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健康频道/ 健康资讯
不敢跟他人谈论自己的职业 防艾一线的医护人员不断减少
2010-12-03 10:28:40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女友因“防艾职业”与他分手;

同一批进医院的4人,就剩他一个 “谈恋爱都不敢跟人家说我是干啥的”

亲朋疏离、职业暴露、外界压力,防艾一线的医护人员不断减少

医生正在为艾滋病感染者实施手术 记者杨帆/摄

职业暴露 是指由于职业关系而暴露在危险因素中,从而有可能损害健康或危及生命的一种情况。医务人员职业暴露,是指医务人员在从事诊疗、护理活动过程中接触有毒、有害物质,或传染病病原体,从而损害健康或危及生命的一类职业暴露。

他们是一群白衣天使,他们尽心尽力地照顾、挽救挣扎在死亡边缘的艾滋病患者,付出他们所有的爱,然而,作为医疗行业特殊的群体,他们也时时体会着艾滋病患者所遭受的一切,包括歧视、包括死亡的恐惧……“贸然跟别人说职业,是很有风险的!”这句略带调侃的话语,让我们们心中涌起一股刺痛。

然而,他们仍战斗在防艾一线,没有退却;他们哭过后,仍笑着迎接新的一天……让我们向他们致敬!

11月17日,一名为艾滋病人处理遗体的护士,在剪病人身上包裹着的纱布时,发生职业暴露,病人的体液突然喷溅出来!这天晚上,云南省艾滋病关爱中心感染科的医护人员几乎忙了个通宵。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防艾一线的医生们都这样描述职业暴露的风险。昆明市艾滋病临床诊疗中心,从1995年到现在发生了60多次职业暴露;云南省艾滋病关爱中心,从2004年开始到现在发生了40多次职业暴露……很幸运,在药物控制、科学冲洗等一系列的手段处理之下,没有人被感染。

歧视,不仅对准着艾滋病人,还瞄着医护人员。大部分医生在谈起职业暴露时,出言谨慎。他们不愿意站出来,怕身边的人歧视。女的找不到男朋友,男的找不到女朋友,已婚的怕朋友冷漠……在对艾滋病没有一个宽松的认识环境之前,这些都可以理解为情有可原。即使这样,我们还是应该把赞许的目光投向他们。

在压力面前,不少曾经冲在防艾一线的医生退却了,宁愿到一个二流、三流的科室工作。云南省艾滋病关爱中心感染科的负责人介绍,在工资全额拨款的中心,每年都会有医生流失。在昆明市艾滋病临床诊疗中心抗病毒门诊,今年9月份就有3名医生辞职,招聘3名医生的信息9月份就挂了出去,来应试的不足10人。更严重的是,州市级医院的一线艾滋病专科医生减员严重。

防艾一线的医生

都不敢跟他人谈论自己的职业

“歧视依然严重,歧视是抗病毒治疗和艾滋病病人治疗的最大障碍。但是我们也不得不说,公众对艾滋病的认识也在慢慢改观,可以说我们用5年的时间走了10年的路。”11月30日,云南省传染病医院院长樊移山说。

医院礼堂里,由抗病毒感染者组成的合唱团正在卖力演出,云南本地所有主流媒体悉数参加。“就不说远的了,2005年的时候,媒体也不会对艾滋病日的报道感兴趣吧?”樊移山开玩笑地说。一年一度的病患座谈会,参加的病人越来越多,参加的媒体人数越来越多,医护人员和家属也越来越多。

虽然已经有了很大改观,但歧视仍然存在,它也让艾滋病临床一线医生心有顾虑。“我们就不敢跟朋友说,我们是干什么的。如果一说,朋友肯定会疏远我们。”张医生说。张医生是顶着家里巨大的反对声来到这里的,工作几年下来,发现身边的很多人不约而同地疏远了他。“我的第一个女朋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分手的。现在谈恋爱也不敢跟人家细说我是干啥的。”张医生在向所有朋友介绍自己时,只说是医生,之后便打住不谈。“贸然跟别人说职业的事,是很有风险的!”张医生说,和他一起来医院工作的有4个人,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护士在处理艾滋病人遗体时

