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选民警事迹之25)秦自荣:罪犯克星的别样柔情
2008-10-02 14:45:18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秦自荣(前左二)在现场指挥抓捕。省公安厅供图

2004年9月的一个晚上,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丘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秦自荣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有些事我劝你不要管了,你的小娃娃在哪里读书、从哪里经过,我们都清清楚楚的,你放明白点。”

这时正是全省“打黑除恶”专项行动期间,一连几天,秦自荣接到4个不同号码打来的恐吓电话,而且内容都一样。晚上,他试着对妻子说:你告诉女儿,放学后要立即回家,路上要小心点。妻子紧张起来: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有些事你睁只眼闭只眼算了。

这不是秦自荣第一次接到这种电话,也不是最后一次。这个近一米八的丘北汉子,今年40岁,在公安战线摔打了21年。自2005年来,他亲自参与和指挥侦破案件800多起,个人办结的案件达200多起,抓获犯罪嫌疑人428人,摧毁犯罪团伙29个,挽回经济损失186万元。

罪犯一个都别想跑

2006年大年三十下午2时,有人报警:温浏乡丁家寨村头路边树丛中发现了一具少女尸体。此时,秦自荣正和妻儿在超市买过年物品。他扔下一句“局里有事”丢下妻儿就跑了。到达案发地处理完现场已是晚上8点多。大年初一早上7时,秦自荣又赶到案发现场,再次对现场进行查验,细心的秦自荣发现距尸体不远处的路边有少许鱼鳞,在进一步勘察中,又发现了一处新鲜的践踏痕迹,还有女人的耳环等物品。经验丰富的秦自荣大胆断定,作案人是丁家寨村人。凭着细心发现的线索,秦自荣断定犯罪嫌疑人就是同村赵某。

可秦自荣认为案件还有不少疑点:受害人是赵某的侄女;从警方介入案件开始,赵某一直协助警方破案;赵某是村子里最富裕的人,他怎么会是凶手呢?当警方再次对赵某家进行搜查时,在赵某家门脚缝里发现了拉链、衣服标签、纽扣等物证,经辨认都是受害人所留。面对铁证,赵某承认,当天死者打工回来背了一个大包。误以为里头有很多钱的赵某动了邪念。尽管从一开始就试图转移警方视线,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脱法网。

秦自荣一直有这样一个信念——只要是罪犯,就一个也别想逃掉。2001年5月,秦自荣用5个月时间侦破了一年半前发生的强奸杀人“白骨案”,在当地引起反响;2007年7月,破获“破坏通信设施系列案”22起,抓获犯罪嫌疑人4人,保护了人民的财产;2007年8月,秦自荣与省公安厅督办组一道,侦破了“1·31”特大制贩枪支案,让180多名犯罪嫌疑人落入法网……秦自荣任刑侦大队长以来,全县命案从2004年、2005年的近30起下降到2006年、2007年的不到10起,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大大提升,对公安工作的满意度不断增强。

罪犯克星法外有“情”

温浏乡马厂村的秦某曾因为贩卖假币案被秦自荣送进监狱。他出狱后,家中已是一贫如洗。没有资本、又有前科的秦某每天无所事事,只得四处游荡。一天,秦某在农贸市场闲逛时见到了秦自荣,“大队长,我就是一年前那个贩卖假币被你抓的人啊。”秦自荣得知他的情况后,心里开始着急,不能让曾经失足的浪子再次失足。过了几天,秦自荣就找到秦某帮他联系单位学开车,之后又找人借钱帮他买了一辆二手车跑营运。不到两年,秦某靠着肯吃苦,慢慢富裕起来。

对罪犯决不手软,但对他们的家庭,秦自荣这个铁汉常常是法外有“情”。在他任刑侦大队长的第一年,他接到报警:曰者镇某村的马某怀疑妻子有外遇,便在饭里投放毒鼠强毒死了妻子。这个案件并不太独特,可秦自荣带人逮捕马某时,马某家中的一幕让秦自荣的心揪得紧紧的:家里的两位老人已70多岁,且生病在床,3个孩子最小的才5岁,屋里最值钱的东西就数灶台上的一口铁锅。现在,家里的壮劳力又触犯了法律,他们的生活该怎么办?第二天下午秦自荣就写好报告,请求政府救济杀人凶手马某一家,又从自己的工资中拿出200元为马某8岁的小孩办理了入学手续。

尽管面对犯罪细心精明,面对需要关爱的罪犯家庭贴心关爱,但秦自荣常常顾不上自己的家庭。今年,秦自荣16岁的女儿在读高中,可秦自荣清楚地记得,自己只在女儿6岁读一年级时,陪女儿到学校领过一次书、交过一次学杂费。现在孩子的成绩怎么样,心里想什么,他一头雾水。

□ 本报记者 纳梦月 实习生 韦连任(春城晚报)

责任编辑: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