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我国新型政党制度的优势
2018-04-25 11:36:46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一种新型的政党制度。政治学是一门很重要的社会科学,我国从古到今仅有丰富的政治思想,但缺乏系统化的政治学理论。现在遍布我国政治学教科书中的政治学理论都是西方政治实践的理论总结,譬如政党制度理论,是典型的以西方政治实践为研究对象的理论产物,其把政党制度分为一党制、两党制和多党制。我国当代政党制度,即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是西方政党制度理论中的一党制,也不是多党制,而是一种在世界上从未有过的新型政党制度。这一新型政党制度不是舶来品,而是植根于中国大地,土生土长出来的具有原创性的政党制度。

我国新型政党制度的产生既有历史的根据,也有文化的根源。我国的民主党派大多数产生于20世纪30、40年代抗日救亡的历史时期,共同的抗日目标和历史使命使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自然结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抗战胜利后,在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中国共产党再次与各民主党派形成高度的共识,而与国民党彻底分道扬镳。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各民主党派纷纷响应,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并迅速召开政协会议,协商建国大业,翻开了崭新的历史篇章。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之间形成了“领导关系”和“合作关系”,不仅是历史发展的自然逻辑,也是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在政治领域的自然延伸。中国传统文化崇尚“和合”,强调社会主体之间形成和谐、合作关系,这一思维习惯和思维方式在政治领域就形成了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之间很容易形成“和合”关系,而非竞争关系。

我国新型政党制度产生以后就展现出强大的国家治理功效,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发挥着独特的政治作用和特有的政治优势。第一,我国新型政党制度克服了西方两党制或多党制下,各政党之间的那种相互倾轧、相互恶斗关系。流行于西方的两党制或者多党制,在政治实践中经常出现“否决政治”效应、民粹主义效应、民族主义效应、社会撕裂效应等,内耗大,公共决策效率低,政治上层建筑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动作用不易发挥到最佳状态。而我国新型政党制度下,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的关系是政治合作关系,容易组织动员和整合各种资源投入到共同的事业中来,容易形成1+1>2的效果;第二,在我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之间还存在着政治监督关系,在相互监督、相互提醒、相互促进的机制作用下,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都能及时发现自身存在的问题和毛病,并相互督促加以改进,各政党都能得到健康发展,都能长期保持生机和活力;第三,我国新型政党制度,既发挥了中国共产党善于总览全局、协调各方的优势,也发挥了民主党派专业眼光、精英思维的独特优势,在重大公共决策中容易把长远利益与眼前利益、全局利益与局部利益、大众利益与精英利益、公共利益与阶层利益、国家利益与行业利益等有机统一起来,做到民主公正决策,保证整个社会利益关系的平衡,促进国家政治关系的和谐稳定。

总之,我国新型政党制度形成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的生动实践证明,其解决了我国公共生活中三个重大问题:一是促进了我国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二是保障了我国社会的持久稳定;三是不断激发出了我国社会的创造创新活力。这三个方面取得的、有目共睹的成绩充分说明,我国的新型政党制度是有强大国家治理能力的政党制度,这是它政治合法性的基础和强大生命力的来源。

(方盛举 云南大学政治学博士生导师、云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

责任编辑: 陈世金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