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绍平——傣乡的“绲里蝶里那岩龙都”
2009-08-03 18:31:52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他为人热心,凡事坚持原则,甚至到铁面无私的程度,被傣族群众称为“绲里蝶里那岩龙都”;他不宽裕,六年里却累计拒绝吃请500余次,拒收礼品等价值20余万元,他被誉为“打不通的铁墙”……

2008年6月8日,云南省孟连县勐马镇芒蚌寨子张灯结彩,老队长波叶章正在为小儿子的大喜日子宴请四方客人,可到吃饭时间了,主人波叶章却始终不让上菜,也不去招呼客人,而是焦急地在门口踱步,还不时向村口张望,好像在等什么……

正当所有人都纳闷时,只见一名身着武警制服的少校警官提着一包礼品疾步走进寨子,波叶章快步迎上去,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此时,客人们才回过神来,主人不开席是在等他的“干弟弟”———勐马边防派出所的警官朱绍平。

波叶章曾在芒蚌组担任队长十多年,在村里威望很高。由于工作上的频繁接触,朱绍平与处事公道、为人仗义的波叶章成了好朋友。那时,每当本组的群众发生邻里纠纷或是哪家受灾有困难等,波叶章都会及时反映到朱绍平那里,而朱绍平有什么事,也会跑到波叶章那里说说,两人情趣相投。波叶章家不管是栽秧收谷子、杀年猪等,都要把朱绍平请来,而朱绍平每逢泼水节、关门节等傣族节日,都买上一条烟两瓶酒去看望波叶章,村里面的人都说朱绍平是波叶章的“干兄弟”。

可就在2006年的时候,两人“兄弟”关系却陷入了僵局……

2006年11月初,正逢傣族过开门节。傣族群众历来就有逢过节或办喜事时年轻人在一起玩牌九或斗鸡的习惯。可是,那一年,云南省整治边境地区治安秩序行动,打击边境地区赌博活动,禁止赌博。然而,芒蚌组的十多名傣族青年却坐不住了,他们多次向队干部提出要在寨子里玩玩好好庆祝一番,说是显示新农村建设成效明显,也是表示芒蚌寨子名气大、有实力。村干部反复思考不敢点头,要他们去跟老队长波叶章商量。耐不住年青人的哀求,波叶章勉强同意了,但他嘱咐只能在寨子里面摆小点,不能太张扬。而就在此时,芒蚌组摆赌的消息很快也传到了朱绍平的耳边,他立即打电话给波叶章问个究竟,坚决要求他们立即停止一切摆赌活动,否则将依法处置。可是,玩得正在兴头上的傣族青年们哪里肯停手,在“派出所同意……”等流言的鼓动下,人越聚越多,场面越搞越大。最后,朱绍平不得不带着几十名干警前往清场,没收了所有的赌具,并传唤了部分人员调查取证,其中就包括波叶章。当时就有人骂“一点人情味都没有,还什么干兄弟,连老队长这个干哥哥也抓了”。但好多人却连连竖大拇指,“连他干哥哥做了坏事也不放过,朱警官就是朱警官,铁面无私啊,好人……”

这件事让波叶章很是没有面子,他十分恼火,觉得朱绍平没把自己这个“干哥哥”放在眼里。从那以后,波叶章见了朱绍平就远远地避开,兄弟关系疏远了……

那段时间里,朱绍平也十分苦恼,用他自己的话说“就跟失恋的感觉一样,老觉得心里空空的”。但他还是坚持像以前一样,每逢节日,都买上烟酒到波叶章家,农忙收割季节也去帮忙,而波叶章却始终没有理会他。他的老婆咪叶章忍不住劝说他,“人家都这样了,你还不理解,当初还不是你的错……”就这样僵持了一年多。

2008年5月,在家人的极力劝说下,思前想后很久的波叶章终于明白过来,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把小儿子结婚的请柬亲自给朱绍平送去,所以才有了波叶章为了等朱绍平不开席的一幕。

朱绍平对当地傣族群众这样,对他贵州老乡也一样有困难鼎力相助,遇事法不容情。2008年8月,4名在勐马的贵州老乡偷偷跑到境外收废品,返回时被正在路上开展奥运安保排查的朱绍平逮个正着,满以为朱绍平看在同乡的份上会高抬贵手,没想到价值3万多元的两车废品被没收不说,还因偷越国境被处罚。为此,在勐马镇的十多名贵州老乡几个月里都没搭理朱绍平,都说朱绍平没人情味儿,一点儿都不照顾老乡。后来,朱绍平让妻子在家设宴,宴请贵州老乡,反复解释,老乡们才总算表示理解。

在勐马镇群众眼里,朱绍平就是这样一个遇到事情他尽其所能热心帮助你,但又坚持原则,甚至铁面无私的人,傣族群众说他是“打不通的铁墙”,都亲切称他为“绲里蝶里那岩龙都”(意为热心帮助别人,但又很坚持原则,很固执的人)。

(邱云 徐宝雄)(普洱日报)

责任编辑: 唐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