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模范时鲁峰
2017-09-04 11:06:34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时鲁峰,东方航空技术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飞机维修运行控制专家。

飞机维修运行控制就是在现场处理飞机运行中所有的突发性的疑难杂症,同时还需要熟知整个维修系统的运行规则,当运行出现问题时,能够快速找出问题并协调各个部门及时解决问题。这是航空公司飞机维修系统保障飞行安全的核心技术岗位,每一项工作几乎都是任务急、时间短,故障又千奇百怪,涉及所有专业,有时求助甚至是来自空中正在飞行的航班,这样的时候留给他的思考时间只有几分钟或者更短,需要他快速做出判断,并给出指令,最大程度的保证航班的安全及正点。

2017年4月3日下午,某架飞机在昆明落地后反映飞行内话系统噪音非常大,根本无法使用,且选择到音频通讯位置时仍会有明显噪音干扰,维修人员检查发现飞机外接电源面板上的飞行内话插孔内部弹片变形短路,导致噪音干扰。按照手册,如果仅仅是飞行内话系统故障,是可以办理手续后放行飞机的,但是如果其他通讯系统也故障,则飞机是不能放行的,既必须消除故障后才可以继续执行航班。短停只有50来分钟,更换故障的耳机插孔必将导致航班延误,且该插孔是否有库存仍待落实,维修人员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理。时鲁峰获知该故障信息后,迅速做出判断:只要能想办法把故障的耳机插孔从系统中隔离开,就可以按照飞行内话系统失效来放行飞机。于是,他迅速打印出相关系统的线路图,经过认真研究后,他断定:只要将其中的一根导线断开,就可以消除故障的耳机插孔对通讯系统的噪音干扰。反复研究并确认后,他亲自来到飞机下,指导维修人员将那根导线找出来,并人工将其断开,之后测试其他通讯系统均能够正常工作,噪音干扰被消除了,进而,在办理了相关手续后航班得以正点起飞。

这一天,时鲁峰正处在重度感冒中,下午两点接班的时候就在发烧,全身肌肉酸痛和头疼一直困扰着他,当天测量的体温已经达到38.5度。但他在工作上没有丝毫懈怠,仍坚持上完了整个班,到第二天中午11点下班后才去输液。

“其实这没什么,机务这工作的确辛苦,但是想想有那么多旅客在期盼着准点到达,我们辛苦一点也是值得的。经常熬夜的人,感冒是常事儿。”时鲁峰说。

这样“十万火急”的情况对时鲁峰来说是司空见惯的,技术支援与运行控制这个岗位的主要职责就是要以最快的速度对飞机运行中出现的问题作出判断,并给出最合理的处理方案,否则,轻则导致航班延误,重则可能影响飞行安全。又如,2015年,某架飞机推出后启动发动机时,左侧发动机反推故障灯亮,机组要求滑回,时鲁峰接到信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他首先完成了EAU测试,确认故障情况后,对故障信息进行了复位,同时,请机组收放反推,测试正常,于是他判定,飞机可以放行。并向机组进行了详细解释,消除了机组的顾虑,航班得以正点放行。

这样的情况他每天都会碰到多次,每一个任务都是箭在弦上,刻不容缓,这对他的挑战是全方位的,而他每次都能从容正确的应对,因为他有着全面过硬的技术及第一时间拍板的勇气和能力。能练成这样的本领,他走过了很多的路,也经历了很多的磨砺。

