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 努力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时代化大众
11

由中国辩证唯物主义研究会、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主办,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云南省社会科学院、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中共保山市委、腾冲县委协办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理论研讨会,7月中旬在云南举行。[详细]

夏兴有
国防大学原教育长、教授、少将
让大众的哲学回归大众

一讲大众哲学,人们往往首先想到的是哲学的传播问题,哲学的通俗化问题,这固然没错,但不够全面,或者说还没有切中本质。大众哲学,或者说哲学大众化,从本质上讲,哲学要为大众说话,代表大众的利益和诉求,成为人民大众的精神武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生命力就在于它始终是面向大众、代表大众、服务大众的。然而,一段时间以来,作为我国官方意识形态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出现了疏离大众的倾向,让原本属于大众的哲学回归大众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重要课题。这里我们需要回答三个问题:
        一是哲学是怎样疏离大众的?(1)实际工作中的“边缘化”;(2)理论研究中的“学院化”;(3)联系实际中的“庸俗化”。
        二是哲学为什么要回归大众?(1)让哲学回归大众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质要求;(2)让哲学回归大众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现实要求;(3)让哲学回归大众是凝聚社会共识的迫切要求。
        三是怎样让哲学回归大众?(1)在思想理论建设上,要突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地位;(2)在教育对象上,要突出领导干部和青年学生这个重点;(3)在传播渠道上,要注重发挥新兴媒体特别是网络媒体的作用。 [详细]

赵剑英
中国社科出版社社长
赵剑英:《新大众哲学》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大众化时代化中国化的最新成果

《新大众哲学》当前中国哲学家们的集体智慧,代表了当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时代化、中国化、大众化的新水平。主要表现在:
        《新大众哲学》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大众化的最新成果。《新大众哲学》继承了《大众哲学》的优良传统,从贴近当前大众的生活入手,来传播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将深刻的哲理寓于百姓的日常生活中,深入浅出,潜移默化地给人的心灵予以滋养。
        《新大众哲学》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时代化的最新成果。《新大众哲学》鲜明地体现了理论与实践的结合,尤其是结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发展的实践,结合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人的生存状态与精神状况来展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观点。
        《新大众哲学》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新大众哲学》明确提出实现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内在地包含了马克思主义的时代化、民族化、现实化和大众化。并提出进行中国创造,彰显中国风格,表现出强烈的时代意识和理论自觉。
        《新大众哲学》特别关注当代人的思想状况、精神状况和信仰问题,对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重要意义。《新大众哲学》回答了哲学何为的问题,认为形成全社会的凝聚力,是哲学最光荣最艰巨的使命。 [详细]

王立民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党委书记
王立民:在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中打造中国学术话语体系

马克思主义哲学世界观、方法论是贯穿于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之中的“活的灵魂”和精神实质。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最根本的是学习贯穿其中的思想精髓,即科学的哲学世界观、方法论,学会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认识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不断提高马克思主义哲学素养和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处理问题的能力。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属于人民的哲学,人民群众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提供了源头活水,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提供了不竭动力。马克思主义哲学之所以朝气蓬勃,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之所以生机盎然,从根本上讲,就在于它是人民的哲学、大众的哲学。从人民群众不断丰富发展的实践出发,马克思主义哲学就有了源源不断的前进动力。
        在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中打造中国学术话语体系,让马克思主义哲学说中国话。《新大众哲学》避免纯粹的抽象思辨和教科书式的照本宣科,以大众语言来阐述,并使用了很多的例子,力求让马克思主义哲学“讲中国老百姓的话”,是构造中国学术话语体系的成功示范。 [详细]

李景源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部副主任、学部委员、研究员,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授课专家
李景源:写作《人民群众是历史的真正创造者——群众观》的三点体会

写大众读物,既要区别于教科书,又要区别于学术论文。教科书是求全,什么都要写,平均使用力量。写大众读物,要写得比较自由,有的内容可以一笔带过,重要的东西要着力去讲。这里从三个方面谈谈体会:
        一、深入理解命题的历史内涵为写作的前提。张岱年先生和冯契先生曾提出中国文化和中国哲学不是只有一个传统,而是存在两个传统,即一个是古代传统,一个是近代传统。离开群众史观,很难把握近代以来文化新统的本质,即近代传统的本质。
        二、找准“入手处”是讲好讲活命题故事的基础。为大众写作,必须使作品有吸引力和感召力,必须软化学术性话语,使之转化成民众语言,从史事入手,让观众感到熟悉、亲切,缩短理论与读者的距离。
        三、问题意识和对话形式是使作品出浅入深的重要环节。一部好的作品都是从问题出发,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是一个“破”和“立”的关系。以近代意义上的传统(尤指群众观)解决好现实问题,为大众释疑解惑;坚定群众史观,破除黎澍对“历史的人民性”提出的质疑。 [详细]