遗体体液突然喷溅

11月17日晚上,云南省艾滋病关爱中心感染科的人几乎忙了个通宵。一名为病人处理遗体的护士,在剪病人身上包裹着的纱布时,发生职业暴露。“虽然我们的装备尽可能齐全,但还是避免不了,就像小心驾驶还是会发生车祸一样。”病人去世后,遗体开始肿胀,剪刀剪开纱布的瞬间,病人的体液突然喷溅出来,沾染了护士眼罩和口罩缝隙之间的皮肤。

冲洗皮肤、评估暴露的程度、药物治疗……一整套程序完成后,天都快亮了。暴露的发生,让护士的心理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她还没结婚,也不敢告诉家里人。”护士整整哭了五六个小时,可是没办法,在录用之前,这样的事情都已经讲得清清楚楚。

云南省艾滋病关爱中心发生过的40多次职业暴露的事件,这背后其实是40多个受到创伤的心灵。

为了预防职业暴露的发生,一系列的临床操作也正在改变。不可避免的针头、锐器,很容易就将橡胶手套穿破。在再三叮嘱医护人员小心操作的同时,穿刺的方法也大大改进——穿刺时,首先将针帽放在桌子上,穿刺完毕后,单手借用桌子的支撑将针帽套回去。然而,另外一些方法却只能以谨慎操作来避免。

艾滋病人去世后,护士需要将埋在病人体内的针头拔出来,伤口必须不流血,以保证病人干干净净地走。针头取出来之后,护士需要用手按压着渗血的伤口,有时半小时,有时一小时,“有的病人去世之后,压一个小时还在流血,手都酸了,可是没办法,如果放开还需要再压一次,所以就咬牙坚持着。”云南省艾滋病关爱中心护士长杨红丽说。

还有一件让医护人员寒心的往事:云南省艾滋病关爱中心曾和一名艾滋病人发生医疗纠纷。协商的过程中,病人拿出一根针头,威胁要刺伤所有在场的医护人员。带血的针头还没刺到皮肤,就已经刺破了医护人员的心。恶意报复的出现,使他们承受着一般医护人员难以体会的伤痛和危险。

中药治疗艾滋病将成重要研究方向

吸毒1/3、性1/3、不明原因1/3……昆明市艾滋病临床诊疗中心的负责人这样叙述目前艾滋病的传播原因。这样的变化说明,艾滋病已经从高危人群转向普通人群。之前吸毒人员的感染率占80%,现在下降到50%,而新近出现的传播方式也似乎在验证这一点。“美容手术、拔牙、理发等在这些消费行为中。如果消毒不彻底,都有风险感染上艾滋病。”这种说法绝不是危言耸听,不明原因感染的1/3中,就包括这些感染方式。

洁身自好,是杜绝性和吸毒传播的看不见的道德围栏,那么什么可以阻止不明原因感染艾滋病呢?专家们说还是洁身自好,在任何消费过程中,如果有流血的消费,首先要选择专业安全性高的机构;如果有危险的性行为和消费行为,需要做HIV病毒检测。“但是如果一旦被感染,越早进行抗病毒治疗,会成倍地推迟发病的时间并提高生活质量。”

樊移山说,云南省艾滋病关爱中心对300多名患有艾滋病的孕妇进行母婴阻断,成功率几乎达到99%,只有约1.7%的婴儿出现感染。这一水平已经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然而,20%-30%进行抗病毒治疗的HIV携带者会出现副作用,恶心和身体不适让很多人不能按时吃药或放弃治疗。去年,云南省艾滋病关爱中心对41例出现副作用的携带者进行了中药治疗,85%的人副作用消失,肝功能损伤得到有效控制,并逐步提高。“今后这是艾滋病治疗的一个重要的研究方向。”樊移山坚定地说。100多名抗病毒治疗的携带者,今年还参与到中医药治疗副作用的研究工作中。这项投入巨资的研究项目,已经让病人的CD4细胞的水平升高到100左右。樊移山说虽然不敢预期未来的结果,但他坚定地重复说:“今后中药治疗艾滋病将成为重要的研究方向!”

记者侯玉才(都市时报)

更多精彩请点击健康频道

 

 

责任编辑: 琦琦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