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卫士 杯水人生
追记景谷县原纪委常委、案件审理室主任刀会祥
2010-04-22 11:01:21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8时不到,案审室的门开着,路过门前的陶智兰看到坐在办公室的刀会祥,便打了个招呼:“刀主任,这么早,你在忙什么?”

“有一个信访件涉及以前的档案,我再查一下。”刀会祥应声。

8时10分左右,会议室里,会议后勤服务的女同志把茶水泡好,等着到会人员,并准备了一杯白开水,这杯水是为案审室主任刀会祥特意准备的,他向来只喝白开水。

约8时15分,陶智兰又路过案审室的门时,看到刀会祥趴在桌子上,像似睡着了一样,感觉情况异常,急忙走近一看,发现他已经不省人事……

刀会祥被紧急送往医院,被诊断为脑溢血,医生全力抢救,最终也没有把他唤醒。就在这天中午12时20分,刀会祥走了,年仅45岁。他走了,来不及参加局里的会议,来不及喝同事们给他倒的那杯白开水,来不及告诉他扫大街的妻子,来不及告诉他上学的女儿……

刀会祥走了,永远离开了自己所热爱并从事了17年的纪检监察工作岗位;他走了,留下了3件遗物:一辆女士自行车,19本工作笔记,5本家庭经济账本。

这一天是3月15日,星期一,之前的两天周末刀会祥没有休息,其实,他已经好几个星期没有休息了。

4月13日,记者来到林海明珠的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来到孕育刀会祥出生的勐乃河畔,来到马鬃山脚下,追寻他的足迹,听他生前的同事、亲人噙泪诉说。从一双双红肿的眼里,一次次真情的诉说中,记者读懂了一位纪检干部对党和人民的赤诚,也感悟了一位忠诚卫士的“杯水人生”。

杯水透明、纯净且清澈,那是刀会祥喜欢的液态

3月15日晚,在景谷县委大院的单车棚里停放着一辆女士自行车,它静静地等待着主人,可它的主人刀会祥永远不会再来了。

这辆自行车,是刀会祥留下的第一件遗物,也是刀会祥上班多年的交通工具,是他女儿用过的。

沿着自行车驶出的足迹,我们去追忆刀会祥一路走过的人生。

刀会祥出生在景谷县正兴镇勐乃村风光旖旎的勐乃河畔,一个竹林掩映的傣家寨子里。围绕着寨子缓缓而流的勐乃河水,养育了一代代本分、勤劳、善良的傣家人民。温润、清纯的勐乃河也孕育了刀会祥这位朴实的傣家汉子。

1965年11月,刀会祥出生。出生之前,家里已有4个哥哥先后夭折,只有一个大他10多岁的姐姐刀会琼。为了不遭几个哥哥的厄运,父母给他取个小名叫“二囡”。这个姑娘“小名”,让刀会祥健康地活了下来。

为了让刀会祥能够上学,姐姐刀会琼被叫回家干农活,被迫放弃了上学。刀会祥也知道家人的用心,刻苦学习。后来,父母又把他送进部队培养锻炼。在部队里,刀会祥荣立三等功一次,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退伍后,刀会祥在正兴广播电视站打零工。全站当时就他一个人,除了按早、中、晚3个时段播放广播外,还要管理电视转播,线路维修等工作。此外,他还帮助群众修理电视机等家用电器,从不收取分文报酬。

“虽然领的只是临时工的工资,但刀会祥很刻苦,很用心,有一次为了工作,还得了胃出血……”原正兴镇党委书记李发正说。

由于刀会祥成绩突出,1990年、1991年连续两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1993年2月,正兴镇党委换届选举,他被破格选为镇党委副书记、镇纪委委员。

从一名临时工到乡镇领导干部,刀会祥的身份变了,可他服务老百姓的本质没有变。“下乡挎着一个部队里用的水壶,随时灌满山泉水,和老百姓同吃住,还不让老百姓杀鸡招待。”刀会祥的生前同事回忆,“在刀会祥的办公桌上,随时有一杯白开水,刀会祥曾说,他喜欢玻璃杯的透明,喜欢水的液态。”

刀会祥下乡,能搭顺风车就搭,搭不上就走路。在正兴镇开车的罗师傅说:“刀会祥是我接送最少的领导,他担任领导10多年,公务用车很少,从没有因私事用过公车。”