丰子义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学学会会长
丰子义:“新大众哲学”需要突出“新”的特征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要在艾思奇同志《大众哲学》的基础上编写出新的大众哲学,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大众化,要充分凸显它“新”的特征。这里所讲的“新”,不仅在于它属于新编,而最重要的是它应当成功地适应和面对两大新的对象:一是新的社会现实;一是新的大众。
        所谓“新的社会现实”,是与《大众哲学》所处的历史背景和所面临的任务相比,今天发生了巨大变化;以及与80年代相比,中国的发展和变化是翻天覆地的,尤其是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国已进入发展的新时期。
        所谓“新的大众”,是与延安时期的“大众”相比,也不可同日而语。在其构成上,由原先的工农大众,转变成如今的工人和知识分子;在其知识结构上,由原先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转变成如今大众的知识文化水平都显著提高;在其思想观念上,由原先的单一化,转变成今天的多元化。
        无论是新的发展现实,还是新的大众,都客观上提出了一种内在要求,即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宣传、教育和研究必须适应新的对象,实现创新。《新大众哲学》可以说对之作出了可喜的探索,是创新的重要理论成果。它给我们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大众化提供了重要的启示:一是研究方式应当加以新的调整;二是突出“问题导向”。 [详细]

郭建宁
北京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副主任,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郭建宁:关于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几个问题

该文从艾思奇的大众哲学引申出当下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大众化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指导与被指导的关系。并且,要破解中国改革发展中面临的难题,化解来自各方面的风险与挑战,迫切需要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辩证思维。
        首先,肯定艾思奇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大众化的历史性贡献。
        其次,是简要论述哲学大众化的三部曲,即《大众哲学》、《通俗哲学》和《新大众哲学》。
        再次,是系统论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的关键地位,分别从三个方面来展开:(1)马克思主义“三化”的核心是中国化。(2)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关键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3)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创新最重要的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理论创新。
        最后,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中的突出表现:(1)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体现了辩证唯物主义实践第一的基本观点。(2)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凸显了历史唯物主义人民主体论的基本原理。(3)进一步破解改革发展难题离不开马克思主义哲学辩证思维的基本方法。 [详细]

邹广文
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
邹广文:生活永远是哲学的源头活水

今天的中国学术研究,常常有一种“学术”与“大众生活”的二元纠结。这一点在哲学研究中也有所表现,给人的感觉是纯学术研究与大众百姓的日常生活似乎格格不入。孔子讲“道不远人”,即我们的哲学研究要“走心”,要面对“民心所向”,哲学只有关注大众生活才找到自身存在的“理由”,才是真正富有生命力的哲学。“大众化”不失学术性,学术性亦可“化大众”。
    第一,加强哲学研究与宣传的大众化工作,这是建设全社会精神文明的重要举措,也是历史赋予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者的义不容辞的责任,以此来解决马克思主义在学风和文风上的问题。
    第二,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中国化时代化,要直面当代中国社会发展中的重大问题,并做出有创建的回答。针对重大现实,以问题为中心,密切关注时代变化和形势发展,注重吸收人类思想新成果,进行哲学提升、理论创新。
    第三,要强化哲学的社会批判功能,尤其是对于中国市场经济、现代性实践中所呈现出的问题要葆有一种自觉的批判意识,进而面向未来真正确立起民族自我、哲学自我。
    第四,哲学在大众化的过程中,还要肩负起“化大众”的历史使命,凸显哲学作为“思想中的时代”的应有魅力。 [详细]

吴晓明
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
吴晓明:《新大众哲学》对马克思主义学术研究的启示

吴晓明以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为切入点,展开讨论《新大众哲学》的现实意义,即《新大众哲学》对马克思主义学术研究的启示。他从三个方面来作出回答:
        第一,从马克思主义的学术研究与大众哲学之间的关系来讲,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确实要有它学术的方面,但是,我们不能脱离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宗旨,即推动历史性事件。而这一点在中国又必须同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时代化和大众化密切地结合在一起。
        第二,从中国的历史和思想史来讲,一个重要的思想体系,特别是外来的重要的思想体系,它都必须经历一个过程,就是它要能够和中国的现实、中国的传统、中国的文化以及中国当时所面临的问题相结合。
        第三点,在新的时代,马克思主义的学术研究必须能够深刻地把握当今中国的社会现实。列举雷蒙·阿隆批评萨特和阿尔都塞,他们从来没有把马克思的《资本论》能够应用到分析当代法国社会以及当代欧洲的社会当中去,因而,我们的研究要能够深入到当前中国的社会现实当中去。 [详细] 

