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纪检监察干部刀会祥事迹追踪:情怀的感召
2010-04-28 11:46:56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刀会祥事迹报告会感动着每一位听众

姐姐思念弟弟

同事悼念刀会祥

痛失父亲的刀倩比任何时候都坚强

历数刀会祥做过的桩桩事情,没有惊天动地,没有轰轰烈烈,是那般普通平凡。

回首刀会祥亲历的点点滴滴,人们才惊奇地发现,那个普通的人,那些普通的事,已然构筑了一个大写的“人”。

掩隐在平凡中的是崇高。以世俗的眼光看来,他活得很累、很苦,没有穿过好衣服,也没有享受过好日子。家里没有名贵家具、电器,甚至也没有一张存折,还时常要借贷。他有高血压、心脏病,却时时加班顾不上休息。

他是一个儿子,有孝敬父母的美德;他是一个父亲,有养家糊口的责任。然而,他更是一名纪检监察战线上的卫士。他有可能没有尽好儿子的孝道,也没有尽好父亲的职责,但为党风廉政建设贡献了一片蓝天。这是一个共产党人不变的情怀。

刀会祥用自己的生命给我们一个启示:人生随时可能遇到生与死,生命的长度不是我们所能把握的;无需在乎生命的长与短,只要我们在有限的生命中,努力地去扩展生命的宽度,就会演绎出绚烂多彩的人生,这样的生命即使再短也很有意义。

一个短暂生命如此厚重,点亮了无数人灵魂的灯塔;一个不变的情怀如此真挚,感召着无数人心灵的深处。

他的身影,已然镌刻在百姓心中。

温情暖家庭 “姑娘一到外面生活,家里就相当于开了两份伙食,钱用不过来。姑娘很争气,我这个当爹的却争不了气。”——刀会祥

看到弥留之际的父亲,刀倩哇地大声哭了起来。

“孩子,你这么大声哭,父亲是无法安心上路的。”一位长者走过来,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刀倩的哭声戛然而止。她紧攥着拳头,两只胳膊僵直地贴在身体两侧,单薄瘦弱的身体在极力的情绪克制中剧烈地哆嗦抖动。

“孩子,上去和父亲告个别吧,不要把眼泪滴在父亲身上。”亲友说。

刀倩缓缓走到父亲的病榻前,一只手抓着父亲,一只手接住不断滚落的眼泪。

在女儿的心中,刀会祥不止是父亲,更是她努力追随的榜样。“长大后,我也要成为像爸爸那样优秀、正直、廉洁、堂堂正正的人,爸爸是我最好的榜样。”刀会祥因公殉职后,刀倩写了一篇怀念父亲的文章——《我心中的爸爸》,表达了对父亲崇拜敬仰之情。

对于女儿,刀会祥充满了愧意。2009年中考,刀倩的成绩达到了普洱市一中的录取分数线,当她欣喜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亲时,父亲却因为经济方面的原因劝她另作考虑。懂事的女儿知道家里的难处,她丝毫没有怪父亲,按照父亲的意愿踏入了景谷一中。对此,刀会祥一直耿耿于怀,他苦闷地对人说:“姑娘一到外面生活,家里就相当于开了两份伙食,钱用不过来。姑娘很争气,我这个当爹的却争不了气。”

在刀会祥的生活账本中,每个月都有一项固定支出排在最靠前的位置,那就是女儿的教育经费,从最初的“倩定200”到后面的“倩定300”,即便在最艰难的时刻,刀会祥都不肯省下这笔开支。为了确保女儿今后上大学时学费无虞,刀会祥还“预订”了妻妹住房的抵押权。“姐夫多次叮嘱我,一定不能把房产证拿去给别人,他将来还指望用它抵押贷款供倩儿读书。”妻妹李倩霞说。

这是一份清贫却纯粹的父爱,让人感叹,让人动容。没有人知道,弥留之际,他还能否感觉到女儿趴在他的身上用手接住眼泪、强忍住不哭出声的背后,泣血般的悲痛和留恋?

刀倩至今还珍藏着一件穿了很久已经相当破旧的衣服,它凝聚着父亲对女儿慷慨无私的爱。那是一件刀倩特别喜欢却不好意思张口让家人买给自己的“奢侈品”,是一向节俭的父亲因为女儿实在喜欢破例送给女儿的惊喜。刀倩清楚地记得,那件衣服的价格是107元。刀会祥珍藏着一把剃须刀,那是2008年父亲节女儿用自己积攒了很久的零花钱买给他的礼物,这个剃须刀让刀会祥激动了好久。那段时间里,他逢人就说女儿给她买了剃须刀,每次诉说时都自豪和幸福得无以言表。

刀会祥很清贫,可在女儿眼中,父亲很富有:他善良、正直、清白、公正、廉洁,更重要的,是他心里有爱。是啊,刀会祥深爱着这个家。在他的心里,爱是一颗被赋予了神奇魔力的种子,每播撒一处,都会上演沙漠变绿洲的奇迹。