1997年的一个雨天,刀会祥去距镇里60多公里远的黄草坝村测量公路,期间风湿病发作,双脚肿胀,行走困难。回镇里就医时,他头戴一顶笋叶帽,身背一个袋子,手拄一根木棒,一瘸一拐地往镇里走。途经勐乃村他家附近时,遇到了正在路边放牛的老母亲。他叫了声:“妈,下雨你还来看牛?”母亲看到儿子这模样,失声叫道:“妈呀,我的儿,你一个政府干部,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2005年9月,刀会祥被调到了县纪委监察局任案件审理室主任。到案审室后,他不喜欢坐在办公室听汇报,只要一有空,就下乡调研,指导基层的党风廉政建设工作。

“但他下乡指导工作总是轻车简从,不提前打招呼,不惊动乡镇主要领导,一个人悄悄来、悄悄去。”

2009年5月21日,刀会祥到威远镇调研指导办案工作,镇办公室要安排车去接他,他说什么也坚决不同意这样迎来送往。

刀会祥在笔记本里写到:“廉洁自律要从自我做起,从小事做起,我们的生活要低标准,工作要高标准”。

杯水是平的,刀会祥告诫自己“执法须平直”

19本大大小小的工作笔记本,是刀会祥留下的第二件遗物。这是工作人员在整理他办公室时,收集到最多的物品。翻开这些笔记本,清晰地记录着他在不同时期、不同工作岗位上工作、学习的情况。

从事纪检工作的17年,刀会祥参与办过的案子很多,但人们知道最多的还是他在正兴镇任纪委书记时办理的两件案子。

有一年,在正兴镇的一个村子里,发生了一件恶性命案,村里的一名党员杀死两人后自杀身亡。因案件涉及到中共党员,为了更进一步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刀会祥先后几次深入村子,对情况进行了认真地核实,最后作出了给这名已经死了的党员开除党籍的纪律处分。

在办理该案的过程中,很多人不理解。他们说:“刀纪委,人都死了,有什么事就算了,你还要开除他的党籍,是不是太认真了?”

刀会祥认真严肃地说:“虽然人已经死了,但他的影响太坏了,严重影响党员的形象、影响了党组织的声誉,像这样的败类,给党丢了脸、抹了黑,不把这事办清楚,以后别人还以为他一直是一名共产党员。”

2003年,刀会祥担任正兴镇纪委书记期间,其担任该镇某村党支部书记的亲弟弟违反了党的纪律。群众反映后,镇党委讨论决定,由镇纪委具体负责调查处理。因为是调查处理亲弟弟的违纪问题,按相关法律规定可以申请回避。但由于乡镇纪委班子其他成员都是兼职人员,不熟悉业务,不懂办案程序。为维护党纪的严肃性,纯净党的组织,报经上级同意,刀会祥毅然决然地着手调查处理。在这期间,有亲戚劝他:“老七犯的错误不算大,他这么多年操持这个家,赡养老人不容易,你在镇里当领导,熟人多,帮他说说情,不要处理他了。”

刀会祥含着眼泪说:“我是纪委书记,是维护党的纪律的,老七是我的兄弟,更是一名共产党员,犯了错误就应该受到处罚。”他顶住了来自家人和亲戚压力,严格按照程序进行处理,报经镇党委批准后,给弟弟作出党纪处分。事后,有人偷偷给他取了个外号——“黑包公”,说这种人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不放过。

在刀会祥的心里,执法就如那杯里的水一样,必须公平公正。

刀会祥在笔记本里写到:“案审工作并不是捏软柿子,而是啃硬骨头的差事。查案就要查个水落石出,办案就要办个板上钉钉”。担任县纪委案审室主任以来,刀会祥共受理审结案件60件69人,涉及乡科级干部30人,一般干部27人,其他人员12人。

现任威远镇的纪委书记李其兴曾问刀会祥:“刀主任,你从事纪检工作10多年,顶着的压力又那么大,是什么力量让你坚持下来的?”