阎树群
陕西师范大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阎树群:学习习近平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重要论述

本文围绕习近平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重要论述来讨论当下如何进一步推进马克思主义“三化”,并从三个方面来具体论述:
        一是阐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哲学基础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十八大以来,中央政治局分别于2013年12月和2015年1月集体学习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及其方法论,从而为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提供理论支撑。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指出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它深刻揭示了客观世界特别是人类社会发展一般规律,依然是指导我们前进的强大思想武器。
        二是彰显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鲜明特色:(1)增强问题意识,坚持问题导向;(2)坚持与时俱进,顺应时代潮流,迎接时代挑战,回答时代课题;(3)坚持群众路线,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三是开拓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崭新境界,以“中国梦”、“四个全面”为标志的一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的提出,不仅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蕴含着深刻哲理,而且语言生动活泼,简明扼要,开辟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新境界。 [详细]

郝立新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助理兼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
郝立新:如何把握新时代的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必定随着时代、实践和科学的发展而不断发展,不可能一成不变,社会主义从来都是在开拓中前进的。习近平同志的这一论断,深刻地阐明了马克思主义与现时代的关系,也向我们提出了要理解和把握新时代的马克思主义这一重要课题。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来把握:
        一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程中的理论创新和实践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改革开放30多年的历程雄辩地证明,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和艰难曲折的过程中创造性地运用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在开辟了符合中国国情的中国道路的同时,也开辟了马克思主义的新境界。
        二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党的创新理论成果进一步推进了马克思主义的创新性发展。首先,充分体现了时代的高度和历史的厚度,具有鲜明的时代感和厚重的历史感。其次,深化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认识。再次,卓越地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和方法,为创新马克思主义树立了榜样。
        三是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的良性互动推进21世纪马克思主义持续发展。 [详细]

张瑞才
云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党组书记、研究员
张瑞才: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三个维度

该文指出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在新时代面临前所未有的新挑战,即全球化时代下,面对各种文化的交流交融交锋以及各种社会思潮的多元多样多变,该如何用一元化的马克思主义来引领多元化的社会发展?作者给我们提供了一条行之有效的被实践证明了的重要途径,即马克思主义的大众化,并从三个维度向我们展示了它的强大生命力。
        一是从历史的维度讲,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除了当时号称“南陈北李”的李大钊和陈独秀在全国各地传播马克思主义之外,我们云南也涌现了一批先进人物王复生、王德三等,引进、接受和传播马克思主义,特别是艾思奇先生的《大众哲学》,被誉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中国第一人”。21世纪有保山的郑靖。
       二是从现实的维度讲,有效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应把握四个着力点:(1)要在引领、贯穿、融入上下功夫;(2)要在跟得上、贴得紧、能结合上下功夫;(3)要在面对面、肩并肩、心连心上下功夫;(4)要在认知、认同、转化上下功夫。
        三是从面向未来的维度讲,要强化理论学习;要深化理论研究;要拓展理论宣传。 [详细]

徐体义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社长
徐体义:发挥主流媒体优势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传播

在当今人们的思想观念、舆论传播方式和格局发生深刻变化的开放环境下,作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先行者艾思奇故乡的主流媒体,我们要坚持“主流思想、权威资讯、大众心声”的定位和宗旨,发挥全媒体传播优势,强化社会主流价值观的有效引导和传播,自觉主动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
        一是敢于担当,充分认识和主动担负起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大众化传播的重要职责。主流媒体要当好“桥梁”的作用,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把主流声音及时有效传播到广大干部群众之中,增强主流媒体的理论创新力和引导力,我们才能真正把握整个舆论引导的主动权和话语权。
        二是集聚优势,不断巩固和拓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大众化传播平台。在发挥好党报党刊等传统纸媒的功能和作用的同时,我们要利用和结合好互联网时代下的网络新媒体形式,形成全媒体融合的综合优势,为实现中国梦提供有力的理论和舆论支持。
        三是求实创新,卓有成效地推进马 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大众化传播。要在重大理论问题的阐发上先声夺人,抢占思想引领的制高点;要在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宣传上及时有效,找准服务大局的着力点;在联系云南实际和突出特色上开拓创新,找准推动工作的落脚点。 [详细]

