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灵回乡 云南悲戚 空姐白菊花替换彩色丝巾
2010-01-22 15:13:16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昨日上午12时30分,在海地地震中遇难的云南公安边防总队赴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李钦、钟荐勤、和志虹三位烈士的骨灰由专机从北京运抵昆明。下午2时30分,中共云南省委、云南省人民政府在云南公安边防总队举行追悼大会,沉痛悼念三名烈士,云南公安边防总队为三位烈士降半旗志哀,很多群众得知英灵归来,纷纷赶到云南公安边防总队大门口,以各种方式表达哀思,送三位英雄最后一程。蒙自、瑞丽等地群众及华人华侨也自发在英烈归来的同时组织举行了悼念活动。

车队从二环高架驶下,进入滇池路,路边的警察庄严举手敬礼。

一个小女孩来给英雄献花。

昨日中午,烈日当空,云南公安边防总队到机场迎接英烈的官兵们个个肃穆静立。12时30分,一架东航专机徐徐降落在昆明巫家坝机场。此前,为迎接英烈回家铺设的红地毯边,云南公安边防总队官兵已经静候了一个小时。

“为表示对烈士尊重,不干扰直播现场画面”,当天,只有云南电视台对活动做了现场直播。迎接仪式结束后,载有三位烈士骨灰的灵车缓缓驶出机场,行经春城路,从福德立交桥上二环高架。灵车车队进入滇池路,交警七大队对云南省人大路口至云南公安边防总队路段进行单向交通管制。云南省人大路口开始,沿途各单位组织了群众,学校组织了学生,手持菊花,拉起横幅,迎接英灵归来。

和志虹老家丽江驻昆明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拉起的横幅上写着“铿锵玫瑰志气如虹,纳西人民永远怀念您”,站在人群中间。云南省边防总队的近500名官兵在门口排起长队,拉着写有“边防官兵迎接战友回家”“英雄的战友,你们到家了”的横幅,迎接战友的英灵归来。期间,电视连续剧《英雄荣耀》的剧组人员送来匾额“英雄荣耀”,向三位烈士表示哀思。这部影片讲述了边防武警缉毒战争,而故事的主人公正是以此次地震遇难者李钦为原型。

昨日,云南公安边防总队为三位烈士降半旗志哀。下午1时,哀乐声在云南公安边防总队大院内响起,10分钟后,运送烈士骨灰的灵车缓缓驶进总队大院。烈士的亲属分别手捧遗像和骨灰盒,在礼兵的护卫下,走下灵车,迈入悼念堂。下午2时30分,悼念堂内新增了家属对三位烈士的敬挽。中共云南省委、省人民政府、云南公安边防总队为三位烈士在这里举行了追悼仪式。悼念会上,中共云南省委追授李钦、钟荐勤、和志虹三位同志“和平卫士”荣誉称号。

■迎英烈

东航专机:空姐白菊花替换彩色丝巾

昨日上午7时30分,首都国际机场停机坪,李钦、钟荐勤、和志虹等三位烈士的家属捧着烈士们的遗像和骨灰走下东航VIP专车,缓缓向飞机走去。登机后,骨灰和遗像被安放在头等舱。3位烈士的骨灰以及家属搭乘机身编号为B-5257的MU2055航班,于8时35分在首都国际机场起飞。目的地,昆明机场。

“为了安抚英烈家属的情绪,乘务员在整个飞行过程中非常注意沟通方式和沟通话语,让英雄回家一路顺畅。”这是东航山西分公司召开紧急会议时所强调的。

登机时,没有了往常欢快的登机音乐;客舱内增设了壁板,“向维和英烈致敬”;空乘摘下了脖子上的彩色丝巾,取而代之的是胸前的白花。客舱内的气氛显得十分沉重。“向把宝贵生命献给和平事业的英烈致以崇高的敬意,向英烈家属表示崇高敬意,并保重好身体。维和英烈浩气永存。”飞机起飞前,乘务长的声音通过广播在客舱内回荡。飞行途中,为英烈家属提供餐食的餐车上也摆设了白花。

12时22分,MU2055航班降落在昆明机场,三位英雄回归故土。

昆明街头:20个幼儿园娃娃举牌喊“一路走好”

“英雄们一路走好”、“我们接你回家” 、“维和英魂,永垂不朽”……三位烈士骨灰送抵昆明,昨日的昆明城遍布人们缅怀英烈的哀思。从昆明机场至云南公安边防总队的路上,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公安干警、群众、学生等数万人在公路两旁打出各种悼念的横幅,迎接英雄回家,群众们手持黄色、白色菊花,表达对英雄的深深悼念。

在滇池路长长的队伍里,一群小朋友格外引人注意,他们胸戴白花,举着“叔叔阿姨,一路走好”等各式各样的小牌子,带队的李老师介绍,他们是韦斯特幼儿园的孩子们,知道三位维和英雄的骨灰运送路线后,她们组织了20名大班的小朋友前来悼念,“为了加强对孩子们的教育,同时表达我们对英难的敬意,前几天就写好了各种小纸牌。”

下午1时许,当灵车经过长长的人群时,幼儿园的孩子们用稚嫩的声音齐声喊道:“叔叔阿姨,一路走好!”路边执勤的警察们向英雄敬上了标准的军礼。

悼念堂门口:来晚进不去灵堂,女子急哭了

昨日中午,记者在云南公安边防总队门口,见到了正在等待进入悼念堂的陈文光、陈文忠兄弟,他们两人手举李钦遗像:“老钦哥我们来看你了”。兄弟俩告诉记者,昨日一大早,他们特意从蒙自赶到昆明,因为来迟了,没能进入现场。“钦哥71岁的母亲去北京时,我们答应过他,今天一定要来送哥哥,可是现在进不去了”,陈文光显得特别的着急,“老人家当时特别叮嘱我们的啊!”。

65岁的张卫民举着红色的军官退休证向执勤的武警解释:“我是李钦的同事,可以进去吗?”张卫民告诉记者,自己是国际关系学院外语分院的退休教员,此前李钦毕业后留校和自己做了同事。

住在黄土坡的刘化兰赶到总队时发现进不了灵堂,她当即就急哭了:“路上堵车特别厉害,来晚了进不去了……”1年前,刘化兰在去海南的飞机上偶遇出差的和志虹,当时和志虹向她讲述了自己海地维和的经历,“她说在海地维和很辛苦,吃不惯那里的饭”,得知和志虹遇难后,这位与烈士只有一面之缘的市民几天来始终不能好好休息,她说:“揪心的难受,睡不着觉,吃不进饭……未能参加追悼会,很遗憾!到这里来只是想送她最后一程,希望她一路走好……”

记者 梁鸿兴 汤兴萍 杨晶鹏 汪艳霞 摄影:程艺辉 罗立高 段玉良 杨映波 李进红 马宏波(云南信息报)

责任编辑: 自建丽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