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为何频频受伤?
2017-12-27 16:26:42   来源:南方日报
分享至:

  广州农林下路各街道办协同城市管理部门及志愿者进行单车的整理

  占地数亩的池塘里,“藏”在水底的共享单车露出水面,横七竖八地躺在淤泥里,车胎经长期浸泡已腐烂……近日,广州市天河区长兴街道岑村的秦先生散步时,眼前的情景,让他感到“震惊”。“没有人知道是谁干的。”附近一家杂货店的店主惋惜地说。

  这仅是共享单车遭到人为破坏的一幕。近期,南方日报记者随机抽取部分区域蹲点观察发现,尽管在社会各方的呼吁下,各地各有关部门加强了对共享单车的管理,但共享单车遭破坏、人为违规停放等现象,依然很普遍。

  如何让市民守好道德底线,共同筑起“道德约束力”,切实既共享又共责,是社会治理必须解决的一道难题。

  “不闻不问” 有车被埋入垃圾堆

  “它让我们的城市生活变得美好,但为何却得不到应有的爱护?”在秦先生看来,共享单车使用量大,因为城市空间的不足而带来密集停放问题,尚可理解,但他始终不解的是,为什么有些人要损坏共享单车,“难道就是为了发泄自己的情绪?”

  “共享单车多得如垃圾一般!”在海珠区红卫新村中华大街,居民对到处乱放的共享单车十分反感。在中华大街这条宽不足5米的小巷,路上东一簇西一簇地堆着共享单车,这些单车被粗暴地堆叠在一起,影响路人通行。而在中华大街尽头的一处垃圾堆,共享单车却像垃圾山一样,堆在垃圾堆边,部分车辆甚至被埋进垃圾堆中。

  “前几天,有共享单车企业的人过来清理了一批,但今天又变成这样了。”一名环卫工人感慨地说,“很多人骑完共享单车后乱停放,我们没能力清理,只能先堆在一旁。”

  记者观察发现,垃圾堆旁就是红卫新村的菜市场,也是几条小巷的交汇点,人员流动量大,不少人使用完就将共享单车随手一扔。“大家都这么停,这里停也方便,走两步就到市场了,而且这里没有说不能停。”一个共享单车用户说。

  记者现场看到,海珠区振兴大街靠近大干围工业区,道路上大型货车来来往往,很多共享单车被堆到路边角落,部分单车已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尘,有几辆单车则被重物碾压,支架已变形。其中,很多共享单车品牌的企业已倒闭,但车辆仍遗落在大街上,无人回收。

  “长期以来,共享单车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大量投放车辆,但因为回收和维修的成本高,不少企业都对已损坏的车不闻不问。”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蝴蝶效应” 不道德用车造成负担

  16日20时,广州南华中路,一群“单车猎人”在街头悄然汇合,开始他们一整夜的“捕猎”拯救单车行动。

  80后的洲民(化名)是“猎人”群中的“领头羊”,刚进入巷内三分钟,他就找到了“猎物”——被损坏的共享单车。

  “我们先举报,然后再把车‘救’出去。”洲民向记者演示了“捕猎”过程,使用单车软件上的举报功能,随后拍摄并上传受损单车照片。据不完全统计,在广州,像洲民这样的单车猎人有200多个,全国有6000余人。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因热爱共享单车而成为“猎人”一族。

  “真正极端的破坏行为已比较少见,但小小的不道德用车,却容易成为全社会的麻烦。”洲民举例说,今年4月中旬,同福中路一个老建筑发生火灾,由于胡同内乱停着大量共享单车,消防设备一度无法入场,险些酿成大的灾害。