2009年9月,刀会祥大姐生病住院需要手术,因为费用方面的顾虑,大姐始终不肯接受手术治疗。刀会祥想办法垫付了住院费并多次做思想工作后,大姐终于同意接受手术。住院期间,刀会祥每天利用休息时间为大姐端水送饭,陪护在身边。如今,大姐的身体早已恢复健康,刀会祥自己却离开了人世。每每想到此处,大姐就会泣不成声:“弟弟是被我们给拖垮的。”

2003年,刚刚担任正兴镇纪委书记的刀会祥亲自处分过亲弟弟刀会光,此后刀会光更加严格要求自己,现已第4次连任村支书。知道哥哥家里困难,刀会光经常会给哥哥家送去大米、腌肉、腌菜等。在刀会祥的生活账本里,还清楚地记着2010年春节向弟弟借了1000元。“我是想让哥知道,他的弟弟很争气,没有给他丢人。”刀会光动情地说。

刀会祥去世后,妻子李恒英一直无法原谅自己,她认为是自己的疏忽:“如果我对他多一些关心,他就不会离开我们。”

去世的前一天,刀会祥刚把买来的一大堆新扫把全部按照妻子的要求砍短,整齐地码放在阳台上,但墙角已经扫秃的两个扫把头还没换下来。“怎么搞的,也不把事情做完,我当时还在心里埋怨。”李恒英说,“现在想想,他一定是累伤(太累)了。”

刀会祥身体不是很好,最近几年又得了高血压,但他对妻子的关爱总是远远胜过自己。“他们家老刀对她好伤了,帮她一起扫大街,给她送水,在家里买菜做饭,我们都眼黑(景谷方言,意为羡慕),觉得她能找到刀会祥这样的丈夫,划算伤了。”前来看望李恒英的清洁工女伴说。

1991年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在正兴乡广播站谋得一份临时工差事的刀会祥送报纸到一家企业,遇到了在那里打工的李恒英。他对她一见钟情。一段时间的接触后,终于有一天,他鼓起勇气,把一封情书偷偷塞到了她的被垛里。他在情书里说,如果不嫌弃我,请给我一个微笑。她冲他笑了。1993年底,刀会祥把心仪已久的女子娶回了家,洞房里他许诺,一定让她幸福。

和刀会祥相濡以沫的17年里,这个铁骨铮铮的傣族汉子给了李恒英无微不至的体贴和深情。下班回家,李恒英没把饭煮好,刀会祥再怎么饥肠辘辘也不会生气,他会端起锅来,一边在厨房里转,一边嘴里念念有词“恼饭(方言,意即生气)喽恼饭喽”。每每这个时候,家里就会荡起一片欢笑。妻子在环卫站打零工的这几年,刀会祥总是尽量多做些家务,照顾好女儿;他还会绕到妻子工作的地方,为妻子送水,帮她打扫。妻子身体不好,刀会祥计划和她去市里检查一次,并已做好了咨询,可是这次,他再也无法兑现承诺。

“和老刀生活的这些年,不能说没有委屈和遗憾,但平心而论,我觉得自己很幸福。”李恒英说。

笔记本中,刀会祥这样解读幸福:幸福是什么?幸福是一种满足和愉悦的心态,人人都有幸福的可能,但未必有幸福的实际。珍惜家庭幸福,让彼此温暖地活着。

真诚感人心 “听到他走了的消息,感觉像是晴天霹雳。多好的一个人,走了太可惜了。”——朋友杨春德伤感地说

得知刀会祥去世的消息,儿时的玩伴们赶紧放下手里活计,4个人骑着两辆摩托车赶往了县城,为的是再看一眼他们的好伙伴。4个人下午6时出发,赶到县城已经是晚上9点多钟。眼下景谷正在修路,从刀会祥的家乡正兴镇勐乃村到县城景谷,一路上都是尘土弥漫。我们能想象得出,4个人到了县城后,会灰成什么样子。“听到他走了的消息,感觉像是晴天霹雳。多好的一个人,走了太可惜了。”杨春德很伤感。

2010年4月15日早上7时30分,我们从县城乘车出发,约莫两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刀会祥的老家——正兴镇勐乃村勐乃大寨。在这里,我们走访了他儿时的玩伴杨春德。

“他话不多,做事很踏实,从小到大没得罪过人。”

“你求他办过事吗?”

杨春德想了想:“没。我们都知道他是个很讲原则的人,不想让他为难。有时候去县城办事,我们倒是会去看看他。他每次回来,也都会找我们,大家坐在一起,抽支烟,喝几口自家酿的酒,随便聊上几句。这几年我在种辣椒,他会给指点一下。”

“他是领导,你们在家种地,没觉得他摆架子?”

“怎么会?他不是那种人。”

“有没有看见过有专车接送他回家?”

