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模范李金焕
2017-09-04 11:26:18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家住大街街道河咀社区第二居民小组的李金焕,被评为第二届“玉溪好人”,瘦弱的她用20年行动践行着最朴实的人生理想:“撑起了和和睦睦一个家”。儿女赞扬说:“我们有个好妈妈,有妈的家才是家”;公婆夸赞说“不知积了几辈子的德,能让我们遇上这个不是女儿胜过女儿的儿媳妇”;邻居赞誉说“有了金焕,才有了她们这个家”。

1992年,李金焕从大街街道上头营李湖塘村嫁到河咀六家咀,婆家一共四口人,除了丈夫,还有公公、婆婆、小姑子。当时的六家咀田地少,有劳力的人家都长年织网、捕鱼,公婆体弱多病,丈夫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经常在外帮人干些体力活,维持家里开支。

按农村的相关习俗,结了婚的儿子就可以带着儿媳另起炉灶单吃,当时的李金焕没给丈夫开这个口,她不是不想分家,是狠不下心分家,李金焕对丈夫张可亮说,“有老人的家庭是福份,我们不能只顾自己,自己娘家也是兄弟姐妹多,如果每个做儿女的都不顾老人,那家就不象家,老人会更苦,大家相互照顾着点,生活条件慢慢就会好转!”1993年,李金焕生了个儿子,整个家庭都被满满的幸福笼罩着。

随着小姑也有了自己的家,1996年小女儿降生,一家6口人,需要的开支更大,丈夫就到处找活做,李金焕在家带孩子,不时做做田地的活计,和公婆和睦相处配合着照管好家庭里里外外,和邻居融洽交往,当时虽然家还是不富裕,但一家和和睦睦,家里家外充满了欢声笑语,洋溢着老爱小、小尊老的气氛。

可天有不测风云,1997年,李金焕丈夫帮人打工建房时出预外去世,丢下了父母妻儿,当时儿子张寓哲4岁,女儿张瑜1岁,李金焕感觉天都塌了,迷茫、彷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想到去死,想逃避这个残酷的现实。懂事的儿子看着妈妈天天以泪洗面,就小心翼翼的围在妈妈跟前转,儿子一声声“妈妈”的叫唤,幼女一天天哇哇的哭声惊醒了李金焕,她意识到了自己不能倒下,无论如何要把儿女抚养长大。

亲戚和好友陆续劝她改嫁,她拒绝了,她内心出现从未有过的恐惧,害怕一双儿女失去父爱的同时又再感受到被“遗弃”,也不忍心丢下公公婆婆,特别不忍心患高血压、糖尿病、内风湿等多种疾病的婆婆失去儿子的时候再失去家里的依靠。李金焕说:“自己书读的不多,大道理也不懂”,当时就只有一个愿望:把一双儿女拉扯大,代替丈夫照顾公公婆婆,再苦再累也要让小娃上学读书,再苦再累也不能丢下老人。从下定决心那天起,她担起了田里的全部活计,栽烤烟、栽谷子、种豆、栽菜,自家的70来丈田忙完了还会有空余时间,她又跟邻居租来几十丈,每天起早贪黑的忙碌在田间地头,有时还会去帮邻居拔蒜拣菜,邻居有时也会来给她帮个忙,周围的人也为能跟她这样善良人为邻而高兴。从村里有人委托加工网具开始,她就跟着学,每加工一张网几块钱,她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她心里清楚每张网挣来的工钱,可以够儿女在学校的基本生活费,她开始向当地人学习,每晚老人、儿女睡了,她都还在不停的绕线,锁边,这些年来越织越上手,早就可以不看着手都能熟练操作,成了真正的渔家女人。长期的辛劳,加之生活的清贫,原本单薄的李金焕现在更显瘦弱,20年来从未超过45公斤重,20年来这个家没舍得添补家具,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岁月流逝,小的长大,要穿要吃要上学,两老人身体越来越差。公公张五二哮喘和肺心病发作时,就连走一小段路都要走走停停,气喘嘘嘘,根本无法到田里帮忙,可李金焕除了叫他坚持吃药总还劝他注意休息,不要累着,婆婆的糖尿病一天都不能停药,每年还住一、二次医院,尤其是婆婆去世前的几年日夜卧床,李金焕怕她长期躺着身体溃烂,每天白天都要背她出房给她躺在堂屋透气,擦洗身子,端水喂饭,每天洗澡洗脚、端屎端尿……,儿女看在眼里,一放学回家尽力帮妈妈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洗衣做饭,照顾奶奶起居,扶患哮喘病的爷爷。

丈夫死前积攒的4万多元钱早因医病用的精光,大儿子上完高中对她说:“妈妈,我不上学了,我去打工挣钱帮你!”可李金焕说:“不行,你一定要去上学,妈妈就只上过几天小学,我再穷也要供你上学!”

2015年7月,卧床多年的婆婆病逝,公公张五二说:“老实对不起这个儿媳妇了,这个家拖累了她,这么好的儿媳,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如果没有儿媳的精心照顾,我的老伴早在十多年前就骨头都霉了,我自己也活不到今天。这20来年里,儿媳妇里里外外挑轻拿重,完全是为这个家,我的病一天天加重,有时饭都得她送到我面前,真苦了她!”

邻居们说:“李金焕真是难得啊,她自己不讲吃不讲穿,又尊老又爱小,我们看着她这么多年来守着这个家,儿女也教育知书达理,比同龄娃娃懂事!”

在不知不觉中,李金焕也用自己的行动为这个困难的家庭树立了孝悌的家风和门风。打小李金焕就教育儿女要比做人、比学习、比做人,不要比享受,儿女就读过的学校,老师和同学都夸赞他们很懂事。李金焕说;“我只读到小学毕业,没有文化,只是教育娃娃做人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别人,凡事认准了就要下决心去做。”职中毕业的女儿张瑜自到超市打工开始,每月都要从1000来块的收入里省出500元来给哥哥上大学。2016年9月在云南民族大学对外汉语专业上学的儿子张寓哲本科毕业,放弃报考研究生的张寓哲说:“我只想着怎样尽快减轻妈妈的负担。今后不论当公务员还是当老师,或者先打工,我一定要尽心尽力的来回报母亲、回报社会。”

李金焕的辛苦付出得到了社会的公认,再难的日子她都没开口向政府求助过,她的事迹邻居口口相传,社区评议给张五二领取低保,老人也为自己领取低保减轻儿媳压力而露出笑脸,逢人更夸党和政府的政策好。问到老人有哪样心愿,张五二说,自己和孙子孙女都希望李金焕能找个伴成个家。但李金焕有自己的看法,他说:“自己家庭这么困难,找来的伴也会跟着自家受累,更主要的是能不能和自己一起照顾好多病的公公,能不能善待自己的娃娃;现在社会越来越好,只要和和睦睦不要闲着,就一定能有一个越来越幸福的家。”

 

 

责任编辑: 田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