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猪下崽摆酒设宴 让村民头疼的“奇葩红白事”铺张浪费
2017-06-23 15:01:07   来源:央视网
分享至:

母猪下崽摆酒设宴 被礼金“绑架”的乡村风俗荒诞不羁

  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会:每到节假日,随份子吃酒席就像赶场一样。红白喜事、祝寿乔迁,亲朋好友随个份子送点礼,大家在一起吃个饭喝个酒,是很多地方的风俗。

  但是,近些年来,这样的风俗却渐渐变了味。不光是讲面子、讲排场、比阔气,为了收回礼金,办酒席的名目也越来越多,甚至有的地方连“母猪下崽”也要摆场酒。 人情消费越来越高,人情渐成“人情债”。

  被礼金“绑架”的乡村:沉重人情债

  在重庆市巫溪县,办酒席不仅存在铺张浪费的现象,而且在婚丧嫁娶之外,还有名目繁多的“无事酒”,让老百姓苦不堪言。重庆市巫溪县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丁柱功告诉记者,在当地,高考失利有“安慰酒”,出狱返家有“洗心革面酒”,小孩子还没出生就有“保胎酒”,连母猪下崽也要整个酒。

  有事没事,找个事就整酒,这在巫溪县还带旺了一个产业:喜宴会馆。这些喜宴会馆平时不接散客,专门承办酒席。原某喜宴会馆老板王永周告诉记者:“生意火的时候真的不得了,特别2013年那时候达到一个顶峰,每天晚上我觉都睡不着,我要考虑第二天的包席。”

  在尖山镇的大包村,今年68岁的李福田,还保存着近些年人情往来的账本。记者数了一下,在2013年,李福田共送出去了39笔人情钱,平均一个月至少要喝3场酒。李福田说,自己一年挣2万元,除了自己的生活费,这个钱就送了人情。

  通过村规民约禁止整无事酒

  送出去的礼金多了,为收回礼金,自己没事找事也整次酒,这样就陷入了从怕吃酒到不得不吃酒,又到自己整酒的怪圈。那么,如何跳出这个怪圈,刹住整“无事酒”的歪风呢?

  在塘坊镇的安乐村,记者看到布告栏里,整酒禁令被写进了村规民约。2014年4月15日,安乐村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禁止整无事酒的提议得到了大多数村民代表的同意。整酒禁令规定:除了婚丧嫁娶以外,村民不能举办或者参与其他一切整酒行为。

  巫溪县塘坊镇安乐村党支部书记李吉文说:“规定比如说整什么搬家酒,你高山移民(政策)这一部分就不能优先享受。比如说低保,整酒以后,你就是达到了(脱离)贫困线的标准了,你就不能吃低保了。”

  到2015年底,巫溪县298个村全部出台了关于禁止整无事酒的村规民约。

  设置“总管”为奢靡酒席瘦身

  巫溪县大包村的村民袁京福这些天高兴得合不拢嘴,因为他的儿子明天就要娶媳妇过门了。在当地,娶媳妇摆喜酒可是件大事,袁京福计划要摆40桌酒席。

  近些年来,在巫溪县,人们办酒席的攀比之风和浪费之风越来越盛。巫溪县居民杜爱明告诉记者:“我记得我结婚的时候,剩菜剩饭你知道我吃了多久吗?足足两个月,还有许多的菜已经倒掉了。”

  这次给儿子办婚宴,袁京福也不想丢面子,计划一桌酒席上24个菜,还要请婚车和乐队。

  酒宴前前后后,有一个人很忙碌。他就是被大家称为“总管”的龚方清。龚方清是巫溪县司法所的一名退休干部,他既不是袁京福的亲戚,也不是同村的人,他的工作就是帮办酒席的人省钱。

  这次婚宴,除了减少8个荤菜,龚方清还省掉了50个帮工的红包钱,这一项又省了1000元。龚方清说,这样不仅节约,而且恢复了过去邻里之间相互帮助的好风气。另外,龚方清还省去了烟花、婚车和乐队,整个婚宴算下来节约了12000多元。袁京福说,自己一年大概收入五、六万元,这一万多就省下来五分之一了。

  为了让办酒席的主人家既能少花钱又不丢面子,龚方清总结了七步节俭法,在他所在的尖山镇推广开来。而从2013年开始,巫溪县更是在全县范围内定期举办“总管讲堂”,让全县的总管经常聚在一起交流节约的经验。

  重庆市巫溪县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丁柱功说:“现在我们全县有500多名总管,他们在酒席上吹起了节约之风,既能为主人家节约银子,又能为主人家保住面子,让他们避免了‘踮起脚为人’的尴尬。”

  镇党委委员计划摆宴敛财40万遭撤职

  这些村规约束住了村民们,但那些带头整酒的党员干部,谁来整治他们呢?

  袁太平,2008年当选为巫溪县文峰镇的党委委员,人武部部长。2014年11月,他乔迁新居,计划整一场搬家酒,他告诉记者:“计划办100桌左右,收礼金30到40万这样子。”

  为了刹住当地整无事酒的歪风,2014年4月,巫溪县颁布规定,严禁党员干部职工以乔迁履新、升学参军、小孩出生等理由借机敛财。明明知道有这禁令,但袁太平还是以为经过这些巧妙的安排,可以蒙混过关。办事当天,袁太平自己为了避嫌,带办公室人员下去检查工作,让父母在酒席现场打理。

  整酒当天,还没有正式开席,就从酒席现场传来了一个消息:上午10:30左右,县纪委下来了工作队检查。最终,袁太平被免职,并被处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自2014年4月,巫溪县开展“无事酒”专项整治活动以来,“无事酒”的场次比往年同期下降了90%左右,每年为老百姓节约人情送礼资金约10亿元。

  以良好党风政风带动社风民风

  人情往来几乎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事,这也无可厚非。但是,也要在保持传统风俗的基础上,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从巫溪的经验看,其实就是“上有政策,下有良方”。

  一方面,要通过政策取向,引导人们尤其是党员干部带头减少铺张浪费,杜绝无事整酒,以党风政风带动社风民风;另一方面,也要通过村规民约,想办法让村民自我管理,自我约束,让村民不用担心没有面子,从份子钱当中解脱出来。移风易俗树新风,农民农村展新容。

责任编辑: 陆月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