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大学副校长、党员张克勤:吟诵于微观世界的“诗人”
2010-06-22 17:46:44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张克勤有多个角色,云南大学副校长、云南省生物资源保护与利用重点实验室主任、科学家、博士生导师、教授。因此,在不同的人眼中,有着不一样的张克勤。在所有的角色中,张克勤最爱的是科学家和博导,因为,这两个角色可以让他从容地找到人生的坐标。20多年来,他不知疲倦地在微生物研究领域跋涉,并最终收获国家大奖。对此,他笑言:我是个爱做梦的人,而这,只是我诸多梦想中的一个。

冷静、理性、客观且不苟言笑,张克勤身上具备一个科学家应具备的一切特征。

热情、执著、爱激动,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和他聊天,你会发现张克勤更像一个爱做梦的诗人。

和所有从事科学研究的人一样,张克勤在交谈时显得理智、谨慎而低调。可当聊起这20多年的研究生涯,说到研究中的点滴发现,回想那些不眠的日日夜夜时,这个严肃的学者便变得激情飞扬,妙语如珠。

2004年4月,张克勤收获了他人生中值得纪念的一个奖,由他所领导的科研小组进行的“根结线虫生防真菌资源的研究与应用”项目,收获了2004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为了这个项目,他在微生物领域已整整耕耘了20多年。正是在他们的努力下,高等学府的实验室成果走进了田野,遏制住了几乎广泛发病于全部作物的植物病害,千万农户因此受益。

张克勤,一个对人生和科研都充满激情的科学家。作为云南引进的跨世纪一层次人才,他从贵州来到云南,并以其出色的科研成果回报了这片土地。

张克勤是云南大学的副校长,但是,更多的时候,他都在云南省生物资源保护与利用重点实验室那间拥挤狭窄的办公室里。 “我的研究是从食用菌开始的,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从食用菌中发现了能吃线虫的真菌。从那一刻起,我意识到,我今生的研究方向就应该是它了”,回忆起当初的“偶然”,张克勤仍会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欣慰神情。

张克勤是1984年开始线虫生防研究的。当时年仅20多岁的张克勤,已是全国小有名气的食用菌研究专家了,他发现了两种食用菌,并孜孜不倦在这个领域耕耘。那时,只要是和食用菌有关的全国性会议,组委会都会发函邀张克勤参加,并请他在会上作发言。在一群头发业已花白的老专家中,年轻的张克勤显得无比出众。可这一切对张克勤来说并不是全部,那时他习惯于幻想。他坚信,对于一个立志一生献身科学的人来说,幻想也许能成为事实。他幻想着将来有一天,他能在一个全新领域开始研究,并获得重大的科学成果。

1986年,对张克勤来说是一个转折点。在研究中,他偶然发现,食用菌中有一类微生物可以吃线虫。从来都只见过虫吃菌,菌吃虫,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张克勤异常兴奋,植物寄生线虫是一种世界范围内普遍发生的植物病害,线虫危害烟草、花卉、蔬菜、棉花、大豆等几乎所有作物。但长期以来,线虫防治主要依赖高毒化学农药。因此,各国科学家一直在努力寻找生物防治线虫的方法。而这“能吃虫的菌”,不正是线虫生物防治的突破口吗?看到了曙光的张克勤兴奋不已,如果就此入手开始新研究,他就有可能找到线虫生物防治的办法。但是,这也意味着他将要放弃已略有基础的食用菌研究,进入一个没有任何借鉴,近乎空白的领域。

没有一丝犹豫,张克勤开始了线虫生物防治的研究。然而,他没想到的是,这是一次艰难之旅,一次次的实验,一次次的失败,永远的原地踏步,张克勤失望了,甚而有了些倦怠。是不是,这个项目根本就不可能出什么成绩,还是自己的研究方法出了什么问题?带着一点年轻人的浮躁和轻狂,张克勤想到了放弃。从研究生到博士,张克勤一直在动摇,一直在寻觅。他想重新再找一个项目,以便迅速出成果。经过一段时间毫无头绪的混乱,仍旧一无所获的张克勤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急于求成。这是一个年轻人爱犯的错误,却是一个科学家最该摒弃的缺点。经过了这么一段躁动,张克勤沉静了下来。搞科学研究来不得半点马虎,更不能心存一丝侥幸,科研,要的是脚踏实地,全力投入。既然立志要成就一翻事业,那就在线虫生防研究搞出一点名堂吧。

1998年6月,张克勤带着项目从贵州来到了云南。作为云南引进的跨世纪一层次人才,他在这里得到了来自各方的支持。为了帮助他把线虫生物防治的项目做好,省科技厅、省发改委、省财政厅、省教育厅和云南大学提供了良好的研发条件。依靠云南这个微生物资源占全国50%以上的宝库,张克勤进行了孜孜不倦的追求。他将人生中最宝贵的时光都交给了实验室,交给了“能吃虫的菌”。没有周末,也没有节假日,哪怕是春节回老家看看老母亲,也会坐立不安。“研究就是这样,离开了实验室,就没有生命力。只有在实验室工作着,心里才会踏实。”

张克勤以他坚忍不拔的毅力和恒心,实践着一个生物科学家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信念。经过长达20多年的努力,张克勤最终解决了从根线结虫生防真菌资源到产业化开发和田间规模化应用中的系列基础理论和关键技术问题,开发出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线虫生物农药,建立了全球最大的线虫生防真菌资源库。

世界上有很多科学家都在搞线虫的生物防治,为什么张克勤能出成绩,并成为在国际领域的专家呢?对此,张克勤深有感触:“搞研究的人,除了要有科学的思考,还要有诗人的气质。要会胡思乱想,要充满激情,这样,你才会创新。”这种澎湃的激情,使张克勤在工作中时时处于兴奋状态。他会在走路时想起某个问题,便不可抑制地要去实验室。晚上睡觉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便激动得彻夜难眠,不能自已。在他不多的语汇中,常出现的一个单词是idea(想法)。他要求自己有想法,要求学生有想法,并在无数次的实验中验证这些想法。他把目光盯住世界上最先进的研究室,并将最先进的研究成果作为自己的短期目标。然后用诗人的创造力和激情,加上科学家的稳健实干去赶超。正是在他的带动下,由他领导的云南省生物资源保护与利用重点实验室从在全国亮黄牌的落后实验室成为国内在线虫防治领域方面的领头者,甚至跻身世界先进水平。

回想当年的选择,张克勤感慨良多:“越做越觉得这个领域奥秘无穷,潜力巨大。虽然其中还有许多未知的因素需要去探索,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但我不后悔,如果退回去让我再选择一次,我仍然是这句话。”

张克勤终于在“会吃虫的菌”上收获了国家大奖,但是,当更多的人将关注的目光放在这个成果上时,张克勤却将之联系到了更重大的科学问题上。“线虫的生物防治只是研究的一小部分,这个阶段性成果将对其它的科学问题提供借鉴。沿着这个框架慢慢深化,会取得更大的突破。”

作为“诗人科学家”的张克勤爱用“梦”来形容自己的研究方向,“我是个有很多梦的人,我还有很多的梦想要去实现”,张克勤笑着说:“云南给了我实现梦想的舞台,我就该像个好演员一样演绎传奇。”

 (稿源:云南日报网)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 高佛雁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