刀会祥给的答案是:“党的需要和人民群众的支持是我战胜各种困难的力量源泉。”

2009年8月,刀会祥的母亲因心脏病复发到县医院住院。期间的一天,他带着一名同事到乡下,给一个受处分人员送达处分决定。当事人却避而不见,其家属也有抵触情绪,不予在送达证上签字。就在做工作期间,刀会祥接到了妻子打来的电话说:“医院对母亲的病危下了通知书,要他立即返回。”

刀会祥强忍着,一直耐心地做受处分人家属的工作,直到天黑才得予办妥。趁着夜色赶回的途中,他才和一起去的同事讲。同事抱怨他说:“刀大哥,为什么不马上返回,我们可以改天再来,如果你母亲出了事,你定会后悔终身的。”他却对同事说:“送达处分决定是有时限的,没事,母亲有医生救。”

还有什么比人命更重要的?还有什么比母亲的生死更令儿子揪心的?刀会祥为了工作,却把对母亲的牵挂深深地埋在了心底。后来他母亲病情恶化需送回家,由于工作抽不开身,他向病危的老母和家人说明情况后,安排妻子送回去。没过多久,老母亲去世了。

杯子是有度的,杯水注入的冷暖,刀会祥自知

刀会祥的第三件遗物是5本家庭经济账本,记录着他家近年来的经济收入和支出情况。

“鸡脚12元,5号电池5元,小计17元。”这一笔支出的记录时间是2010年3月13日,这是刀会祥在世间的最后一次生活记录。

2月4日:“桔子9元,鸡蛋7元,小菜8元,小计24元。”

1月25日:“未做客的人家:刀永和儿子结婚、王华长子结婚、赵菊建新房……”

……

翻开刀会祥的经济账本,沉重重地记录着哪一次给岳父买了什么营养品,给姐夫买了一条烟、哪一天还了多少银行住房贷款;记录着哪一个亲戚结婚送了多少贺礼,哪一个朋友请自己由于一时困难自己没法去,方便以后补上。大到上千元的住房贷款,小到一把青菜、一瓶酱油的开支。

之所以记录、之所以精打细算,是为了做到量入为出,计划好全家的生计。刀会祥一家三口,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他每月2400多元的工资和妻子做临时工600元的工资,扣除每月按揭还款900多元、女儿每月300元的上学费用和老人的赡养费用,一家三口人每月吃饭穿衣的费用还剩不到1500元。

“物性从来各一家,谁贪寒瘦厌年华?菊花白择风霜国,不是春光外菊花。”这是记者在翻阅刀会祥笔记本时,看到其中一本的封面印有宋人杨万里的《咏菊》诗句。不管有意无意,刀会祥都在取舍着人生。他知道,杯子是有度的,自己注入的杯水,冷暖自己知道。

刀会祥的妻子一直没有正式工作,在县环卫站做清洁工,每月600元钱。在每一次发现有招女工的信息时,他也曾想找领导帮帮忙,可一想到自己是一个纪检干部,一想到自己的是一名共产党员,一切的想法就成为了永远的想法,从未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

刀会祥爱抽烟,可他抽的是3元钱一包的白壳红梅,这种烟在县城很难买到,只能托人到乡下批发购买。

在正兴镇工作时,刀会祥抽的是小春城,他递烟给别人时总会说:“我的烟就是这种‘小土狗’,给你们抽就抽,不抽就放着。”

生前同事告诉说:“刀会祥最好的一套衣服是劲霸西服,那是2007年3月,局里开展廉政文艺晚会时买的。这套衣服,他除了参加纪委全会等重要场合之外平时都舍不得穿,3年多了还像新的一样。”

刀会祥从不邀约人在外面吃喝,就连搬家也悄悄地,没有让局里的同事知道。同事黄勇后来知道,拿了100元给他表示祝贺,被拒绝了。

刀会祥也时常觉得亏欠妻子,他上街买来扫帚,根据妻子的身高,重新制作,有时他会和妻子一起早起,帮她扫段大街,让自己心里觉得好受些。

其实,刀会祥愧对的何止是妻子,他女儿初中毕业时以优异的成绩考上普洱市一中,由于家庭经济条件不好,只能选择了在县一中就读,为此他把保障女儿的学习用具作为最大的补偿,给女儿订了许多教辅资料。

