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届“云岭十大孝星”提名奖 扁地
2017-11-14 15:54:35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在香格里拉市建塘镇红坡村,扁地一家五代同堂、子孙孝老爱亲的故事口口相传。与妻子格茸婚后共育有3个女儿,日子虽然并不富裕却很幸福,如今家里一共7口人,二女儿和小女儿早已嫁为人妻,他与94岁的祖母主玛央宗、79岁的岳父七林农布,当家的大女儿七林拉姆和女婿益西,还有两个可爱的孙子、孙女生活在一起。

    祖母主玛央宗17岁嫁给了七林拉姆的两个祖父,孩子夭折后,主玛央宗受到很大的打击,曾一度病倒,再加上当时的医疗条件极差,她永远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主玛央宗50多岁时,先后送走了两个丈夫,家里只剩下小姑子和年幼的侄儿七林农布与她相依为命。

    转眼,七林农布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结婚不久,家里多了4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原本只有3个人的家庭变得热闹起来,可随之而来的也是更重的家庭负担,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里,断粮是常有的事情,一家人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可不论日子多难熬,七林农布总是会先把青稞炒面放在主玛央宗和母亲的碗里,他总对妻子和孩子们说:“我们饿几顿没事,但老人一定不能饿着。”后来,七林农布的母亲和妻子先后去世,孩子们也都纷纷长大成家了。都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1981年,20岁的扁地成为家里的上门女婿,七林农布对主玛央宗的孝心也感染着年轻的扁地,如今他从岳父肩上接过养家糊口的担子已经整整36年了,他也从当初的青葱岁月步入了饱经沧桑的中年,这36年的时间里,他经历了与妻子的生离死别,也用厚实的肩膀扛起了整个家庭的希望,时间改变了人的容颜,唯一不变的是这个家庭几代人接力赡养着主玛央宗老人,让这个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感受到了阳光般的温暖和亲情。

    女儿结婚后,扁地拿出家里的积蓄给女婿益西买了一辆农用车,小伙子为人勤快,在农忙之余还能靠农用车拉货补贴些家用,加上一家人夏季捡松茸的钱,爷俩商量着过两年盖栋新房。不幸的是,2008年初,益西由于疲劳驾驶,致他人终身残疾,每年都要赔偿高额的医药费和生活费。

    2013年,扁地的妻子格茸由于胃部病痛数次在迪庆、丽江住院检查,仍未见好转,2014年初,扁地和女婿决定带格茸到大理检查,经大理州人民医院检查确诊为胃癌早期,需尽早接受胃部切除手术,由于格茸的胃部需要切除60%,入院手术和术后治疗费用高达26万元,与女婿商量过后,扁地卖掉了家里的4头乳牛,加上全部的积蓄勉强筹集够医疗费,给妻子做了手术。遗憾的是2015年9月,53岁的格茸因胃癌复发去世。

    2015年底,香格里拉市开展精准扶贫入户调查,建塘镇政府工作人员在经过多次走访后,决定将扁地家列为精准户,不料却遭到扁地的极力反对,“我当时跟他们讲,现在国家政策那么好,我们每年都可以拿到各种补贴,再加上我家也有劳动力,如果不是这几年连续遇到女婿车祸、媳妇生病的事情,我们家也可以靠自己的劳动住上新房,过上小康生活。”扁地告诉记者:“现在很多年轻人,明明可以靠自己的双手过上好日子,非要等起国家来救济,不愿意劳动,你如果不劳动又有谁可以帮得了你呢?”

    2016年,扁地的岳父七林农布因风寒两次住院治疗腿疾,并接受手术,接二连三的变故和病痛让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变得雪上加霜。建塘镇政府决定将主玛央宗老人列为五保户,却依然遭到扁地反对,理由是,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理应做孝老爱亲的带头人。他说:“我们家虽然条件没有那么好,但是照顾一个老人还是做得到的,对于我们藏族来说,赡养老人是一种传统美德,是一件积福的事。而且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我就应该起带头作用,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我就真对不起戴在胸口的党徽了。”

    扁地一家孝老爱亲的故事在香格里拉市建塘镇不算是个例,却也影响着一批红坡村的年轻人,他们向扁地一家学习孝老爱亲的优良传统,在村里吹起一阵孝老爱亲的清风。扁地作为一名藏族党员以身作则,不等不靠,立志要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奔小康,这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基层共产党员的责任担当。

责任编辑: 张云芳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