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父亲上学 美德少年包继翔
2016-11-23 14:03:07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母亲狠心出走,父亲瘫痪,奶奶、爷爷相继去世,只留下完全不能自理的父亲和9岁的儿子包继翔。原本应有人疼爱、有人呵护的包继翔,面对无情的打击,为了读书和照顾瘫痪的父亲,无奈的他用稚嫩的肩膀撑起这个苦难的家,在宣威市西宁街道明德小学附近租一间20余平方米简易房,带着瘫痪的父亲上学。

2005日2月,一个婴儿哇哇落地,降生到西宁街道赤水村委会切卡这个美丽的小山村——他就是包继翔。他的到来,给这个家庭带来无比的喜悦与希望。但好景不长,2006年,小继翔的母亲患了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反复住院花光了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但病仍未好转,关节肿大,周身疼痛无力。经济上的压力和身体上的疼痛让她不堪忍受,为不拖累这个家,她狠心抛下一岁多的孩子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信。

苦难接踵而来。2007年,小继翔的父亲包其勇在煤矿挖煤时,因坑道塌方致残,导致高位截瘫。出事后,父亲长期卧床,照顾瘫痪的儿子和小继翔的重担就落到爷爷和奶奶肩上。每天奶奶按时给小继翔的父亲洗脸、倒水、端饭、檫背、排便、排尿时,小继翔就站在床边,歪着头睁大眼睛看着奶奶怎么做。那时,小继翔想不通,父亲这么大的人,为什么老是躺着不起来,还要奶奶照顾。后来,随着他渐渐长大,他懂了,父亲再站不起来了。

2013年至2014年,奶奶、爷爷分别因车祸和病离开了他们,一次次变故,让原本幸福的家变得支离破碎,只留下不能完全自理生活的小继翔和瘫痪的父亲。从此,小继翔失去了依靠。原本还应有人疼爱、有人呵护的小继翔,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时,只能过早地用稚嫩的肩膀勇敢地撑起这个苦难的家。为了读书和照顾瘫痪的父亲,在亲戚和朋友的帮助下,他们在明德小学的附近租了一间20余平方米的简易房,一边读书一边照顾瘫痪的父亲。

简易房里,包其勇头躺着的床一方,用木方打了一个顶,从顶上的木方上垂吊下三根尼龙绳,左右两根各栓着一个木把,哪是包其勇翻身时用的;中间打结的尼龙绳,则是他用来上下移动头部和上身的。靠里便是小继翔的床铺,和一辆轮椅、一个简易沙发、一台陈旧的电视机。灶台上,一套简单的做饭炊具。

“只有我坚强了、开心了,孩子才坚强。我常常鼓励孩子要战胜困难,不怕挫折。”包其勇说。在他出事后,他曾想过这样活着拖累孩子和家人,不如自己早早了断痛快些,但看到儿子还那么小、那么可怜,还有年迈的父母,包其勇又打消了死的念头,他要好好活着,留在父母身边,陪在孩子身边看着他长大。

为照顾瘫痪的父亲,小继翔要学会买菜、做饭、炒菜等,而父亲便是他的老师,每次洗菜或做饭时,父亲在一旁指导着他。起初要么菜里盐放少了,或咸了;要么饭糊了,或稀了,总有不好的时候,时间久了,小继翔俨然练成了“小厨师”,有时候他会在作文里自夸一下自己的厨艺。每天早晚,小继翔要帮父亲翻两次身、檫洗两次背、排两次尿。每天早上6点半小闹钟一响,小继翔就起床烧好水,帮父亲洗脸和翻身,然后带着餐具到学校上完早操,吃完早点,再给父亲带上一份。父亲吃完早点后,小继翔洗好餐具,把家里收拾打扫干净,倒上一杯开水让父亲吃上一次药,才急忙赶到学校上早课。起初,小继翔每隔两节课就跑回家看望父亲一趟,怕父亲想解小便或想喝水,而父亲生怕耽误孩子的学习,每天尽量少喝水或不喝水,一直不让孩子上课期间回家。每天学校的午餐、晚餐时间,同龄的孩子吃完饭后要么休息,要么邀约几个同学去玩,而小继翔却没有时间去睡去玩,从学校打完饭回到出租屋,照顾好父亲吃好后,他才有时间赶回学校做作业。每年暑假,许多家长带着孩子到外旅游,小继翔很羡慕,他曾对父亲说:“爸爸,你要是好好的该多好!你就可以带我去很多地方玩了。”