刀会祥精打细算、一分一厘地经营着他的一家。可有些时候,他却出手大方,毫不吝啬。在汶川地震捐款中,却毫不犹豫地拿出了300元缴纳了特殊党费。单位里一位离休干部病逝,他得知后,硬是挤出100元钱以表心意。大姐生病住院,他给了两千元。小姨妹辍学给别人家当保姆,他领回来,供她上学,读完中专。逢年过节回家,他不忘给家乡困难老人买糖果,买面条。

刀会祥爱着他人,也给自己带来经济负担。从他的经济支出账本中,他经常借钱。在他的账本里记着:“因13日工资未发,跟刀会安借1000元……”

人生如杯水,刀会祥的那杯水名叫“真水无香”

“人生,需要的不多。”这句话,刀会祥把它写在笔记本上,更刻在他的心里。712案审室里,刀会祥办公桌上的那杯水已经喝完。可会议室里,同事们给他准备的白开水还在;家里,妻子和女儿给他倒好的白开水还在。

“大哥,记得你对我说过,我们都从农村出来,有这样一份工作不容易,工作要认真,不然,对不起国家发给的工资。”陶智兰哽咽不已。

刀会祥走后,纪委书记兰璋迪不知流过多少泪。他忘不了2007年普洱“6.03”地震发生时,第一个打来电话的竟是刀会祥,“书记,你出差在外,孩子在哪里……”他忘不了2009年4月1日下乡病倒在乡卫生院输液时,刀会祥那天有力有情地“握手”,“书记,你瘦多了,要注意身体啊!”

“对这个从不善多言的同事、老哥,在关键时刻却牵挂着自己。”兰璋迪拭着泪说。

阳台上,17把扎好的扫帚整齐地放在小凳上,还有一些没扎好的放在阳台的一角。“扫把没扎的等我下班回来扎。”这是刀会祥在3月15日那天清晨出门时,留给妻子李恒英的话,想不到这竟成了最后的“遗言”。

“老刀啊!你说过等孩子毕业后,要带我去做趟火车,去贵州看弟弟……”李恒英泣不成声。

“哥,你走好,我又被群众选为村支部书记了,是你给我的处分教育了我,至今我已连任几届了。”刀会光向刀会祥的墓碑敬了几柱香。

“姐夫,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我读中专时,你给我买的被褥和皮箱我一直保存着,我会一直保留下去。”刀会祥的小姨妹李倩霞噙泪诉说。

“自己的路自己走,自己的未来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这是刀会祥生前教导女儿刀倩最多的一句话。

刀会祥去世后,女儿刀倩在给父亲的一篇文章中写到:

“我的好父亲,我的好爸爸,您走了,走得那么仓促,仓促得没能和女儿说一句话;您走得那么安详,安详得让女儿不敢相信你您已逝去。”

“父亲,您知道吗?我一直舍不得穿您给我买的新衣服,那是因为,我看到父亲身上一穿就是3年的那件外衣。父亲,你的皮带用了5年多了,您总是说,还是以前的东西耐用……”

“父亲,记得小时候,您说最喜欢吃的菜是水香菜煮酸笋,我知道,不是你爱吃,是为了省出我小碗里的一个鸡蛋。”

“父亲,在别人眼里,您是当官的,女儿要什么有什么。可我的父亲是安于清贫,不以权谋私,妈妈至今都还是环卫站的临时工……”

“父亲,您是一杯水,您的那杯水叫‘真水无香’”。

“父亲是好人,上班骑的是我用过的自行车,下乡坐的是班车;父亲是好人,从不多花国家的一分钱,笔记本里记录的好几笔费用都没有报销;父亲铁面无私,亲手查处了自己的弟弟……”

“父亲,您走了,拖着疲惫的身影笑着走了。女儿知道您是开心的,因为您说过,‘人只要做到无愧于心,就会快乐。’您做到了。”

……

记者寻访刀会祥足迹的期间,正值傣家儿女欢庆一年一度的泼水节,而刀会祥这位傣家汉子却只能在天的一边为人们祝福吉祥。在水花溅起的祝福中,傣家人民听到了山那边传来的一首歌:

水,点点滴滴。水,年年月月。因为有你,月亮才能看到自己的美。彩虹因你而出现,故乡因你而美丽。孔雀为你而起舞,大象为你而祝福。是你谱写了神奇,是你把吉祥传给四方……”

《党的生活》杂志记者 高铭

责任编辑: 自建丽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