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村官
医生
法官
警官
检察官
教师
戎边人
机关干部
基层干部
职工
文艺工作
个体商户
税务人
安监人
云岭国企人

老中医义诊九年分文不取 自称退休工资够用了(图)

  图为:云南省宾川县退休中医李伯藩正在为患者把脉。

  人物小传

  李伯藩,云南宾州人,七十有五。退休后,义务行医九年,不取分文。不但不要患者的钱,也不要医院返聘的优厚条件,甚至连国务院特殊津贴也不要申报。一家五口就住单位的集资房,一身夹克穿了20年。他的理念是:退休工资,足以养身,更多何为?

  退休至今,已为30多万患者免费看病

  在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宾川县县医院对面的小巷深处,是原县妇幼保健院的诊室。房间里挤满了等待看病的人,头发花白、面容清瘦的李伯藩正为患者把脉。

  “你哪里不好?手伸来我把一下脉。” 经过一番望、闻、问、切后,他和蔼地对病人说:“给你开了7服药,自己到药店买药。7服药服完后有什么变化给我打电话。”

  “谢谢李医生了,这几年没少麻烦您。”年近50岁的患者陈大姐说。

  2006年6月29日,65岁的李伯藩延期5年正式从县中医院退休。退休第二天,他在自家不足50平方米的小院里搭建一间简易诊所,白天在家义诊8小时,晚上电话邮件义诊。李伯藩看病只开处方,不收挂号费也不卖药,患者拿处方可以到任何一家中药店抓药。

  看病的人太多,家里简易诊室容不下。宾川县从邻近的妇幼保健院借了几间房,作为李伯藩的中医诊室,诊室面积扩大到200平方米。有人建议他适当压缩看病时间,李伯藩听后严肃地说:“那怎么行!一个医生躲开病人就是犯罪啊。”最终方案是,患者由志愿者管理,预约挂号,每天限号150个。

  有人估算,从2006年退休至今,他已为30多万患者排忧解患!按乡村医生每次9元钱的挂号费计算,仅此一项就接近300万元。

  免费义诊不是怕钱扎手。李伯藩说,这是家规。临终前,还在为患者免费诊断开处方的父亲李子宽说:“伯藩,要记住,当医生要以治病救人为主,不能为了钱。对穷人要多关心一点,对他们态度要更好一点。”从医50多年,这一直是李伯藩的座右铭。

  皮夹克穿了20多年

  李伯藩几乎天天给人看病,没有休息日。在巷口卖烧饵的大姐说,“我每天早上都在这摆摊,有很多人来问路,要找李医生看病,一年到头,李医生都没有休息日。”

  国内外慕名求医的患者数不胜数。像李伯藩这样一位名医,有人认为:一定腰缠万贯、身居豪宅了。至今他一家五口的居住面积还不足100平方米。这是单位的集资房,优先认房的他选择一楼。有人不理解,他说:“住楼上,病人找我看病不方便,老人和重病号上楼都困难。”

  几十年来,李伯藩获得的各种获奖证书、奖状放了满满一纸箱,一直封得严严实实的。

  李伯藩穿着一件带毛领的皮夹克。上世纪80年代初,这件衣服200多元,他一直不舍得买。直到过了好几年,李伯藩才狠下心买下来。“太喜欢这件衣服了,穿着很暖和。”他笑着说,一穿就20多年。

编辑:王琳 设计:张艳萍 技术:许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