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火照亮山寨
——记云南普洱勐马边防派出所政治教导员朱绍平
2009-08-03 18:03:53   来源:边防警察报
分享至:

眼前这位一米七四、留寸头、双目有神的少校警官,与人说话时,憨厚的眼神立刻会变得神采飞扬,一副爽朗的样子,只有想起他骑着那辆老掉牙的自行车走村串寨的背影时,才让人鼻子一酸;

他曾身患白血病,却精神矍铄,他右耳失聪,却声若洪钟,为了一个简单而又朴素的信念和感恩的心愿,在大山深谷之中奉献青春年华;

他就是现年36岁、2009年2月提任云南边防总队普洱边防支队孟连县勐马边防派出所政治教导员的朱绍平。

“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知足常乐和急流勇退绝不是强者,如果说死而复生是生命的绝唱,那我就要做为绝唱而生的强者。”    ——朱绍平

朱绍平是个与“死神”打过交道的人。十年前,26岁的他任勐马边防派出所勐马警务区警长。有一天,在为群众办理户口时突然昏倒,最后被确诊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

他是不幸的,但在病魔面前,他顽强地与命运抗争;他又是幸运的,在部队和医院多方努力下, 2000年9月14日,朱绍平在成都成功进行了骨髓移植。

出院后,朱绍平始终关注着同房的病友们,然而病友们在半年内相继失去了生命,说到这些他眼里有些湿润,转瞬,朱绍平又乐呵呵地告诉我们:“医生说我的手术很成功,可以一直活下去。”

当脱离死神的朱绍平说到“死”这个字时,没有一丝畏惧,当说到“生”时情绪激昂。生死之间,朱绍平感悟到了生命存在的价值。他告诉我们:“我过去也曾经计较名利得失,‘死过’之后,我更加珍惜部队和社会给我的第二次生命和厚爱,我要加倍地感谢部队、感谢社会,我要用生命回报社会和人民。”

朱绍平不愿提及曾经的爱情,也没有责怪和不满,他经历了一次爱情的考验。因为他患病且买不起房子,原来的女友与他分手了。朱绍平又是幸福的,朴素和真诚打动了爱情的天使,纯洁的爱情神话般地降临在他的生活里。妻子和家人被朱绍平的经历所感动,结婚时,做家具生意的岳父送了他们家具,就连他下辖区骑的第一辆摩托车也是岳父买的。虽然我们没有见到他的妻子和家人,但一种崇敬的心情油然而生。

朱绍平出院后,单位各级领导考虑到他身体虚弱,让他安心休养,并给予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朱绍平主动申请到辖区治安防范任务最繁重、情况最复杂的勐马警务区工作,在多次要求下,他于2002年1月17日重返岗位。朱绍平最怕别人把他当废人,他要用实际行动证明他是一个健康完好的人,是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朱绍平工作的边防辖区位于云南省西南部的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勐马镇,与缅甸第二特区邦康市仅一江相隔。这里聚居着傣、拉祜、佤等13个民族,86%是傣族。勐马边防派出所辖区90%以上为山区,80%以上的村寨不通汽车,最远的村寨距派出所80多公里。

朱绍平的十几本工作日记里,记载着2002年6月以来的一些基本情况:在警务区有一个村,17个居民小组……警务区最远的村寨距派出所有20公里……辖区大部分群众不会说汉语, 路程和语言成为我们走村串户的主要困难……给无依无靠的老人波叶沙、波玉永、咪玉永等,带几把面、一瓶油、几盒糖;给困难的王文豪家送点衣服;给困难的学生交点学费,农忙时给困难的人家一点钱、叫他们买点菜、请人把谷子收了……

“为了功德而做的功德,没有功德。我想,荣誉只有在那些人们能够自然拥有而不必强求的地方,它才成为一种美德。”这是朱绍平日记中的一段感言。

在他的日记里看不到日记的格式和浪漫华丽的语言,像个记事本又像个剪贴本,内容五花八门,但都是山寨里百姓的事,可以感觉到朱绍平是一个用心工作、用心生活、善于学习、善于积累的人。普洱公安局的领导介绍说,朱绍平总结的人口管理“三熟悉法”、增进与群众感情“三心法”、化解处置群体性事件“三靠法”,已被当地公安部门广泛推广应用,他还被经常邀请到培训班上作介绍。

朱绍平的口袋里一直装着小本,记一些刚学的傣语,还记一些他关注的事儿。下警务区没几天,朱绍平就发现傣族名字很难记。朱绍平反复摸索,终于发现新规律,即傣族父母名字会随子女名字变动而改变,一般只要记住长子或长女名就能推断出父母名字的“子女易名法”。朱绍平还发现,傣名前有“波”或“咪”字,表明已婚生子等信息。对此,他在短时间内基本就将辖区群众知晓率达95%,对重点人口知晓率达98%以上,成了名副其实的“辖区通”。

2009年元旦,勐马村委会主任召罗给朱绍平送来一面代表全村6410人心声的锦旗,上面写的是“群众的贴心人”。勐马镇镇长岩共相评价是:“朱绍平的工作虽然没有惊天动地,但勐马镇离不开他。他是群众的贴心人,是服务百姓的明星,村民们都喜欢他……”这话让朱绍平心里涌起阵阵暖流。

责任编辑: 唐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