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模范施尤俊
2017-09-04 11:29:26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有挽救母亲生命的机会而不去试,到我老的时候,我将会悔恨终生,既然作出了割肝的选择,我就会负责到底。”今年6月,80后小伙施尤俊把自己70%的肝脏移植给了患有肝硬化晚期的母亲,及时挽救了母亲的生命。施尤俊“割肝救母”的故事打动了每一个认识他的人。

多难并发没有打垮他

施尤俊是保山施甸人,出生于1986年8月,2009年毕业于西南林学院法律专业。在大学毕业前后的这段时间,施尤俊承受和经历了人生中最悲痛和艰难的时光。

2007年,施尤俊正在上大二,母亲施建玲在实施胆结石手术过程中发现患有肝硬化,但她隐瞒了病情。在施尤俊毕业前夕的2009年,父亲因为医疗事故突然离世。全家人还沉浸在悲恸中时,母亲又在2010年开始病情恶化,已经到了肝硬化晚期。

一个刚步入社会的青年,还未经历过太多的人生风雨,这突然而来的家庭剧变,让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施尤俊遭受到了同龄人少有的打击。施尤俊家中还有有爷爷、奶奶、和弟弟一共5口人,弟弟在广州上大学,奶奶体弱多病,爷爷已80岁高龄。在这些困难面前,施尤俊并没有退缩,而是用自己稚嫩的双肩,挑起了这个家的大梁。

母亲的病越来越重,为了给母亲治病,小施瞒着母亲四处寻医问药,最后终于在网上查到了肝硬化可以通过肝移植手术治疗,得到这一消息后,他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恨不得立即把自己的肝移植给母亲。

2011年年底,母亲病情再度恶化,腹部水肿、甚至吐血。施尤俊立即决定带妈妈到关注已久的全国肝移植手术成功率较高的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进行肝移植。但他的提议遭到了妈妈的激烈反对。施尤俊忍不住伤心的说:“爸爸已经不在了,如果你也走了,我们回家还能找谁?”说完,母子俩相拥而泣。

高昂手术费雪上加霜

首次赴津,人生地不熟,几经波折赶到医院时,病床已住满。为了让母亲住下,小施多方走访,反复恳求,终于有一个病人愿意把自己的床位转出。办理完住院手续、安顿好妈妈后,已是凌晨。

得知配型成功的一瞬间,施尤俊松了一口气。但医生说,小施的左右两页肝不对称,切除一侧后,剩余一侧偏小,有可能不再生长,医生建议小施购买死肝。可是,购买一个配型合适的死肝不光要靠运气,还要花费40万元左右,这对本来就困难的一家人来说谈何容易。面对巨大的手术风险,小施下定决心把自己的肝移植给妈妈。

能够救活妈妈的希望有了,可是一家人却又被几十万元的昂贵的手术费难住了。家里的积蓄几乎全用在了母亲常年的医药费中,根本无法一次性付清手术费。小施一家只好先回昆明,做肝移植手术的前期准备。

因此,小施的妈妈住进了昆华医院接受稳定身体的术前治疗,为了照顾妈妈,他向单位请长假,没有得到批准他只好辞职。没有了小施的收入,对这个家庭无疑是雪上加霜。

爱心接力促成救母义举

2012年2月份,施尤俊找到新的工作,进入云南建工第五建设有限公司,从事办公室文员工作。

刚来到公司,同事们对他的印象是文质彬彬,谦卑有礼,不爱说话。但是坐在小施办公桌对面的原办公室主任司朝伟,经常发现小施心事重重,暗自抹泪。细问之下,小施才说出事情的全部过程。

公司领导了解到小施的遭遇后,立即委托相关负责人前往小施的老家保山进行家访,之后,公司工会一直把他列为困难职工中的重点帮扶对象,尽力为其提供帮助。今年春节前夕,建工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刘勇亲自到施尤俊的宿舍看望慰问他。

2013年春节期间,小施的妈妈已经到了肝硬化末期,经过再次的检查和专家会诊后,医生同意小施作为妈妈的供肝者,但还是告诫他,手术过程及手术后供体都存在很大风险。但施尤俊仍坚持自己的初衷,3月21日,他向公司董事长李文智提出病假申请,李文智立刻批准,他就匆匆启程,赶赴天津。

就在6月6日,施尤俊接受了活体肝移植供体手术,将自己的近70%的右叶肝移植给了妈妈。在此期间,公司第一时间向全体职工发出捐款倡议,短短几天,同事们的爱心捐款达到了53790元。

7月16日,建工集团内部刊物《云南建工》报刊登了施尤俊“割肝救母”的事迹,在党委书记、董事长陈文山的带动下,几天时间,集团上下共募集爱心捐款84.5万余元,爱心捐款及时补上了施尤俊母子的手术费和后期医药费的资金空缺。

母子均平安恢复健康

8月14日,据施尤俊母子的主治医生张骊介绍,手术很成功,经过观察,施尤俊的肝已经在生长了,术后的并发症目前已经接近痊愈,用不了多长时间,肝体积和功能都可以逐步恢复。母亲施建玲也已经可以起来走动,儿子的肝现在正在她的身体里健康成长,排异情况也在正常可控范围。

9月21日,施尤俊康复出院,记者见到了施尤俊,小施脸上一直带着微笑,没有丝毫的疲态,依然洋溢着乐观和阳光。

在休息的间隙,小施向记者介绍了他出院后的情况。他表示,现在肝功能基本恢复正常了,对他从事的工作完全没有影响。从明天起,他就开始像以前一样上下班了。为了把爱心接力下去,他想把还没用完的30多万捐款成立救助基金,继续为需要巨额医疗费的同事提供资金保障。

当记者问起施尤俊,当初有没有作出最坏的打算时,施尤俊说,他从来没考虑过配型不成功的问题。“有挽救母亲生命的机会而不去试,到我老的时候,我将会悔恨终生,既然作出了割肝的选择,我就会负责到底。”

 

 

责任编辑: 田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