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曲此里:一个少数民族党员干部的信念与追求(二)
2010-06-02 17:29:37   来源:新华网
分享至:

“如果权力用来谋私,群众会戳我的脊梁骨!”

“上小学的时候,其他孩子家都有车接送,有名牌衣服和玩具,我们却从来没有。”龚曲此里的儿子龚建平说。不仅如此,上大学以后,龚曲此里还要求儿子把同学们不穿了的旧衣服要回来,每次下乡的时候,带给贫困的群众。

2008年6月,儿子龚建平从昆明陆军学院毕业。由于表现优秀,学校想要他留校工作。他自己也很心动,如果能留在昆明,不仅海拔低一些,而且还是省会城市,可以生活更舒适。但是,他的决定遭到了父亲的坚决反对:“你是我的儿子,如果连你都不回来,其他人更不愿意回来。”龚建平经过两天的考虑,决定回到高原。

直到临终前,龚曲此里还反复强调,儿子要留在部队,因为部队需要懂藏语、懂当地民族风俗的干部,不要有其他的想法。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龚曲此里始终慎权如初,一心为公。

2003年,龚曲此里当兵两年的外甥此里定都想晋升士官,他让母亲找到舅舅,托舅舅给部队的领导打个招呼。

面对从没向自己开过口的妹妹,龚曲此里心里十分矛盾:自己参军离家后,是几个妹妹代他在父母跟前尽孝,他一直觉得对几个妹妹有所愧疚,但是打招呼开后门,又有违党性和良心,对其他战士不公平。几经挣扎,他终于决定对妹妹撒一个善意的谎言:“我跟定都部队的领导不熟,不好打招呼。”最终,因名额有限,此里定都未能圆士官梦。

5年后,时任德钦县佛山乡干部的此里定都再次找到了龚曲此里,因妻子怀孕,他希望舅舅能把他调到县城,方便照顾妻子。这次,龚曲此里没法以“帮不上忙”为借口了,因为这正是他管辖范围内的事情。

对自己的晚辈,龚曲此里没有客气:“我把你调到县城,其它干部会怎么看?舅舅手里这点权力是党和人民给的,如果用来谋私,关照自己的亲人,群众会戳我的脊梁骨!” 看到此里定都委屈的样子,龚曲此里语重心长地说:“年轻人多吃点苦,多受点罪没有坏处。自己的路自己走,腰杆才能挺得直,心里才踏实。”至今,此里定都还在佛山乡当干部,在舅舅去世以后,他才能够真正体会到舅舅的苦心和伟大。“我不怨恨他,他说得对,人应该靠自己,舅舅是靠自己走出来的,我也要靠自己的努力走出去。”此里定都说。在连队党支部和战友们的关怀帮助下,龚曲此里成长得很快,入伍第二年,他便脱颖而出,当上了副班长。1972年4月的一天,龚曲此里在执行边防巡逻任务时,经过一段绝壁,他不慎滑下了滚滚怒江。生死关头,连长纵身跳入水流湍急的怒江中,拼尽全力将他托上岸来。面对舍身相救的连长,龚曲此里感激涕零,而连长只说了一句话:“我是一名党员。”这句话让龚曲此里铭记在心,两年以后,他终于在党旗下庄严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这个庄严的承诺,从此成为他一生中矢志不渝的信念追求。

责任编辑: 高佛雁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