  不过,在单车猎人们看来,真正影响共享单车使用的,除了“拆锁、涂改二维码、破坏单车”等恶意行为外,还有“不锁车、把车子骑进车库、乱停乱放”等不规范使用行为。

  “这就是蝴蝶效应!”一个单车猎人告诉记者,市民小小的不规范使用,最终造成单车损坏,而大量损坏被弃的单车,又让城市饱受“单车围城”之苦。

  22时,广州塔下,一个市民将共享单车停在人行道中间,五分钟后十余辆单车在此错乱停放。这种“羊群效应”每天都在街头上演。

  猎人们发现后,立刻将一辆辆共享单车,按照轮毂相叠的方式,在人行道花坛一侧停放。“这种盾形摆车方式,一方面车子互相依靠,比较稳定,不会乱倒;另一方面,车子占用的空间少了三分之一。”一个猎人说。

  “及时纠正” 引导市民规范停车

  根据相关规定,对蓄意破坏共享单车的行为,可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处以五天以上十天以下的行政拘留。破坏的单车金额超过5000元的,可以以破坏公私财物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南方民间智库专家委员会副主席彭澎认为,共享单车被破坏,背后的原因很复杂,其中既有市民不当的用车习惯,也有部分人蓄意破坏公私财物的阴暗心理。

  其实,针对共享单车的城市管理难题,不少地区已开展治理探索。广州“随手扶”志愿者群体就是发动社会力量治理共享单车的实践之一。

  今年7月以来,越秀区农林街通过招募“随手扶”志愿者队伍,在辖区内5条主要马路、地铁站入口及菜市场周边划定重点整治区域,对单车乱摆放问题进行集中治理。

  15日7时30分,位于中山一路的广州市第十六中学,上课铃刚响起,还没来得及进校的学生,连忙将单车放到路边,冲进学校。

  学生们进校了,共享单车却杂乱地堆在校门口。此时,一群身穿白马甲的志愿者很快出现,他们将未停好的共享单车,一辆辆扛到路边;将未来得及上锁的车子,顺手锁上。20分钟后,校门口散乱停放的共享单车被整齐摆放。

  “这是我们‘随手扶’志愿者和城管共同努力的成果。”农林下路城管执法队队长陈宇航告诉记者,这支由多方力量联合组成的队伍,从每天早上7时半开始,会固定出现在中山一路的广州市第十六中学和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门前,疏散市民随手停放的共享单车。

  王阿姨是“随手扶”志愿队的专职志愿者,她每天花6个小时来疏散、引导市民正确摆放共享单车。“很多市民,特别是骑着共享单车的学生,其实都是讲道理的,对我们的劝说,他们都能理解。”王阿姨说。

  王阿姨观察发现,很多地方,明明是不允许停共享单车,但只要有第一个人违规停车后,就会有不好的带动效应。“我们需要及时纠正,引导市民规范停车!”

  记者手记

  共享单车更需社会“共责”

  每个用户使用共享单车的习惯不同,把单车停进小区、胡同,对个体骑行者来说是最方便的骑行方式,但对其他使用者来说,无疑成了破坏公共规则的行为。

  其实,无论是城市管理者,还是单车企业,对何处安放单车,早已给出了方案。然而,令人惋惜的是,即使是城市街区的黄金地段所设的单车停放区,却依然面临无车入港的尴尬。最终,一辆辆单车散落在道路的角落,蝴蝶效应形成,大量单车最终挤压掉了原本属于行人的空间,成了市民的“眼中钉”。

  面对这种情况,一方面,共享单车企业应主动承担管理责任,调配并消化好闲置单车。已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更应履行最后一道社会责任,避免让曾经的共享单车沦落为“共享垃圾”。

  从市民的维度来看,在追问共享单车造成城市管理问题的同时,也应该反思,我们能为共享单车和这座城市做些什么?

  “我相信,社会上想恶意破坏共享单车的,或者说不负责任地使用共享的人,还是少数。”诚如家住白云山景区附近的刘先生所言,共享单车的社会问题虽很多,但关键要根据问题产生的原因,找到好的治理办法。刘先生认为,人们都有从众的心理,第一辆车乱停乱放了,后续就会有很多人跟风,因此,要通过发动志愿者等方式,动员社会的积极力量,及时纠正错误的用车方式,“让想乱摆放的人感到不好意思。”(记者汤凯锋 徐勉)

责任编辑: 耿颖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