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社会频道/ 社会热点
青年农民工成为防艾难点
2010-12-06 09:30:41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日前在南坝人力资源市场提起艾滋病话题,很多人都害羞地笑了

—— “能不能换个话题啊?不要问这个”

南坝人力资源市场工作人员正在给来此找工作的农民工免费发放安全套及防艾宣传手册 记者 杨帆/摄

2006年,国家颁布《农民工预防艾滋病的实施办法》,流动性大、收入不稳定、收入低,带着这些符号的农民工成为防艾难点。云南省防艾局综合处的李朝梁介绍,绝大部分农民工将妻子和孩子留在家中照顾,还有一部分刚刚从学校进入社会的农民工,生理需求和对防艾知识的缺乏成为防艾重点干预人群。

2006年之后,云南省防艾局就针对农民工集中的地方展开防艾工作,但由于雇用农民工的老板、建筑项目的老总防艾意识比较淡薄,给农民工防艾工作带来很大障碍。“现在不拖欠农民工工资都很难做到啊!”防艾这样不能创造利润的事情,当然没有能引起重视。近日,本报记者在南坝人力资源市场等地就农民工防艾展开调查。

11月29日,昆明新机场建设工地上,很多大型的机器设备停止了运转。一个临时搭建的舞台上,来自云南艺术学院、昆明铁路局和云南民族村艺术团的演员们,紧紧结合“世界艾滋病日”主题,为新机场建设工地的3000多名农民工朋友带来了一场精彩的文艺演出。

从2006年起,以工地为中心的针对农民工进行的防艾干预工作展开。南坝人力资源市场也成为重点干预地点之一。

“每个月我们都发出去4000多个安全套,还有防艾的很多宣传资料。”12月1日,南坝人力资源市场工作人员王汝明说。在南坝人力资源市场安全套发放点,摆放着国家免费发放的安全套和紧急避孕药。11月2日早上,安全套发放处,排起长长的队伍,“我们都会根据他们的需要发放给他们,数量等方面没有限制。”

但是,谈起艾滋病,很多人害羞地笑了。“你能不能换个话题啊?不要问这个。”很多人这样拒绝回答问题。

也有一些农民工对防艾知识非常了解。“你的意思我清楚,只要不到外面找女人的话就不会被传染了。”来自四川的农民工张师傅说。12月1日,西山区疾控中心艾滋病科科长宁跃猛表示,通过5年的努力,农民工对艾滋病的知晓率已经达到90%。 然而这一说法,遭到质疑。防艾局相关人员介绍,目前,以行业为切入点的防艾机制并没有形成。比如运输部门在所有开工的工地进行防艾宣传,由防艾部门提供技术支持的局面还有待建设。

同时,由于农民流动性大,涉及外省务工的农民工不在少数,对他们的防艾覆盖率还很低。疾控部门和乡村医生建立档案,在农民工集中返乡时进行防艾干预。由于农民工的收入低、受教育程度差,也增加了防艾的难度。

然而,一个工程的全新理念,让大家对农民工防艾拓宽了道路。在保龙公路建设期间,大批农民工进场施工。为保龙公路提供贷款的亚洲银行提出硬性规定,在所有的贷款中,必须有80多万元的资金用于公路建设者和沿线居民的防艾宣传。“这个硬性的规定,要求施工方和承建方必须按照规定开展防艾工作。如果防艾工作没有开展,就不会得到贷款。”这样的做法,至今在云南也非常少。但是取得的效果却非常明显,所有参加过保龙公路建设的工人们都受到了防艾教育。

特写

农民工老宋一次风流一家遭殃——

“千万别乱来,不然就是我的下场”

老宋躺在福德村一个简陋的出租屋里,听着隔壁屋里的吵闹声,怎么也睡不着。他已经好几天没睡个好觉了。“屋外吵,心里难受,睡不着。”睡不着的时候,老宋常点起烟,抽到天亮。他怎么也忘不掉,那次出去玩乐,让他感染上艾滋病。

那是前年的一天,工地上发了钱后,老宋和很多人一起喝酒,喝着喝着,工头就带着几个女的来到工棚,说要玩玩。老宋有老婆、有孩子,他们都在家里等着老宋挣钱回去。因为是老板请客,那天晚上,他们和那几个女的玩了一个通宵。

前年回家过完年后,他将老婆带到工地上。30岁的老宋想再要个孩子,前年4月份,老婆怀孕了,老宋高兴了好几天。可是在去年生孩子时,老宋的老婆被查出患上艾滋病,随后被医院请出了病房。之后,老宋才知道,是他将艾滋病传给了老婆。老宋懊恼不已,更严重的是,孩子在出生时也被感染。

像老宋这样的农民工艾滋家庭非常常见。农民工为什么会成为防艾重点人群?就是因为他们一个人的感染非常有可能成为一个家庭的感染。

老宋欲哭无泪。老婆丢下他带着孩子回到了老家,只留下他一个人在昆明。身体状况好一点的时候,老宋会出去打工,挣够一个月的房租,拿钱回家休养。

一个月房租200元,老宋总是入不敷出,一直过着吃糠咽菜的生活。今年5月,老宋的孩子因为不断发烧去世。家人对妻子的疏离,让妻子无法忍受,她又回到了昆明。

妻子得到了抗病毒的免费治疗,身体状况稍好,可以出去挣钱。而老宋的身体越来越差,身体上不断出现的溃疡让他翻个身都疼得咬牙切齿。

今后该怎么办?老宋不知道。他的大儿子快上初中了,老家也过着揭不开锅的日子。老宋拿起一根烟点上,他知道自己时日不多,还好有老婆陪着他。

老宋的老婆话不多。“还能怎么样啊?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过一天算一天吧!”老宋打算下个月就回老家四川,和孩子一起度过余生。 老宋说:“你们报道我吧!给那么多农民工看看,千万不能乱来,不然就是我的下场……”

记者 侯玉才(都市时报)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 段晓瑞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