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届“云岭十大孝星”提名奖 熊玉发
2017-11-14 15:54:15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熊玉发,男,苗族,1981年5月10日生,现年30岁,小学文化,中共党员,现任阿猛镇水塘村民委中寨坝村小组组长。

    在砚山县东部山坳的一个小村庄里,有一个从小就失去双亲的孤儿,他寄人篱下,坚强地活着,多年来,他不仅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将两个弟弟抚养长大,而且还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年迈的爷爷奶奶,同时,他还用一颗赤诚善良的心将爱洒在中寨坝村,他就是该村村小组组长熊玉发。

    26年前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天空划起一道道闪电,在轰隆隆的雷声中,熊玉发的父亲被病魔夺去了年轻的生命,抛下了他们母子四人,那年熊玉发才4岁,次年,母亲并带着仅有2岁半和一岁的两个小弟改嫁他乡,熊玉发只好跟村里的一个大爹在,7岁时,其母亲又去世,两个弟弟受继父的冷眼,不仅不能读书,而且每天必须去砍柴、放牛、割草,才给饭吃,其大爹看着心里隐隐作痛,尽管家里已经有5个孩子,家庭负担很重,但还是把他的两个弟弟接回来抚养,从此兄弟三人相依为命,大爹、大妈都是好心人,尽管家庭十分困难,但还是供熊玉发上学,然而熊玉发是一个比较懂事的孩子,他也深知大爹大妈的艰难,每天放学回家,他不去砍柴就是去割草喂牛,晚上还要跟大点的哥姐推磨或冲米,长大后总是帮着大爹大妈干农活,两个弟弟则帮着放牛和做点家务,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他们也渐渐长大,由于家庭负担太重,熊玉发小学还未毕业就辍学回家了,16岁就成家,为减轻其大爹的负担,17岁就带着两个弟弟自立门户并与爷爷奶奶一起共同生活,从此,年轻的夫妻俩就承担起抚养爷爷奶奶和两个弟弟的重任。

    在漫漫的人生历程中,熊玉发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和一颗赤诚的心呵护着自己的两个小弟弟,悉心地照料着年迈而又体弱多病的爷爷奶奶,谱写出一曲曲动人的赞歌。

    “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人们常说“情投意合才能成为夫妻”,“做夫妻也要门当户对”,熊玉发是个苦孩子,他妻子也是一个父亲早世的孤儿,在冥冥之中,他们俩结成了伴侣,相似的经历使这一对年轻人在相遇中相知相爱并不断在延伸。多年来,不管家境怎么贫寒,他们对亲人的爱与感恩依然不减,他们依然默默地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力所能及地报答着抚养过和关心过自己的人,在石头旮旯里“脸朝黄土背朝天”、早出晚归的苦,虽然无力供两个弟弟上学,但夫妻俩始终信守着“长兄为父、长嫂为母”的传统道德观念,将两个弟弟抚养成人并安家立业,为让弟弟和弟媳自信、自立、自强,早当家,他还帮助两个弟弟盖起了房子,并分家各自居住,现在,两个弟弟和弟媳都外出打工挣钱去了,然而,他们夫妻俩依然走不出山门,他们牵挂的还是年事已高的爷爷奶奶和大妈,而且还在多年如一日、无微不至的照顾着87岁和86岁高龄的爷爷奶奶和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大妈。俗话说“晚来的雨老来的病”,爷爷奶奶真是“病坨坨”,一病就是好多年,而且每个星期都得要五六十元的医药费,这对于一个因为讨了弟媳和盖两个弟弟的房子而负债累累的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怎么办呢?为了给爷爷奶奶治病,熊玉发夫妻俩只有拼命的苦,一个在山里干活和放牛、一个在家里照看老人和喂鸡猪,省吃俭用凑医药费,同时,为了减少医药费开支,只有小学文化的熊玉发不得不自学当起了“乡村医生”,每个星期都要跑到10多公里外的石板房医疗点去买药来给爷爷奶奶打针治病,就这样,一晃就是10年,用他本人的话说,“老人不容易,没有老的也不会有我们和我们的今天,再苦再累,我们也应该照顾好老人,哪怕再困难,省吃俭用,也要努力让老人安度晚年!这样,如果哪天老人不在了,我们也心安!”。

    熊玉发不仅是一个好的“父母”和孝子,而且还是一个坚强而又执着的热心人。30年前,因为一起纠纷,本村吴某拿铜炮枪打熊某,从此吴家与熊家闹得不可开交,积下了深怨,老一辈相互都不往来,儿女相互不准结婚,村干部都要有两个大家族的人来当,干公益事业都很困难,有时就是各吹各打,对此,熊玉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默默地在年轻人中做工作,2007年,他当任村小组组长后,决心把这个怨解开,于是他召集党员和干部统一思想和认识,然后分头去做双方老人的思想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厌其烦的去做,“功夫不负有心人”,这道结终于解开啦!现在村里有大无小事,老人们都能够坐在一起吃饭、聊天,有时还聊个没完没了,相互之间不仅往来多了,而且相互也会帮忙了!谈到这些,熊玉发都会露出自豪而开心的微笑!

