛。

穿耐克鞋的陈大脚冲在最前面,老流氓、聂奇和胡绍胜紧跟在后吼叫着、狂奔着。

伊豆,听到这个地名的第一次就喜欢它。仿佛什么东西在流淌、在闪光、在悄然地笑。

时值秋天的下午,我坐在阳台上的木桌边,随意翻阅着一本书。窗户似乎没有关紧,有股细细的风透进来,花瓶里的花瓣开始纷纷坠落。

我对植物一往情深。
    植物是一种湿润的安慰。任何植物气息充沛的地方,都能让我感觉到确实的平安。

我的二叔摔死时的暂时身份是一个民工。……
    水塔修建得足够高。按照二叔的说法,“那是一种让人手足无措的高”。

多少年了,身在故乡
    却常常把自己流放。在马雄
    这偏僻之地,竹影下小酌几杯
    落叶个个,几笔淡墨

安静的地方没电
    听不见电流拨动铜丝发出的颤音
    安静的地方没有公路
    没有“轰轰轰”的大汽车……

我曾经出去
  到世界上寻找光明
  爱着那儿的一切

雷平阳作品集

红色的张铁匠,迎亲的那天,遇上了一支白色的送葬队伍。一条狭路,两边是水田,绿色的稻子正在怀胎,蜻蜓像飞着的花朵,蚱蜢像灵魂的尘埃。

韩东作品集

这天,我又去瓦屋找礼九。闺女卧在一摊稻草上,耷拉着脑袋。礼九端了一只簸箕走过来,里面装的是捻碎了的豆饼。

举办高黎贡文学节。颁发“高黎贡文学奖”、“高黎贡文学节主席奖”,旨在向当下文学写作表达敬意。
    “高黎贡文学奖”评选范围:居住在云南省内、用汉语写作的、当年度完成的文学作品(小说、散文、诗歌、评论)的作者。

编辑:彭锡 设计:王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