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动的脉搏—团结乡变迁折射农村改革政策演进
2008-10-31 09:18:17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图为:今年8月,团结镇大河村委会连片种植的200多亩万寿菊,正值盛开的花期,这既是村民采摘收获的季节,又是众多游人及美术、摄影爱好者的好去处。 【李秋明 摄】

团结乡成为典型并非偶然。它的发展贯穿着中国农村改革的脉络,有着深深的时代烙印。如果我们用历史的眼光来审视,团结乡的意义在于它的发展道路让人们在贫穷边远的中国西部边疆真切地看到了中国农村改革的身影,它走过的几十年,不是“生存的几十年”,而是“发展的几十年”。它由一个贫瘠的“沙窝窝”通过调整农村产业结构,发展乡镇企业,再到尝试乡村旅游,以城带乡、城乡互动,从而让农户增收致富奔小康的发展历程,其实就是中国农村政策的一个演进过程。在那片广袤的田野上,它让我们听到了农村经济改革脉搏的跳动,看到了农民找寻发展之路的彷徨,也深切感受了他们在路上的激情飞扬。

昆明市西山区团结彝族白族乡在云南省有着较高的知名度。原因有二:其一,国务院总理朱 基1995年10月曾到此考察,希望“更多的农户富裕起来”;其二,以“农家乐”为主要经营模式的乡村旅游是全国首批农业旅游示范点。

2002年,团结乡作为农村建设小康的典型频上报端。当年的《云南日报》从3月起在一版对团结乡进行过三次重点报道,刊发了《昆明市西山区团结乡发展启示录》等三篇文章。一年内,一个乡能三次上省级党报的一版,实不多见。

地处昆明近郊的团结乡过去是一个“生产靠救济、吃粮靠返销、花钱靠补助”的贫困山区乡。它发展的第一步,无疑得益于中央“一号文件”的颁发。从1982年到1986年,中央连续5年发出“一号文件”,正式肯定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鼓励农民发展商品经济,推进农产品流通体制改革。“一号文件”由此成为中国农村改革史上象征解放和发展农村生产力的专用名词。

“一号文件”激发出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以及为农民收入增长带来了强大的动力,是难以置信的。有了中央文件的支持,团结乡开始走上“良田耕地抓粮食保肚子,荒山荒坡搞养殖拿票子”的发展道路。八十年代末,乡里请来地质勘探队,对全乡丰富的石英砂资源开始“开采并积累资金”。从当年《云南日报》的报道中可以看出当时的盛况:开发由乡政府同一管理,以村为单位,统一价格,统一规格,统一收付款,统一车辆调配。全乡石英砂年产值过亿,乡镇企业迅速发展,从业人员占全乡劳动力总数的三分之一。

在此基础上,团结乡调整产业结构,开始走“粮、林、果、蔬”综合发展的路子。同时,乡里又将开发石英砂积累的资金用于农田水利和基础设施建设,全乡上万亩旱地成水浇地,7000亩雷响田变良田,万亩荒坡披上绿装,森林覆盖率由20世纪80年代的14%上升到2002年的62%。之后,团结乡因修建中国西部第一条乡级高等级公路,名噪一时。

但是,进入九十年代,如何走一条可持续的发展之路,成为团结乡思考的问题。1999年,在昆明市和西山区政府的引导和支持下,因地制宜利用地处城郊、粮果林蔬成规模,民族文化丰富的优势,开发 “农家乐”旅游模式,成了团结乡的选择。

紧扣时代脉搏的团结乡“农家乐”一经推出,迅速为市场接受。以其为代表的“农家乐休闲度假型”方式,在云南乡村旅游中独树一帜,成了现代旅游业渗透传统农业的成功范例。同时,团结乡还探索出“乡村组织型发展模式”,为当地农民致富找到一条重要途径。2002年,团结乡接待游客30万人次,旅游收入达120万元。2003年,农家乐旅游经营户人均纯收入超过6000元。

为实现全面小康,2004年至2008年,中央再次连发五个“一号文件”,要义为统筹城乡发展,实行以工促农,以城带乡。2006年,“乡村游”成为中国旅游主题。2008年,旅游大省云南提出乡村旅游要成为本省旅游产业的重要支柱。

团结乡再立潮头,它以农家乐为主要形式的乡村游作为城乡互动的有效途径,又一次驶入城乡经济融合的高速通道,开始新的探索和实践。

如今已由乡改为镇的团结镇已成为绿色农业生态旅游镇,全镇旅游业框架体系已初具雏形,旅游基础设施及配套功能日趋完善,产业规模不断扩大,旅游接待能力和服务质量显著提高。2007年全镇旅游接待人数达到55万人,实现旅游收入700万元。2008年上半年,全镇旅游接待人数达到25万人,实现旅游收入466万元。

记者 林 峰(云南日报)

责任编辑: 陈韵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