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先光
2009-07-29 08:00:00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编前语]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关于围绕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深入开展群众性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的指示精神,进一步弘扬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深切缅怀为解放云南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热情讴歌新中国成立以来我省涌现出来的先进典型,颂扬他们的感人事迹,弘扬他们的崇高精神,在全社会唱响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改革开放好、伟大祖国好、各族人民好的时代主旋律,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激励全省各族人民继续解放思想,坚持改革开放,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省委宣传部、省委组织部、省委党史研究室、省总工会、团省委、省妇联、省文明办等部门联合开展了“60位为解放云南作出突出贡献人物和6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云南人物”评选活动,并在群众推荐全国“双百”人物评选活动的基础上,结合近年来全省培育宣传先进典型情况,经召开评委会评审并报请省委领导同意,确定了“60位为解放云南作出突出贡献人物”和“6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云南人物”名单。

云南省 “6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云南人物”十   

古生物学家侯先光:为达尔文打“补丁”

    侯先光,男,汉,1949年3月出生于江苏丰县,九三学社社员,1977年参加工作,现为云南大学教授、云南省古生物研究重点实验室主任和研究员,博士学位。

    自1984年以来,一直从事云南澄江古生物化石的研究,终于揭开了寒武纪早期动物爆发性出现的科学奥秘,为我国古生物研究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做出了重要贡献。侯先光教授自幼就是一个爱刨根问底、探求事物发展规律的人。在南京大学读书、任教期间,他潜心研究科学,全身心投入探索研究生命轨迹的课题中。19世纪30年代,英国科学家达尔文进行大量科学考察后创立了著名的生物进化论学说,其中的一个核心论点是:生物物种是逐渐进化的。不过,达尔文在其著名的《物种起源》一书中预言:今后如果有人对我的理论提出挑战,那很可能来自对寒武纪动物突然大量出现的解释。科学家们经过长期研究后发现,迄今已有46亿年历史的地球,最初是一片冥冥混沌、没有任何生命的荒漠。直至距今5.3亿年的寒武纪早期,地球上的生命存在形式突然出现了飞跃。于是“寒武纪生命大爆发”的命题被提了出来,但这个命题难以被充分证实。

    时任南京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的侯先光教授从一份调查报告中获悉“帽天山页岩,从下到上有一种低等生物化石”和“德国米士教授获有三叶虫化石”。于是,他于1984年6月中旬来到澄江,每天跋涉20余里,跑遍大坡头附近的沟沟壑壑,劈开两三吨石头,寻找化石。最让他揪心的是,一个多星期了仍然一无所获。1984年7月1日是一个令世界震惊的日子。下午3时左右,一个半圆形、伍分硬币大小的化石出现在侯先光眼前,他为自己从未发现的这一新化石激动不已。正是这块化石标本敲响了澄江动物群发现的前奏。侯先光干得更欢了,突然,奇迹发生了,他一锤下去——石破天惊!??一个栩栩如生的虫体出现了,侯先光失声惊叫:“纳罗虫!”澄江动物群终于重见天日。于是,曾经遮蔽了生命起源历史隧道另一端的帷幕轰然裂开了一条缝隙,已沉睡了5.3亿年的寒武纪生物世界,从此撩开了神秘的面纱。在此期间,他收集到了上万的珍贵的化石标本,发表了7篇早期论文,获得中国古生物学会《澄江动物群系列论文》优秀论文奖。

    1987年4月17日,中科院南京古生物研究所正式宣布了一条震惊中外的消息:在中国云南发现的澄江动物化石群,距今5.3亿年,其化石之精美、门类之众多,为世界古生物之最。澄江动物群发现之后,瑞典皇家科学院院士、诺贝尔奖评委杨伯格斯琼教授发表评论说:“帽天山除寒武纪‘三叶虫’之外的大量化石发现,使全世界寒武纪大爆发的研究有了依据。”1990年,侯先光赴瑞典,与伯格斯琼教授合作研究澄江动物群。之后,国内外许多专家包括陈均远,舒德干等专家和研究组也加入了对这一重要动物群的发掘和研究。