    有一次,村里吴姓俩兄弟一起去买斗架牛,回来后,因买的牛不合意,哥俩个因此而发生口角,弟弟出手将哥哥打伤住院,为此,哥哥要求弟弟赔偿医疗费,而弟弟坚决不从,哥哥一气之下告到当地派出所,哥俩因此反目成仇,熊玉发为此操了不少心,自费到派出所反映情况,提出自己的看法,以争取有个好的处理结果,回来又多次分别找哥俩做思想工作,弟弟终于答应支付哥哥的医疗费2000元,但一时又拿不出来那么多钱,“好事做到底”,尽管熊玉发“手长衣袖短”,但他却当场答应帮助其1500元,第二天,熊玉发东找西借凑了1500元给他,并将哥俩和其他两位村干部请到自己家里吃饭,由弟弟将2000元的医疗费当面交给哥哥,大家边吃边聊,不时,笑声还在这个小村庄里回荡,俗话说“不打不相识”,从此,哥俩不仅和好如初,而且感情更浓了!

    熊玉发不仅是一个热心人,而且还是一个心里始终装着群众的好干部。中寨坝村(原在独树凹)地处砚山县东部贫困山区,是一个特别贫困的苗族村寨,全村共有人口28户138人,劳动力78人,耕地面积230亩,人均1.7亩,2010年农民人均纯收入为1014元。由于该村所处地区几乎都为喀斯特地貌地形,绝大部分土地都是石旮旯地,土地贫瘠,加之耕地面积少,又无矿产、森林等资源,饮水困难,群众生活贫困。中寨坝村的出路在哪里?当干部怎么当?一直困扰着历届村干部,也牵动着各级党委、政府的心。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艰难的成长历程不仅历练了熊玉发坚强的意志,而且也不得不使他过早的去思考着贫穷与落后、现状与将来的发展......他逐渐走向“成熟”,2003年,时年23岁的熊玉发被推上了独树凹村小组干部的岗位上,同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2005年任村小组副组长。作为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年轻干部,面对群众的信任与摆脱贫困的期待熊玉发深感自己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怎么办?他与班子的同志一道不懂就学、不会就问,边干边学、边学边干。他总认为,再苦再累的日子自己已经挺过来了,何况现在!他坚信困难总是能度过的,问题总是能够有办法解决的,关键是人心齐不齐,于是,他总是从严要求自己,秉承“耐心、公正、带头、团结”的理念,紧紧依靠小组班子和党员以及老干部,团结和带领全村群众,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同心协力干事业,为了节省架电费用,2005年,在还没有上级资金支持的情况下,经过反复做群众的思想工作,成功将长期居住在山凹里、交通不便的独树凹村整村异地搬迁至现在交通便利、地势较为平坦的中寨坝村,并在县乡(镇)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的支持帮助下架通了电,虽然多数住的还是篱笆房,但却为群众节省架电费用10万元,还圆了“电灯梦”、看上了电视节目,彻底告别了“黑灯瞎火”的历史。针对多数人家比较困难,搬迁后的房子多为“瓦屋面篱笆墙”的状况,熊玉发带着村小组班子自费多次往返县乡找领导和有关部门反映全村主动开展异地搬迁的情况及存在的困难和问题,深深感动了县乡(镇)党委、政府,次年便将该村列为异地搬迁项目并用物资的方式给予群众建房补助,为确保把有限的物资用好,用出成效,切实解决好困难群众的实际问题,熊玉发首先召集党员干部会,统一思想和认识,并决定,不能平均分配砖和水泥,困难的多给,家境好点的少给,党员和干部放到最后,剩了就给,如果不剩就自己想办法,并在群众大会上征求意见,少得的群众也为之感动,都没有话说了,结果,多的分到2万多块砖、几十包水泥,熊玉发的最少,只得到7000多块砖和14包水泥,还自己掏腰包买了1万多砖和20多包水泥,才把自家房子的墙砌好,为此,妻子还埋怨发牢骚,但他也只是说“谁叫我是干部呢!不这样,大家的房子能盖得起来吗?!”,房子盖好后,每当下雨,村内就泥滑路烂,熊玉发和班子一道又马不停蹄的往上跑,向县有关部门和乡(镇)争取了200多吨水泥,修建了村内街道和入户路面,村容村貌有了明显改观。

    与此同时,面对部分农户因异地搬迁而债务缠身,负债少的1万余元,多则3万余元,返贫现象凸现,而经济又一时难以发展起来的现实熊玉发揪心难过,而自己又无能为力资助,思来想去、左访右打听,最终,他觉得外出务工是一条有效的捷径,于是他便动员自己的两个弟弟带着部分特困人员踏上了“打工”之路,他们省吃俭用、加班加点,两年多时间的苦干,他们基本上还清了债务,在他们的影响和带动下,目前全村年轻人基本上都到沿海发达地区打工去了。人们常说“在贯的高山不闲陡”,“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农民依旧离不开自己的这块土地,年轻的都出去打工了,留下来的怎么办?因地制宜怎么制、地理淘金怎么淘、庭院养殖怎么养、中寨坝村今后怎么发展?......熊玉发也在思考着。

责任编辑: 张云芳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