最艰难的事莫过于帮父亲翻身、排小便、洗衣服。父亲下肢瘫痪使不上力,百来斤体重对孩子来说太过于沉重,每次翻身,小继翔都面临着考验,父亲双手拉紧床头两边绳索上的木把,用力把上身微微撑起,然后由他抬起双腿。起初,父子俩的力总用不到一块,抬起、放下、又抬起……弄得父亲痛苦不堪,就这样,一遍遍地重复,直到他熟练地配合父亲用巧劲翻身。天气好的时候,小继翔把父亲挪到轮椅上,推着父亲出去晒晒太阳,把一天在学校遇到的新鲜事跟父亲分享。排尿时,小继翔脱掉鞋子,跪在父亲的旁边,用双掌紧贴父亲的小腹上下按压,直到父亲的小便排出。有时,由于他的力气小,再用力按压也无法将尿排出,没奈何,父亲只能握紧拳头,将掌心那面贴紧小腹,让小继翔抓住上方的绳子,用一只脚使劲按压,直至把尿排出。父亲的大便非常难解,每次解便,都不要小继翔帮忙,解大便时,父亲常常要用手指辅助才能把大便解出来,可每次小继翔都事先拿来手纸和端来一盆热水,放在床边的木凳上,等父亲解完大便,再用肥皂帮父亲洗手,把装着大小便的塑料袋扎好口,放在床下的垃圾桶里。每次檫背,父亲打开头上中间的那条绳结,用劲往上一拉,将上半截身子升起,小继翔用毛巾抹上香皂,脱掉鞋子,爬到床上,撩起父亲的后衣襟,从上至下给父亲一遍又一遍檫着,每檫一次,他要漂洗一次毛巾,直到父亲舒服为止。每两三天要给父亲洗一次衣服,每次都是五六件。父亲长期卧床,上衣的领口、袖口特别脏,小继翔就用肥皂搽上,用刷子先把这两处洗干净,然后再合起来揉。漂洗时,由于他手小、力气小,父亲的衣服大、着水重、拧不动,他就从一头双手握着衣服用劲反拧,拧干水一截放在盆里,再拧一截。每件衣服都要漂洗三四次。每次洗完衣服,小继翔都感到手臂生疼,特别是寒冷的冬天,小继翔洗完衣服,刺骨的水把一双小手冻得发紫,每在这时,小继翔就想起奶奶帮他洗衣服的情景,要是奶奶还活着的话,一定不要他洗衣服,想着、想着,鼻子一酸,泪水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

由于身体的缘故,小继强和父亲一直分开睡,每次给父亲檫背时,看着父亲下肢渐渐萎缩的肌肉,小继翔心里十分难过,他含着眼泪说:“爸爸,我想跟你睡一起,哪怕一个晚上。”对于一个10岁的孩子,多么需要父亲一份呵护与疼爱,多么需要一个撒娇而温暖的怀抱。然而,这些父亲心里都知道,但他无法把这份爱给他,因为孩子睡觉时总爱动、爱踹,而他的皮肤一踹就破,踹破了就很麻烦。

小继翔在家里不但是个坚强的孩子,孝敬父亲,而且在学校里与同学们融洽相处,学习成绩很好。和他同年级相处较好的朋友沈天云、李浩说:“他上课遵守纪律,专心听讲,爱举手发言。他善解人意,从不跟人吵架,即使把他足球弄个洞也不计较,他的学习成绩都比我们好。”

为解决家庭经济困难,父亲从朋友那里领来刺绣的活,每天坐在床上一针一线地绣,绣好后,请朋友销售。去年12月,父亲刺绣的一幅“八骏图”在昆明航模展上拍卖得4000元。小继翔则利用假期,跟二叔上山挖何首乌、黄芩等中草药材,晒干后出卖给药店。

得知小继翔的遭遇后,社会各界的人士,纷纷伸出爱心之手,对小继翔和他的父亲进行援助:每逢马街赶集,老家的亲戚和同村的堂叔、堂婶们经常来看望他们,并给他们捎来鸡蛋、洋芋、蔬菜;出租房隔壁的邻居主动帮小继翔的父亲洗床单和被子;村委会把小继翔和他的父亲纳入农村低保,西宁街道党对小继翔进行爱心助学。

为让小继翔健康成长,安心上课,有更多的时间学习和照顾父亲,学校免费为父子俩提供三餐。每学期开学和“六一”节,学校要给小继翔送去新买的衣服、书包,玩具和作业本、课外读物,逢年过节,学校要派人看望他们,给他们带来温暖。

小继翔说:“感谢有这么多人关心我,希望爸爸健康快乐,即使我今后考上初中、高中或者大学,我也会带着爸爸上学,让我天天陪伴他、照顾他,让他快乐生活。”

 

 

 

 

 

 

 

 

 

责任编辑: 田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