    1984年以后的10年间,来自十多个国家的50多位古生物学家,在澄江帽天山地区采集了约5万块化石,这些动物化石分别属于海绵、腔肠、蠕虫、节肢、腕足等动物门。有的动物化石因前所未见而无法分属,只好以采集地命名为帽天山虫、抚仙湖虫、跨马虫等等。1984年到1990年间,侯光先在云南野外工作了400多天,先后在澄江、武定、晋宁大约1万平方公里的寒武纪地层,采集了上万块动物化石。正是基于这些标本,经过20年的潜心研究,已经完成发表了有关澄江动物群论文60多篇,专著4部,其中英文专著3部。在国际著名刊物上发表了有关澄江动物群各主要门类的系统性、综合性研究的论文。1998年,他获得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特等奖、南京十大科技成果奖、中国科学院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荣誉称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1997年,有关澄江动物群地球早期生命演化与寒武纪大爆发的研究,被国家列为“九五”攀登计划项目。 这一年8月,在瑞典获得博士学位的侯先光放弃舒适的物质生活,回国,回到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工作,作为二级课题负责人,承担国家攀登项目课题,与陈均远、舒得干、张兴亮等一批地质古生物学家澄江动物化石群进行了多次大规模考察和系统发掘,先后采集了近3万余件珍稀的化石标本。目前,一个以跨国科学家小组为核心的早期生命研究中心已经形成和逐步发展,澄江动物群宏观生物面貌已基本弄清:生物种类超过90属、100余种,现今生物的所有门类都可以找到其远祖代表。丰硕的研究成果表明,澄江动物群在研究生命起源上具有极其深远的意义。

    澄江动物群研究中极重要的成果莫过于发现了包括人类在内的脊椎动物的祖先——云南虫。凡是了解云南虫意义的人无不为之动容:它可是5亿多年前人类的始祖! 1991年,侯先光等人命名了云南虫。云南虫的发现,使脊椎动物在地球上出现的历史又往前推进了1500万年。云南虫是无脊椎动物与脊椎动物之间最典型的过渡型动物。它的发现使科学家们在为脊椎动物溯本清源时有了进一步的线索,虽然一时还无法明确指出脊椎动物演化的起点在哪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5.3亿年前它们已经出现在地球上了。人们普遍认为:云南虫是最早落户地球的“居民”。

  科学家们如今认为,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实际上并不是瞬间的爆发性变化,而是一种生物突变的过程,所展示的演化模式与达尔文所预示的完全不同,它不但证实了大爆发式的演化事件在5.3亿多年前确实曾经发生——在短短的数百万年期间,几乎所有现生动物的门类和许多已灭绝了的生物突发式地出现了。在这一个瞬间性突发的事件中,所有现生动物门类的结构蓝图就已建立,另外还有20余个已经灭绝了的生物种,与现生动物的分类系统没有任何关联。澄江化石群代表了寒武纪大爆发在短时间内进化成果的最为完整的化石记录,对描绘寒武纪大爆发所引发的生命多样性起着任何其他化石产地所不能代替的特殊作用。

    可以说,侯先光等人用自己的生命在探索着人类的源起,他们没有苟同于前人的结论,而是在自己认定的科学道路上沉默前行,为并不完善进化论打了一个必要的“补丁”。

    获奖情况:

    1、2003年度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并列第一);

    2、2004年度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

    3、2004年国家“五一”劳动奖章;

    4、2005年全国先进工作者;

    5、2005年云南省先进工作者;

    6、2006年首届兴滇人才奖;

    7、1999年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8、1998年南京十大科技成果奖;

    9、1997年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求是”奖集体奖;

    10、1997年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特等奖(第二);

    11、1997年中国科学院有突出贡献的中轻年专家;

    12.2008年国家引进国外智力贡献奖;

    13.2008年度十大地质科技成果奖;

    14.2008年中国十大科学发现。

责任编辑: 高佛雁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