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网
首页 | 邮箱    
致敬拾光手艺人|付昆祥:记录云南人的航海梦
发布时间 2018-04-22 15:01:15 星期日  来源:云南网
播放次数:1
分享至:  

致敬传统技艺的守艺人,致敬对作品的精刻打磨,致敬岁月拾光的雕刻师。他们是“拾光”的生活家,是匠心的“守艺人”。雕刻时光,他们代言了云南人文精神内涵。

东原以产品精神内核致敬云南人文精神内涵。即日起至4月底,东原集团携手云南网开展“2018致敬拾光守艺人暨拾光生活家人物评选”,用拾光的温度与精致,致敬云南人文精神,致敬拾光的守艺人。

快快登录云南网专题页面(网址:http://special.yunnan.cn/feature16/node_82581.htm)为你喜欢的守艺人点赞吧!今天,让我们走进一个船模大师的远航梦!

寂寞的坚持

手艺的诞生需要大把时间的积淀。

一项手艺能被称为“奢侈”需要的更是日复一日的积累。

做一条船,读懂一段历史,收藏一条船,珍藏一段历史。梦想,注定是孤独的旅程。然而,在逐梦这一条路上,他已“孤独”坚持了三十多年。他的作品曾两次获得世界帆船模型锦标赛银牌,他的6条帆船被国外六家著名博物馆收藏,他真实再现了郑和舰队的雄伟壮观之象,他是中国中高端船模对外出口第一人,他是付昆祥。

就在一个略微炎热的日子里,一个带着框架眼镜面容和蔼的中年男子出现了,来不及把气喘匀,轻轻将怀里抱着的“胜利号”放在大理石的地面上。被打开了的橱窗玻璃门不容其他人插手,便或高或低,或近或远地移着展台,几次再几次。追求的是他心里的完美展出的角度。

片刻,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安排,嘴角泛起一丝弧度。彼时,橱窗旁已有不少人驻足观看。这个中年男子正是云南省的工艺大师付昆祥。这是一次付昆祥船模的展示,是他数百次展览中极为普通的一次,但是他的严谨却让人折服。

复原属于祖国的船队

胜利号是英国海军名舰。这艘名舰于1759年开始建造。1778年开始服役,第一次参战即俘获法国“独立兽角号”巡航舰。1805年在西班牙特拉法尔加角附近爆发的特拉法尔加海战中,以霍雷肖纳尔逊勋爵指挥的英国舰队一举击败了由维尔纳夫率领的法国、西班牙联合舰队,确立了英国作为海上强国的霸主地位。

“胜利号”是一座堡垒城市,可装有108门大炮,舰员850人,船上能贮存35吨火药和120吨炮弹,一次可连续行驶六个月,现仍停泊在英国的朴次茅斯港,成为忠诚、勇敢和恪尽职守的永恒象征,也是航海模型收藏家所钟爱的名船。也是付昆祥最早研制的船模之一。

图纸绘制

我们用嘴可以最为随意地编织出一个谎言,而手却做不到,手创造出来的东西,没有半点虚假,可以看到制作者的心。

与付昆祥老师的初次相见,让我对这个道理更加深信不疑。第一次拜访,更像一次冒险,并没有因为苦寻造船工作室不至而感到不快。大家落座,眼神却不能从精美的船模身上移开。

付老师对于制作船模的工作是热爱的,所以每一条船,便能配上一个精彩的故事。

制作中国船,讲中国故事的决心。这是他作为匠人的“初心”,此刻手艺不仅为养家糊口,更为心头挥着不去的历史自豪。了解海洋,了解大航海时代,或许是当今中国人必须补上的一堂必修课。历史停留于纸张书本,不免枯燥。历史的借鉴作用、激励作用,要如何最大化?一个匠人不愿为此说教,更不愿以名留青史为目标,以匠心与热诚固化历史,这就是他所能做的一切。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著名探险家金飞豹先生,两人重塑郑和舰队的想法不谋而合,当即决定做一支比例为1:49的郑和舰队。说做就做。2011年开始,他全身心投入到郑和舰队的打造中。“为外国人做了那什么多年的船模,今天终于可以做我自己的船模了,这是我事业的第一件大事。”

由于记载郑和船的图片、文字资料极少,为了敲定船型,他拜访福建、广州多地老手工艺人,多番研究考证后敲定船型为福船形。为确保船只比例的精细严明,一厘米误差他也会反复改进和测量,一直未戴眼镜的他,在48岁这年戴上了。工作中的他专注得只能容下他和他的船,在一次雕刻船上窗户时,刻刀刺断了他左手食指上的两根肌腱,但他却不以为然,以致错过最佳诊疗时间,直到现在他的左手食指仍然不能弯曲。正是在这样反复的“自虐”中,历时3年,耗资百万打造的郑和舰队终于在2014年7月完成。208艘舰船在2700平方米的展厅内呈飞燕型依次排开,最大的宝船立于中间。船上配备的水手、官兵,随行工匠等各类人员达9000多人。船只做工精细,精致到每艘船上都仔细考究窗户该用何种图案,船尾的建筑应采取怎样的建筑风格、船上分工明确的各类人员应穿着怎样的衣物,配备怎样的工具,船只上的各类旗帜应采用怎样的颜色和字体都深有讲究。只要能想到的当时舰队上可能配有的东西在上面几乎都能找到。置身其中深有一种穿越之感。“当和我的船站在一起时候,我被感动和震撼了。”然而,被感动和震撼的又怎会只有他一人?

我们不曾目睹,一艘船模制作日日夜夜所消磨的智慧与汗水,我们也不会体味打磨中飞出的细碎木屑飘入鼻孔,握住刻刀的双手磨出厚厚老茧的感觉,我们甚至一生可能叫不出专业制作功法的名字。可是跨越了大洋,沟通了文明,穿越了历史的船模却真实可感地出现在我们眼前,供所有人观赏!

传承千年时光的守艺人,在年轮的慢慢轮转中,摩挲出一件件传世佳品,正如东原在产品创作时的精雕细琢。带有时光温度的作品,相信城市中的拾光生活家们能够细细品味,让我们开启这场穿越时光的人文之旅,在拾光中还原生活的精致。

云南网 记者 李赟静

责任编辑: 字月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