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网
首页 | 邮箱    
在闹市深藏功与名的滇剧团
发布时间 2018-04-16 08:56:30 星期一  来源:云南网
播放次数:1
分享至:  

致敬传统技艺的守艺人,致敬对作品的精刻打磨,致敬岁月拾光的雕刻师。他们是“拾光”的生活家,是匠心的“守艺人”。雕刻时光,他们代言了云南人文精神内涵。东原以产品精神内核致敬云南人文精神内涵。

即日起至4月底,东原集团携手云南网开展“2018致敬拾光守艺人暨拾光生活家人物评选”,用拾光的温度与精致,致敬云南人文精神,致敬拾光的守艺人。

快快登录云南网专题页面(网址:http://special.yunnan.cn/feature16/node_82581.htm)为你喜欢的守艺人点赞吧!

今天,让我们一起感受一群守艺人因为热爱而相聚,因为热爱而坚守的故事。

身居闹市 深藏功名

滇剧是丝弦(源于较早的秦腔)、襄阳(源于汉调襄河派)、胡琴(源于徽调)等声腔于明末至清乾隆年间先后传入云南而逐渐发展形成的,流行于云南九十多个县市的广大地区和四川、贵州的部分地区。2008年6月7日,“滇剧”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篆新农贸市场,老昆明眼中最为便捷,同时也是农产品最为丰富集中的农贸市场,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看似“嘈杂”的传统市场与滇剧传承会发生怎样的联系。

在人头攒动的菜市场里,如果不是有人特地指引,很少有人会注意到从一个极具历史感的楼梯口进去,会有一个滇剧团在这里,每一天演绎着“悲欢离合”。

这个剧团的名字叫做昆明市滇剧花灯团,成立已将近30年,从演员到琴师,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而滇剧团落地篆新农贸市场也有9年之久,每个演员每天可以获得8至20元的工资外,没有很多的收入,在这里看不动“名与利”。

每天观众在30来人,只用支付6元门票,便可以享受一天的滇剧演出,风雨无阻。其中有的观众甚至有属于自己的座位。

源于市井 生活气息浓厚

杂调于明末至清乾隆年间先后传入云南而逐渐发展形成的,逐渐吸收当地民间艺术,形成具有自己特色的地方戏曲剧种。滇剧的丝弦、胡琴、襄阳三大声腔和一些杂调,都来源于省外传人的戏曲声腔:丝弦源于秦腔,胡琴源于由腔演变成的徽调,襄阳源于楚调(辛亥革命后改称汉剧),三种声腔,传入云南后,结合云南的方言语音和风土人情、民间音乐,变化形成了滇剧的三大声腔。此外,滇剧的昆头子、昆倒板之类,同昆腔有关,而平板、架桥、人参调、安庆调等,则同吹腔(又名石牌腔)有渊源关系。这些声腔在云南戏剧舞台上融汇就形成了滇剧。

滇剧的表演善于刻画人物和富于生活气息,如《牛皋扯旨》中的牛皋与陆文亮,《烤火下山》中的倪骏与尹碧莲,都是通过具有丰富生活内容的动作,表现出人物矛盾的过程,体现角色的思想感情。另一特点是语言生动,通俗流畅,具有地方民间歌谣的风格,如《秦香莲》一剧中的许多唱词。

 
 

演艺与梦想:做对艺术要求高的“高龄演员”

“滇剧看似有很多市井主题,可演出却容不得半点马虎。”高琼英说到,她是剧团的团长,也是剧团里面的主心骨。“别看我们都是高龄演员了,对艺术的追求要求还是很高得嘞。”“经常还会相互有一些纠正,可能会是小争吵,但是绝拖不过第二天,毕竟大家相识太久太久,又都爱着滇剧。”

滇剧的三种主要声腔,结构均为板式变化体,都有倒板、机头(类似回龙,但变化更多)、一字、二流、三板和滚板等板式。此外,各声腔又有各自独有的板式唱腔,如丝弦腔有安庆调、坝儿腔、二十四梆梆、飞梆子等;胡琴腔有平板、架桥、梅花板、人参调等。伴奏乐器丝弦腔以锯琴(近似秦腔的二股弦)为主,襄阳腔、胡琴腔以胡琴为主。此外尚有南胡、月琴、三弦、撒啦(大唢呐)、叫鸡(小锁呐)、笛子等。打击乐器有小鼓、大鼓、梆梆、提手、大锣、小锣、钹、碰铃、镲等。“滇剧虽然是地方戏种,但是伴奏唱腔却极为讲究,我们这些年岁大的人坚持到今天,就是不希望看到这些剧目消失。”

“剧团与其说怎么发展,倒不如说是怎么更好的回报我们这些老观众吧。”的确在这里要赚钱、要成名似乎有些不切实际,“有得意就有失意,没有敲不歇的锣鼓。”对滇剧有认知的,喜爱的人越来越少了,但是无需气馁,“在滇剧的发展历史上,我们剧团可能算不上什么浓墨重彩的一笔,但绝对算得上最努力的一群人了吧。”

“排好我们想要演出的戏,活一天就为大家演一天”不知是哪位演员,在采访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乐声想起,庄重委婉的胡琴腔,如泣如诉的丝弦腔,轻快幽默的襄阳腔。在这里渐渐已经敌不过那一声声的由扩音小蜜蜂传出的“清仓大处理”了。台下看戏的观众们,鼓掌,叫好,虽然这些喝彩不似年轻人般具有活力,但是可以听得出对滇剧的热爱是真正发自内心。

传承千年时光的守艺人,在年轮的慢慢轮转中,摩挲出一件件传世佳品,正如东原在产品创作时的精雕细琢。带有时光温度的作品,相信城市中的拾光生活家们能够细细品味,让我们开启这场穿越时光的人文之旅,在拾光中还原生活的精致。

云南网 记者 李赟静

 

责任编辑: 字月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