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千万个这样的无名英雄!”
2009-08-03 16:44:18   来源:光明网
分享至:

“我们需要千万个这样的无名英雄!”——记全国优秀人民警察朱绍平

刺绣包背后的故事

在朱绍平的日记里记载着这样一件事: 2007年6月5日晚,勐马镇中心小学四(4)班学生玉窝相又来家中对我说:“叔叔,我没钱了。”我于是依旧给她钱,煮面条给她吃,检查作业后送她回学校。

像这样前来求助的贫困学生,在他的日记本中,最多的一天记下23个。

16岁的岩保,8岁时成了孤儿,家徒四壁,一年四季脚上只有一双凉鞋。朱绍平得知后,两年间每月自掏100元钱,供他上学,直到初二。

几年来,在勐马,朱绍平资助贫困学生18人,援助资金上万元。

朱绍平对群众的爱,象针尖一样细。一个冬夜,雨下得很大,寒气逼人,朱绍平忽然想起1995年从澜沧搬迁到勐马的杨学英一家,没有土地,只能靠租种田地、打工、养鸡养猪维生,全家5口挤在一间不足50平米小土屋里,生活极其艰辛,此刻一定正为生计而发愁。朱绍平骑了半个小时自行车,当他雨一把、泥一把地推开杨学英家,送上几件御寒的衣物棉被,并告诉她寨子已免去她家每年要交的200元管理费的喜讯时,杨家人喜极而泣,朱绍平也高兴地落泪了。

8年前,近60岁的傣族村民波相章胆离异后,成为孤寡老人,朱绍平便成了他惟一的亲人。一天大雨瓢泼,老人家里积水一尺多深。正当老人束手无策之际,朱绍平及时赶到,挖沟、排水、垒土。老人被诊断为骨癌后,朱绍平每天送水送药,还抽空陪他聊天,让老人体面地离开人世,并按傣家习俗操办了后事。事后,勐马派出所门口出现了一个傣族刺绣包,上面绣着“活雷锋朱绍平”几个字。

“让我多做点事吧”

辖区内有一个60岁的李大爷,20年前从河南来到傣寨“上门”,会一口流利的傣语,朱绍平一边帮他解决生活困难一边拜他为师学傣语。凭借学到的一点傣语,朱绍平走村串寨了解民情。短时间内,他对辖区人口情况的知晓率就达95%,对重点人口情况知晓率达98%以上,成了名副其实的“辖区通”,这对于交通不便的山区民警来说,是很难做到的。

1999年2月的一天,朱绍平突然昏倒在工作岗位上,经确诊为白血病,后经部队多方努力成功进行骨髓移植,2002年1月病情有所好转,虽然右耳失聪、体力下降,但他主动申请到辖区面积最大、人口最多、任务最重的勐马警务区工作。

辖区内住在山上的居民,大都十分贫困,加之交通不便,有的家庭甚至连买食盐、挂面、酱油都困难。朱绍平下乡时,经常在自行车货架上装上几袋食盐、挂面和饼干等,看见谁家困难,他就送上一点。

一次下乡途中,因劳累过度,他脸色苍白,不停地冒虚汗。周围的乡亲立即将他送进镇医院。当晚,朱绍平生病的消息传遍了每户人家。第二天一大早,乡亲们涌到医院。当看到脸色略有好转的朱绍平时,村民们禁不住悄悄流泪。他们想凑钱为朱绍平买一辆新自行车,却被朱绍平谢绝。

长期繁重的工作使朱绍平的病情很不稳定,多次累倒在走访一线,领导要给他换个轻松一点的工作。他说:“不行,我能活下来,是部队和人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就让我多做点事吧!”

群众的贴心人

与缅甸第二特区邦康市仅一江相隔的勐马镇,聚居着傣族、拉祜族、佤族等13个民族,其中勐溪移民村是云南省最大的移民安置区之一,闲散人员较多,各种纠纷时有发生。2002年,朱绍平帮一位村民办起了废品收购场,其余闲散人员很受“启发”,纷纷加入废品收购行列。从此,辖区清静了许多,小偷小摸等事也少了。

辖区有一户人家不知情,花1000多元买了一套被盗的音响。在处理此事时,女事主不但不交出赃物而且情绪激动。朱绍平心平气和地对她进行疏导教育,终使她回心转意。事隔3年,女事主告诉朱绍平,她背不起与“小偷”同流合污的罪名,当年若不是朱绍平的一番话,她很可能喝农药自杀了。

勐溪村曾有一起因上访造成的寻衅滋事案件,事发后当事人李某躲了起来。朱绍平三番五次地上门做其家人的工作,在真情的感化下,李某终于从千里之外返回勐马,连夜收拾衣物,主动到勐马边防派出所投案。

17来年,朱绍平在处理矛盾纠纷中,先后拒请拒吃300多次,拒收礼等价值20余万元。2004年以来,仅他化解的各类矛盾纠纷就有89起,所管辖的片区到2008年刑事案件发案率比2004年下降了64.7%,治安案件发案率同比下降了57.1%。他摸索出的“三熟、三心、三靠”群众工作法于2006年在全国边防一线推广。

近年来,朱绍平先后获得 “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公安边防部队群众工作标兵”等荣誉称号。2008年,他当选云南省首届“百姓最喜爱的十大人民警察”。2009年元旦,勐马村委会主任召罗给朱绍平送来一面“群众的贴心人”锦旗,2009年4月,勐马镇党委、政府给他送来“爱民模范” 锦旗,2009年4月16日,云南省政法委作出“向朱绍平学习的决定”。(作者:杨玺 任维东)(光明网昆明5月23日电)

责任编辑: 唐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