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模范戴志
2017-09-04 11:18:34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如往常一样,戴志在服侍完妻子的洗漱、早餐,料理好她的大、小便后,又依然坐在她的轮椅旁,一遍又一遍地在她那早已萎缩,失去知觉的双脚,双手上不停地揉捏、按摩。这已经说不清是数百次,还是上千次了,虽然没有丝毫的疗效,但他仍然抱着渺茫的希望,试图以此能求得妻子身上点滴的好转。

今年五十出头的戴志是官渡区矣六乡人,曾做过村党支部副书记、村民小组长。从八十年代起,为了生计,他前前后后干过做冰棍、糕点等营生,后又专门从事蔬菜贩运,也赚了一些钱。但也许是长期在外奔波,较少顾家的原因,他和妻子的距离越来越远,不得不在 1999年离婚分手,各走各的路。

或许是机缘巧合,或是命中注定,离婚后的戴志在呈贡做蔬菜生意时与现在的妻子段明红相识并相交,而同样是离异的段明红,也在呈贡做着收购制作蔬菜包装箱用的废纸。从小在呈贡龙街长大的段明红,与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过来的戴志一样,有着好强、上进、不甘人后的性格。“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共同的遭遇,共同的进取心,使俩人于2002年走到了一起,重新组建了家庭。彼时,戴志38岁,段明红31岁。

家若为港湾 贵在两相知

再婚后的戴志和段明红,倍加珍惜他们的新家庭,他们一面各自经营着自已的生意,一面精心呵护着共同筑起来的爱巢,朝夕相处,恩爱有加。不久之后,他们爱的小生命为这个新家添丁加口,加上俩人先前离婚后各自带来的两个女儿,这个家一下子变得人丁兴旺,热闹起来。生意顺畅,夫妻恩爱,女儿孝顺,一家子其乐融融,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一个再婚家庭,能过到这样的光景,实属不易。

有道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他们憧憬着幸福美满的生活图景之时,一个突入其来的灾难降临在了他们身上。2009年4月初,段明红突然感到双手不听使唤,使不上劲,开初以为是肩周炎,便到呈贡县医院针炙治疗,治了一段时间后不但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不仅双手抬不起来,连双脚也出现了同样的症状,到后来发展到连话都说不出来,不得不到成都军区昆明总医院、昆华医院等几家大医住院治疗。虽经多方诊治,但病情却不见好转,几家医院甚至连得的是什么病都无法作出结论,这种罕见的病难倒了昆明的专家名医。后来还是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调取所有的病情资料送到北京协和医院,多方查诊后,京城的专家结论为“运动神经元”,一种全世界只有32万例的怪病,并明确告知,该病比癌症更难医治,目前尚未有一例治愈。这一噩耗,如晴天辟雳,一下子击倒了这对患难夫妻。

人间有风雨 最难常相依

面对这从天而降的灾难,戴志虽然一时间不知所措,但灾难的临头并没有浇灭他那颗深深眷恋着妻子的心。这种深深的眷恋,促使他抱定一个坚定的信念:只要有一线希望,那怕倾家荡产,他都要为妻子倾尽一腔血,求治到终了。

在专家西医无治,试试中医的建议下,戴志横下一条心,遍访世间各路中医名家,求医问药那怕山穷水尽,不到黄河心不死,拼尽全力救病妻。在这种坚强的意志驱使下,戴志从此踏上了一条为妻求医治病的漫漫艰辛路。从2010年以来的五年时间里,戴志是四处打探,求亲告友,只要听说有医治此病的医生或良方,那怕路途再远,诊费再高,他都毫不犹豫地背上妻子,立马驾着车前去医治。几年下来,他带着妻子前前后后跑遍了呈贡周边的富民、禄劝、宜良、江川等地,就连远在昭通的巧家也都跑了无数次,每个月要来来回回地跑三、四次。在到宜良县一个名为狗街黄尚龙的小山村里中医世家求诊的一年多里,因公路到不了村内,车开到山脚,戴志就得背着妻子爬一公里多的山路才能到达村里老中医家。每一次,他都要忍着自己本身就带有的腰疾劳损伤痛,一步一步地往山上爬,诊治完后又得背着返回山下。山路歧崎,寸步难行,戴志每次都背得汗如雨下,气喘吁吁。有一次,正在下山的途中,突然下起雨来,泥烂路滑,生怕不小心摔着妻子,戴志几乎是四脚四手的摸爬着,才亦步亦趋地下到山下,到了车前,浑身上下早已是汗水、雨水湿透,辛苦之至,可以想见。然而,这条从小就在艰苦的环境里摔打出来的汉子,在任何人面前,任何地方都从没有流露出半句怨言。

为了能有多一点的时间照顾妻子,戴志自打妻子患病后,索兴辞去了在村里担任的党支部副书记和村民小组长的职务,而后又连做了多年的蔬菜生意也停了下来,一门心思地照料妻子。平时,天气好的时候,他每天都要把妻子从五楼的家中背到楼下,用轮椅推到太阳下晒晒太阳,为她按摩按摩肌肉早已萎缩,失去知觉的双脚双手,并用一些开心的话语宽慰宽慰她的心,使她每天都保持良好的心情。按医生的要求,妻子不能有一点点的感冒着凉,否则病情就会突然加剧,一口痰上不来生命就有危险;并要少吃多餐,保持肠胃通畅。为了做到这些要求,戴志每个月要给妻子注射两次费用高达上千元的人造血红蛋白,以增强免疫力,防止感冒,每天要变着花样给她做五、六次流食,一口一口地喂到口中;至于每天 药喂药、擦屎擦尿等生活起居的琐事,更是平常了不能再平常,一样都少不了。除了照看好妻子,他俩正读小学的小儿子的读书学习,也得时时关心照顾,一刻不少。从早到晚,里里外外,戴志是每天忙得手脚不停。提起为妻子花出去的费用,戴志细算了一下,每年不少于七、八万,六年下来就是四、五十万,过去所有的辛苦积蓄几乎都用到了这上面。正是这种无微不至的悉心照顾和温暖如初的体贴,段明红的不治之症虽然没有根本性的好转,但病情却一直都很稳定。据戴志和段明红的几个姐姐所知,与她患同样病症的好几个病友,不到一两年的时间就都去世了,而她却安安稳稳地活了六年。按医生的说法,这已经算不是奇迹的奇迹了。

戴志是一个乐观、豁达的人,即使妻子成了这样,即使自己所有的时间,所有的精力全都花到了照看妻子上,但他始终流露出来的都是一副坦然、自如的神情。也曾有人不止一次地关心他说,她都成了个植物人,你又何必这样痴痴呆呆地一直守下去,你也该考虑考虑今后自己的生活。戴志淡淡一笑:“我不敢奢求她能好起来,只希望她能这样平平静静的多活一年算一年。有她在,这个家才算是一个完整的家”。

不离不弃 始终如一,无怨无悔 以求相守

说起这一切,段明红的几个姐姐,姐夫异口同声地说,戴志能做到这一步,段明红真的算有福气了,我们一家为她感到高兴。

在戴志和段明红的家里,听着戴志断断续续,不加修饰的讲述,坐在轮椅里的段明红口里虽说不出话来,但从她那对戴志专注的眼神中,不难看出,她想表达出的是对戴志相依相恋,难以割舍的款款深情。

人间有大爱,患难见真情。一对半路夫妻,两颗交织的心,演绎出的是一段至深至爱的人间风雨情。

 

 

责任编辑: 田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