“没有,倒是碰见过他坐客车。”

从县城到勐乃大寨没有直达的客车,刀会次每次回家,都是先乘车到正兴镇路口,然后搭顺路车或是走路回家。到县纪委工作的这些年,刀会祥坐着客车在这条路上不知奔波过多少次。

越过横七竖八刚劈好的柴禾,我们走进了刀会祥的邻居刀开汉家。

当听说刀会祥去世的消息,他表示:“太吃惊了。今年春节期间,他还去我们学校看望老师了。”刀开汉是村小学的老师,“他回来的时候经常会去学校转转看看,看到哪个老师在,就过去聊上几句,谈谈心,提点建议什么的。”

“对他印象咋样?”

“感觉这个人办事比较公道,坚持原则,对人很好,很孝顺、很友善、很有爱心,是个好人。”

的确如此。每次到农户家中,刀会祥都会顺便买一些食品带去。平时里回老家,也会给村里的老人、邻居带些米线、面条、糕点之类。到小正兴村下乡,看到村里正在投工投劳,他当即捐出了100元钱。不管生活怎么拮据,只要同事朋友有困难,他都会伸出援手。不管是为贫困党员、群众献爱心,还是为灾区捐款,他从不落后。就在去世的一个星期前,他还为旱灾捐了款。

1992年11月的一天,到县城开完会后的刀会祥将一个小保姆带回家,送到正兴中学去继续读书。小保姆叫李恒仙,当年考上了县里的职业中学,却因为家庭困难选择了放弃,去了县城当保姆。在刀会祥的资助下,她次年考上了云南工学院。

做党的忠诚卫士、当群众的贴心人不难,只要心中有爱,只要像刀会祥这样怀揣一颗立党为公的忠心,一颗为民服务的真心,一颗为家庭、为群众负责的爱心,用好自己的权,尽好自己的责,踏踏实实干事,清清白白做人,老老实实为官,就能得到人民群众的认可,就能活在人民群众的心中。

精神留世间 “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同志,可他爱岗敬业、忠于职守的精神永远留在我们中间。”——悲痛中同事兰璋迪说

我们驱车来到了距离县城7公里处的芒果山公墓。在左侧靠边的地方,我们找到了刀会祥的墓。刀会祥的墓地没有任何特别之处,站在墓碑前,我们仿佛还能听到花草的悲泣,昆虫的哀鸣。县委宣传部驾驶员点了一支烟,默默地放到了墓碑前。

“病重的那天,我曾三次握过他的手。”负责向我们介绍刀会祥情况的景谷县纪委书记兰璋迪未语泪先流。刀会祥去世的这些天,兰璋迪记不清楚自己流了多少次泪,其实他不想这样,铁骨铮铮的纪检监察干部,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可是,兰璋迪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他是这么悲伤,这么心疼,这么愧疚……

在县纪委的几员得力干将中,刀会祥是兰璋迪相当看重的一位,“他把对纪检监察工作的热爱融入了整个生命。”兰璋迪说。几年来,在几位得力干将的率领下,全县纪委监察队伍的战斗力大大增强。“纪检监察工作经常不被人理解,可有这样一群志同道合的同志,有这样一群好同事,我觉得自己这个班长当的很光荣。”兰璋迪有些激动,“可是,我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同志……”

刀会祥年长兰璋迪4岁,兰璋迪习惯称他为“老哥”。刀会祥病重那天,整个急救工作都是在兰璋迪的指挥下完成的。医生全力抢救的空当里,他还赶回办公室,排出了刀会祥住院期间的轮班看护表,可还没等他吩咐下去,医院就打来电话,说人不行了,还是准备后事吧。“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同志,可秉公执纪、不徇私情;清正廉洁、公私分明;爱岗敬业、忠于职守的精神永远留在我们中间。”悲痛中兰璋迪坚毅地说。

“他努力学习、认真做事的精神给我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同事陶坤说。陶坤是刀会祥的生前好友。俩人一个负责案检,一个负责案审,从刀会祥调到县纪委直到2009年10月,俩人在同一间办公室学习、工作、探讨业务,工作上默契配合,生活中相互体贴。刀会祥每审理一个案件,都要查阅大量的材料,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再苦再累都默不做声。由于近期有6个案件需要审理,再加上参与筹备县纪委全会,2010年春节以后的双休日,刀会祥都是在加班中度过的。刀会祥病逝在周一,就在病倒前的星期六和星期天,刀会祥仍在办公室加班到很晚。“调到县纪委之前,他曾经对我说,老哥,我很热爱纪检监察工作,我不希望当什么领导,只希望和你们一样,能到县纪委监察局专门从事纪检监察工作,学习掌握更多的纪检监察业务知识,为党的纪检监察事业做贡献。”陶坤说,“他用生命兑现了承诺。”

用生命兑现承诺,这是怎样一种神圣的热爱啊!

“为党的纪检监察事业鞠躬尽瘁、殚精竭虑17年,您一定累伤了吧?”站在刀会祥的墓前,我们在心里轻轻发问,生怕惊动安息的灵魂。

记者 程三娟 杨旻昊 李汉勇/文 徐雁/图(云南日报)

责任编辑: 自建丽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