杨正权
云南社科院副院长、研究员
杨正权:当代中国最鲜活的马克思主义思想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是我党在新的历史时期做好宣传思想工作的纲领性文献,是当代中国最鲜活的马克思主义。
        强调“与时俱进”的重要性,开创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建设和研究的新境界。要加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建设和研究,要特别重视和着力体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理论的、实践的研究成果和成效,同时正确处理好党性和人民性是宣传思想工作的重大政治原则。
        以四个“讲清楚”为基础,开创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建设和研究新视阈。四个“讲清楚”深刻阐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文化和国情基础,揭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特色、理论特色、民族特色和时代特色。
坚持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辩证统一,赋予马克思主义理论建设新内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理论建设和现实践行过程中,要坚定不移地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
        在马克思普遍原理与中国具体实践结合上体现出“中国气派”。从中华文化的角度去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中发扬中华文化的优势,不断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 [详细]

李兵
云南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兼哲学系主任
李兵:在张力与平衡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大众化

哲学贵在高明,不高明就算不上真正的哲学。在哲学表述中,最忌讳的莫过于这样一种情形,那就是,用了一些人人都不明白的话讲了一些人人都知道的简单道理。真正高明的哲学表述正好相反,它应当是用一些人人都明白的话讲出一些未必人人都知道的高深道理。
        当前,在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的学术化和大众化取向之间形成了巨大的张力,几乎演变为两种研究理路和两套难以对话的话语体系:
        一方面,学术化研究一定程度存在远离实际生活,忽视现实人们需要和关切的现象;另一方面,大众化研究又存在自外于学术研究及其成果的情形,这种状况不仅制约了双方的发展,长此以往还会导致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本质特性和社会功能的背离。
        因此,应当在二者的“张力”中寻求“平衡”,按照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质要求,使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大众化体现出时代性的理论内涵和表达形式,彰显这种哲学智慧的思想魅力和对大众的吸引力。[详细]

唐继龙
保山市委党校副校长
唐继龙:杨善洲精神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价值观大众化的成果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价值观的丰富和发展,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新成果。杨善洲精神是对中华传统美德的承接、对共产党的优良本色的传承,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倡导的个人层面的“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理念相契合,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大众化在云南的具体体现。
        杨善洲精神彰显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倡导的“爱国”理念,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哲学价值观。六十年如一日忠诚党的事业,淡泊名利、勤政廉政、不为私情所扰、不为名利所绊、不为物欲所扰。
        杨善洲精神彰显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倡导的“敬业” 理念,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权力观。以群众的根本利益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不急功近利、不投机取巧,脚踏实地为民谋利。
        杨善洲精神彰显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倡导的“诚信” 理念,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道德观。践行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用自己的模范行动实现对群众的庄严承诺。 [详细]

蒋红
云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
蒋红:需要把握的三个基本向度

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实现马克思主义“三化”的整体推进,需要把握好三个基本向度:
        要有效解决中国问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可以视之为当前最具有代表性的“中国问题”。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应当坚持对中国话语的坚守、发展和正确运用,以务实的态度、科学的逻辑、清晰的思路回答好怎样实现“四个全面”的问题,以对中国道路的理性阐释进一步明确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以对中国经验的理论概括进一步丰富唯物史观的科学内涵。
        要及时回应时代需求。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实践本质的集中体现,在于它将自己融入时代的洪流当中,关注时代、把握时代、引领时代。突出时代特征,意味着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要及时回应时代需求,重点研究和解决时代所提出具有全球性、世界性的大课题。
        要进一步夯实群众基础。夯实并扩大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群众基础,要求马克思主义哲学走下思想的神坛,走进鲜活的现实生活;夯实并扩大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群众基础,要求哲学家处理好哲学与生活的关系,能够以亲近的态度走向生活,并且从生活的点滴之中提炼和完善自己的哲学思考。 [详细]

张旭
云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张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

“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鲜明地体现着唯物辩证法系统论思想,“它兼顾中国特色和世界潮流,体现中国与世界的深刻互动,深化了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是中国和中国人民阔步走向未来的关键抉择。”
        “四个全面”体现了唯物辩证法系统思想的基本原则。“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一个科学的完整的理论体系,其中的每一个“全面”都是相互联系的系统。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为背景,以探索和回答“什么是民族复兴、怎样实现民族复兴”基本问题为主线,形成了内涵丰富、逻辑严密、科学完整的理论体系,体现了唯物辩证法系统思想的整体性原则。
        “四个全面”体现了唯物辩证法系统思想的战略思维。“四个全面”以“问题导向”和“科学思维”一以贯之,以“全局视野”和“战略眼光”高瞻远瞩,确立了新形势下党和国家各项工作的主攻目标、战略方向、重点领域和关键支撑,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的战略抓手,体现了深厚的唯物辩证法系统思想的战略思维。 [详细]

编辑:曹璐 苏宇箫 设计:王元 技术:曹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