2001年时鲁峰自中国民用航空学院(现中国民航大学的前身)毕业,同年7月他进入云南航空公司航修厂(现东方航空技术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前身),成为一名一线飞机维修人员。还是新员工的他,某次因为飞机有增压故障,机组在空中寻求支援,于是就被喊去了,由于当时工作时间不长,对该系统的了解不是很透彻,他虽然对机组所描述的情况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但是稍有模糊,不敢百分之百的确定,不敢贸然给机组建议。于是他诚实的说:“我不会”,然后,灰溜溜的走了。他说:“虽然谁也没说什么,但是我心里面是非常难过的。” 回来之后,他把所有的相关手册和资料都看了一遍,认真做了总结并做了笔记。他说:“从那以后我慢慢养成了一种习惯,碰到故障,排除之后,我回来一定会把它重新研究一遍的,我需要举一反三,从原理上把它彻底弄明白了,下次再碰到类似问题,我就心里面有素了。”当然,这样灰溜溜离开的情况,之后也再没发生过。大概是2010年,他还在一线技术组的时候,有架飞机发动机火警一直提示有故障,航后测试都正常,一到短停机组又反应,且是多次反映,该换的元件都换了一遍,短停时故障依然存在,大家一时束手无策。这个棘手的任务交到了时鲁峰手上,他接到任务后,一页一页翻看了所有相关的记录纸,然后,执着细心的他发现了一个现象:故障都是在短停时候反映,而排故却是在航后进行;短停时候发动机是热的,航后经过一段时间,发动机已经冷却下来,他抓住了这个差异,进一步的分析后,他很肯定,是发动机导线束断开而接触不良所致。因为连接发动机火警探测原件的导线里面是金属导体,外面是绝缘层,两者的膨胀率不同,该故障一定是由于导线内部的金属导体已经断开,当发动机运转的时候绝缘层膨胀伸展,里面的导体被拉开,系统出现故障;绝缘层冷却后,导体又搭接在一起,故障现象又消失。

于是,他用手触摸每一段导线,最终发现发动机核心段探测元件与导线连接的接线片尾部导体断开,但是绝缘层仍保持导线外观完好,这和他之前的分析完全吻合,对该缺陷进行修复后,故障彻底排除。这样深度和隐蔽的故障如果没有被排除,飞机飞行中一旦出现火情后果将不堪设想。

他并未满足被动的排故,利用业余时间大量的学习技术资料及各种手册,把飞机的性能了解的很清楚,他带领团队曾多次对飞机排故方法进行改进,大幅提高了故障处理的效率,同时减少部件的误更换。

B737-300飞机是老旧机型,发动机振动监控计算机没有自检功能,即:没有人机交互的功能,当发动机出现振动值高的时候,飞机上的相关计算机不能提供配平方案,而是需要多次试车,根据试车参数人工计算配平方案,这个工作费时费力,且准确度低,有时一个故障连续排几天都不能彻底排除。后期波音开发出具有人机交互界面的计算机,能够计算出准确的配平方案。但是要想在老旧的737-300机型上使用这种新型的计算机,必须对飞机进行改装,整个过程涉及多个环节,非常复杂。时鲁峰和他的团队经过认真研读波音的改装方案,设计出了一种替代方案,参考波音的方案,在不进行飞机线路改装的情况下,也可以实现老旧飞机的振动数据正确输出,并使用新型振动监控计算机进行配平方案的计算。使用这种新的排故方法,737-300型飞机发动机振动大故障的排除,从耗时十几个小时甚至几天,缩短到了三、四个小时。

2015年4月,经过选拔,他与来自上海、南京等地的机务精英组成一支5人的团队,代表东方航空赴美国参加了BOEING公司举办的国际维修技能大赛。这个比赛,共有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40多支队伍参赛,内容从航空史到基本技能,到故障排除,到零部件的拆装加上人为因素,一共20个竞赛项目。所有的国际航空公司里,东航排第三。这个成绩已经非常好。他认真的说:“还有比我们好的,我能看到差距。”

平时很少听到他用:“还行”“不错”“过得去”这样模糊的词汇,他是一位严谨到几乎所有答案都数据化的工程师,有时甚至有些强迫症,他说:“这个工作,必须强迫啊”。他依然清楚的记得,2004年刚开始独立工作时,某天他做完航后,已经是凌晨4点多,回家躺在床上,忽然想起,他在工作中加了液压油,液压油的选择活门不记得是否已经放到中立位了。他说:“这样的工作,容不得有半点的假设和侥幸。”于是,他从被窝里爬起来,骑着单车大半夜回到现场,确定活门已经在中立位,才放心的回家睡觉了。

安全和准点是民航工作的一对矛和盾,这也是飞机维修工作中必须承受的巨大压力。工作近16年来,面对保障航班正点和安全的巨大压力,他从来没有退缩过,一直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工作,快速、高效地应对着飞机机械故障和运行问题。16年中,由他直接保障的各类航班超过一万班,由他间接参与保障的航班无以计数,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人为差错。

“匠人精神”的精髓是:精益求精,注重细节,追求完美和极致、严谨,一丝不苟,不投机取巧、专注,坚持、专业,敬业……这些,都在时鲁峰身上体现的非常充分,他不懈怠不推脱,一直在果断前行,因为他说:“我负责的这个工作,人命关天。”

 

 

责任编辑: 田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